罗志达:具身性与交互主体性

2018-01-09 10:21 来源:《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罗志达

 Embodiment and Intersubjectivity

  作者简介:罗志达,中山大学哲学系(珠海)(珠海 519000)。

  原发信息:《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73期

  内容提要:虽然胡塞尔现象学的主要研究对象是主体性意识,但他也不断强调身体或具身性在主体性构造中的不可或缺性,特别是身体在外感知行为中的共同构造功能。如果深入分析具身性与视域结构之间的本质性关联,那么可以揭示出具身性在进一步构造交互主体性中的奠基性作用。胡塞尔认为意识主体本质上也是具身主体,并且由于这一具身性特征,主体性在超越论层次上已然与他者存在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并由此与他者构成了超越论的交互主体性。

  关键词:具身性/视域意向性/主体性/交互主体性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欧洲生命哲学的新发展”(14ZDB018)

 

  在20世纪至今的现象学讨论中,交互主体性问题是其中最为重要且意见纷呈的议题之一。一方面,胡塞尔现象学近乎以明见的方式划定了主体性的边界,从而在哲学上凸显出这一“边界之外”的重要性乃至急迫性。如果我们对自我及其内在性进行彻底的现象学解明,我们必然面临着他者以及超越性的问题——后者不但是主体性哲学的延伸,也是对主体性边界的真正厘定。另一方面,他人问题——即自我如何与他人共存的问题——是一个迫切的生存论问题。我们不仅与物打交道,而且生活于各式各样的人际关系之中;恰恰是后者组成了我们社会生活的核心,是自我之在世存在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如此,不管是在生存论方面还是在认识论方面,他人问题都构成了重要的哲学议题。

  诚然,胡塞尔的交互主体性现象学涵盖了他人问题的诸多面向,譬如自我如何认知他人,自我身体在他人认知之中扮演何种角色;譬如如何刻画他人经验的特殊意向性,这种意向性如何区别于一般的感知意向性;等等。对这些议题的进一步研究不仅能够让我们更准确地界定他人问题,同时也能够反过来让我们更清晰地理解主体性的内涵。对于这组问题,胡塞尔为我们提供了洞见和指引。一如下文所述,胡塞尔的身体理论作为整个现象学运动中最为重要的理论资源之一,不但深刻地揭示了主体之为具身主体的意义,而且能够帮助我们理解这一具身性在他人构造中所发挥的建设性作用。身体不仅是理解自我存在的重要因素,也是理解他人存在不可或缺的前提;抑或说,身体是沟通自我与他者最为重要的世间桥梁,它为自我通达他人提供了具体而实在的方式。

  一、身体与视域结构

  理解具身性的首要困难在于:身体不是一个抽离于感知行为而独立存在的实体,也不是一个预先勾画感知经验的存在物;相反,身体就其功能性而言是在感知过程中被一同构造出来的,亦即“在所有的事物经验之中,身体被共同体验为一个起到功能作用的身体(因而就不单单是一个事物)”①。故此,为了理解身体的构造功能,我们首先要分析身体在感知中的共同构造。

  当我感知一个外在对象时,譬如桌面上的这台电脑,我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它,通过绕着它走,从而将它的不同侧面收入眼中。当然,当我正在感知这台电脑时,我只能够从一个特定的角度来看它,而其他侧面不在我当下的视野之内。严格来说,被感知之物有且仅有一个侧面实际被给予,而其他侧面对于当下感知而言则是隐匿的。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隐匿的侧面并未被意指到;相反,我们在感知过程中模糊地预期到它们,抑或说是共同意指着它们。例如说,当我看着电脑的前侧面时,我也预期它的背面具有如此这般的颜色,而不管该预期之于背面的真实颜色是否准确。就此而言,感知行为实际上包括了被意指侧面的“真正”显现以及被共同意指侧面的“非真正”显现:它是一个“充实意向与空洞意向的复合”②。换句话说,感知具有一个视域结构——通过它,所感知对象未被看到的侧面就与被直观到的侧面一同被给予了;或者说,它们被“侧显”了出来。一如胡塞尔在《事物与空间》中详尽描述的那样,这种视域结构刻画了感知经验的一个本质特征。

  问题在于:为何视域结构之于感知是不可或缺的?如果感知在严格意义上仅仅指向直观被给予的侧面,这样的感知是否可能呢?即是说,当所感知对象的直观显现与其他非直观显现是彼此相分离的,我们是否还能在一系列变化着的感知行为中感知到同一个“不变的”对象?显然,外在对象从各个不同的侧面显现出来,但严格来说有且仅有一个侧面实际上直观地呈现。如果这里的呈现只是该对象单一侧面的展示,并且该对象的直观被给予性与视域结构分离开来,我们就只剩下一系列离散的诸多显现,并且需要借助其他方式将这些离散的显现整合为一个统一体。然而,这种整合并不等于构成了一个单一的对象。“毕竟,一张白纸前侧面的显现与另一张白纸背侧面的显现完全吻合,但我们依然将它们视为两个相似但不同对象的显现。”③因此,为了将这些诸多显现视为隶属于同一个对象,它们之间必然具有某种延续性,以便它们能够弥合为一体。也即是说,在对当下侧面的直观呈现中,那些未被直观到的侧面必然已经被共同意向到,而不管是以预期还是以预持的方式。因此,只要外在对象具有多重的显现,并且这些显现隶属于同一个对象,直观被给予性与非直观的共同被给予性之间构成的视域结构之于感知行为就是不可或缺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