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未沫:柏拉图论宇宙的唯一性

2018-01-10 10:11 来源:《现代哲学》 作者:刘未沫

Plato on the Unicity of the World

  作者简介:刘未沫,云南昆明人,哲学博士,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科学技术史系博士后。(北京 100049)

  原发信息:《现代哲学》第20173期

  内容提要:《蒂迈欧》中的宇宙唯一性论证,既包括从神的善意而来的外部论证(模仿动物理念而造的宇宙是唯一的),也包括从内部构成成分来说的内部论证(用尽了一切的宇宙是唯一的)。这两个论证的合理连接来自对“囊括者”概念的正确理解。在外部论证中,通过诉诸囊括者概念,可见宇宙和动物理念这两个整体之间建立起了结构类比,宇宙也因此获得了生成界最大囊括者的形式性特征,因此是唯一的。在内部论证中,“囊括者”所代表的整体部分关系具体到宇宙内部:其“部分”被确定为元素;“囊括一切于自身之中”也被具体化为穷尽了所有能量和元素;因此宇宙是唯一的。内部论证同时针对原子论者的多宇宙观,并对其同名“囊括者”概念进行了改造。最后,柏拉图也称宇宙灵魂是囊括者,其“部分”是数学比例。宇宙灵魂的创造穷尽了音律学中所有的和谐比例,它在时空中首先被按照长度展开,体现为按比例分配带动恒星和行星的同圜与异圜;其次,在面和体上的表达为火、土、气、水所对应的四、六、八、二十正多面体及宇宙和灵魂所对应的球体。这种数学关系是囊括者内在统一性的来源,也是柏拉图在不同等级的囊括者之间建立起同构类比的原因。五个宇宙的假设也可以看作是从理念、纯比例(按照长度)、面、体及生成之宇宙这五个层面对囊括者存在结构的分别表述。

  关键词:《蒂迈欧》/囊括者/整体与部分/和谐比例/元素/五个宇宙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面上资助(2016M600118)

 

  柏拉图关于宇宙唯一性的具体论证主要在《蒂迈欧》中。①《蒂迈欧》以“一”开头、以“一”结束,这指明了天()或宇宙()②的唯一性在这篇对话中的重要性。③但柏拉图关于宇宙唯一性的论证,却常常被简化为:因为善意的工匠神想要宇宙尽可能完美、尽可能与作为其范型的理念相似;而理念是唯一的;所以工匠神造出的宇宙也是唯一的。无论对工匠神采取字面的或寓意的理解,如此表述的论证都很难让人接受。亚里士多德最先对这个论证表示担忧。他认为诉诸理念这一行为本身就可能导致相反的结论,这源于理念与具体事物之间一与多的关系。如果诉诸理念造出我们这个宇宙,那么就无法阻止宇宙为多。因为这个理念可以再次被用,那么造出其他宇宙就至少是可能的。④亚氏之后,古代注疏家亚历山大(Alexander)和辛普里丘(Simplicius)也都对柏拉图的这个论证表达过与亚氏同样的担忧。现代学者中,对这一论证最严厉的指控来自纪德(Keyt),他认为唯一性属于理念的形式属性(formal/ideal properties),但无论按照柏拉图在其他文本中对制作技艺的阐述,还是依据我们通常对制作的理解,工匠在制作时应当复制的都是事物的特性属性(proper properties)。工匠的卓越在于尽可能全、尽可能像地复制范型,但其复制的范围绝不应超出特性属性。因此,一位复制理念形式特征到宇宙的工匠神是疯癫不可理喻的;而柏拉图则犯了混淆了形式属性和特性属性的错误。⑤

  本文试图完整呈现柏拉图对宇宙唯一性的论证,认为可以通过囊括者概念及其所对应的整体与部分的有机关系来理解。囊括者概念分多个层次,对应于蒂迈讲述的创世故事的多个层面。正确地找到每一层与囊括者对应的“部分”,便能理解该层作为整体的唯一性。这种唯一性(uniqueness)是一种由内在统一性(unicity)带来的数量唯一,因此不是一种预先设定的形式性复制。本文按照蒂迈欧的叙述顺序,对关于宇宙唯一性两个明显的论证进行分析。这两部分的分析帮助我们理解,“囊括者”所代表的整体部分关系在两个论述中各自所起的作用。最后,我将藉着对《蒂迈欧》中宇宙灵魂——同样被称为囊括者——之整体部分关系的分析,说明作为唯一性来源的囊括者的整体部分关系,是可以从纯粹比例、面和体三个方面进行表述的数学关系。囊括者具有层次性,存在论上层级越高,越接近完美的数学比例。《蒂迈欧》中提到三个囊括者:生成的宇宙、其模仿被造的动物理念以及最先生成的宇宙灵魂;它们各自的整体部分关系,则是数学比例在时空中的层层展开。这是柏拉图认为在它们之间可以建立同构类比的根本原因,也是他认为生成的宇宙具有唯一性的最终保证。

  一、作为范型的动物理念与宇宙唯一性

  这一节的论证涉及生成宇宙的动力因和形式因,分别是创世的工匠神(及其善意),以及其创世所模仿的理念。下文先对柏拉图为何认为宇宙是生成物及需要这三个原因进行说明,再进入具体论证。由于这两个原因都来自生成的宇宙外部,因此这部分关于宇宙唯一性的论证可称为外部论证。

  《蒂迈欧》开始,蒂迈欧便引入了“两界”的区分:一界是永恒不变者,另一界是生成者。柏拉图区分二界的特征与亚氏区分月上月下界事物的特征相同,但由于柏拉图使用了“同类相类”的原则,因而天或宇宙被归于生成界。⑥首先,他说对象存在的方式决定了人对它们的认识方式,因而我们用理智来把握永恒不变的东西,用与感觉相关的意见来把握生成之物。相应地,对象也决定我们言说内容的不同性质,对理智来说稳定和清晰可见的,我们可以获得有关它们的稳固不变的言说;但本身变动不居的生成事物,我们就不得不接受可能的相似的“故事()”。(27d5-29d6)天或宇宙具有看得见、摸得着、有形体的特征,因此属于生成界。有关它生成的言说,就是时间中发展的创世故事。柏拉图的宇宙论因此也就等同于宇宙演生论(cosmogony)。⑦

  一切生成物之生成必然“出于某种原因”。宇宙之生成,需要有制作者与生父为其负责,这便是工匠神(动力因)。工匠神创世,需要依据范型。需要的范型属于哪一领域?蒂迈欧说,一定是理念界、一直保持在同一状态的范型(形式因),原因在于“宇宙是好的,神是善意的”。因为只有神是善意的,他才会选择处于完美状态的理念界的范型进行制作,并使其作品尽其可能地接近范型;只有神是善意的(而不是像史诗中的宙斯那样充满嫉妒),他才会希望万事都尽可能与自己相像,希望将一切可见物从无序带向有序,如此宇宙才可能生成。换句话说,宇宙是好的、得以生成,因为生成它的原因是好的;这个好的原因直接地来自工匠神,进而来自工匠神选取创世的好的范型。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