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璇:笛卡尔的两条身心联结原则

——论《灵魂的激情》之转变

2018-01-10 10:34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施璇

On Two Cartesian Principles of Body-Mind Union:Changes in Passions of the Souls

 

  作者简介:施璇,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原发信息:《哲学动态》第20178期

  内容提要:同之前的著作相比,《灵魂的激情》十分独特。由之,笛卡尔持有的身心原则发生了重要转变。在此书之前,笛卡尔一直主张“身心的自然联结原则”,即心灵与身体自然地相联结;在这本书中,他增加了“身心的习惯联结原则”,即心灵与身体可以通过习惯相联结。第二条原则的增添是由于第一条原则无法充分揭示激情的特殊性,这就是为什么笛卡尔在这本书中将激情作为独立的主题进行研究。既然根据“身心的习惯联结原则”,我们可以借助习惯改变心灵与身体原有的自然联结,那么管控激情便成为可能。因此,我们该如何管控激情?标准为何?这些问题使得笛卡尔从形而上学原则转向道德哲学。总之,笛卡尔的两条身心联结原则是理解这本书的关键。

  关键词:笛卡尔《灵魂的激情》/身心关系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笛卡尔的伦理思想及其当代价值研究”(16CZX041)、上海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的阶段性成果。

 

  《灵魂的激情》是笛卡尔最后一本著作,于1649年出版。自1643年起,笛卡尔与伊丽莎白公主开始通信。伊丽莎白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与身心互动有关,笛卡尔回信里给出的解释并没有令她感到满意,于是,这位对哲学有深刻思考的公主恳请笛卡尔就“灵魂的激情”作出更加清楚的说明。《灵魂的激情》这本书可以说是这一恳求的结果。

  一 《灵魂的激情》的转变

  同之前的著作相比,《灵魂的激情》显得十分独特,其研究侧重发生三处明显转变。第一处是从同时论述身心区分与身心互动转向着重论述身心的统一与互动。笛卡尔的身心学说包含两个部分:身心区分学说以及身心统一与互动学说。他在1643年5月21日写给伊丽莎白的信中说,自己一直以来总是想方设法让他的读者们理解前者,因而忽视了后者,所以他打算今后着重阐述后者(AT III 664~665,CSM III 217~218①)。而写于此后的《灵魂的激情》一书确实着重阐述身心统一与互动学说。第二处转变是将“激情”同“感觉”区分开,单独进行研究。笛卡尔将身体对心灵的作用及其过程称作“知觉”②,激情与感觉不过是知觉的形式。在《灵魂的激情》之前,笛卡尔一直将激情同感觉混同在一起称作知觉,他往往笼统地以感觉为例来论述身心互动。但在《灵魂的激情》中,笛卡尔更加精细地划分知觉,从归属的角度将之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归于外物的知觉,比如对颜色、气味的知觉;第二类是归于身体的知觉,比如疼痛、饥饿;第三类是归于灵魂的知觉,比如喜怒哀乐。笛卡尔又将前两种知觉合在一起称作“感觉”,将第三种知觉称作“激情”,后者才是这本书讨论的主题。③可以看出,在《灵魂的激情》中,笛卡尔将激情与感觉区分开来,作为一种特殊的身心互动形式来重点讨论。第三处转变是从侧重物理生理学解释转为伦理道德方面的思考。在《灵魂的激情》之前,笛卡尔主要用机械的物理生理学描述与解释身心互动。另外,他在年轻时即表现出十分厌恶伦理说教与道德文章,因此一直避免道德说教。例如,他在《谈谈方法》中将伦理学比作“完全建立在沙子与泥灰之上的宫殿”(AT VI 8,CSM I 114),认为它们既没有建立在坚实和牢固的基础之上,又没有包含具有明确性与自明性的推理。但是,《灵魂的激情》则大为不同,书中对身心关系的阐释包含很多伦理道德的思考。一个明显的证据就是此书三个部分皆收尾于伦理道德方面的考量。第一部分结尾论述意志、灵魂的力量以及激情的管控;第二部分以思考德性的训练与补救激情的方法收尾;第三部分则在人生命中的所有善恶及其同激情的关系上停笔。

  《灵魂的激情》为何会发生上述三处转变?它们之间是否存在内在关联?笔者认为转变的核心原因就是:笛卡尔的身心联结原则发生转变。对于身心统一与互动,笛卡尔从一开始就没有仅仅停留在简单的描述之上,而是进一步提出解释原则,这条原则可以被称作“身心的自然联结原则”。在《灵魂的激情》中,笛卡尔意识到激情的独特性无法仅仅依靠上述原则来解释,于是提出另一条原则作为补充,我们可以称之为“身心的习惯联结原则”。这条补充原则不但改写了笛卡尔对身心统一与互动关系的阐释,而且最终引领他转向思考伦理道德。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