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学铨:新现象学之“新”

——论新现象学的主要理论贡献

2018-01-11 11:36 来源:《浙江学刊》 作者:庞学铨

The “New” of New Phenomenology:On the Main Theoretical Contribution of New Phenomenology

 

  作者简介:庞学铨,浙江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杭州 310028

  原发信息:《浙江学刊》第20174期

  内容提要:由当代德国哲学家赫尔曼·施密茨创立的新现象学,接受胡塞尔提出的“回到实事本身”的现象学的原则和方法,同时又批评包括胡塞尔在内的西方二千年来占支配地位的理智主义思维范式,用经验描述的方法,以独特的语言系统和范畴内涵,构筑起内容丰富、极富创见的不同于老现象学的新思想体系。本文将新现象学理论之“新”概括为三个方面并进行了简要论述:提出了返回到具体主体性的哲学新定义,揭示了原初生活经验的哲学新领域,开辟了关注切身性的哲思新方向。这可以说是新现象学的主要理论贡献。

  关键词:新现象学/新创见/理论贡献

 

  以上个世纪80年代末完成出版5卷10册《哲学体系》(System der Philosophie)为标志,赫尔曼·施密茨(Hermann Schmitz)创立了一个体系庞大内容新颍的新现象学理论。新现象学首先是现象学,它认同现象学摒弃传统本体论和身心二元论,接受“回到实事本身”的原则和面向“生活世界”的呼吁。施密茨说,早年在波恩大学哲学系求学时,就喜爱胡塞尔并受到了他的著作的鼓舞,因为胡塞尔有如此准确的洞察力并让所有人遵行,当他建构新现象学时,依然以胡塞尔的敏感和谨慎为模范,但新现象学又不同于胡塞尔创立的老现象学。在施密茨看来,老现象学家们特别是胡塞尔,既推动了现象学,又阻碍了它的发展,因为他仍然没有离开西方二千年来占支配地位的理智主义的思维范式和哲学传统,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区分老现象学和新现象学”的原因。①显然,新现象学的“新”,强调的不是与老现象学的同,而是与它的异。

  新现象学所涉的“新”内容殊为丰富,其“新”的理论贡献亦是多方面,笔者认为有三个方面可谓主要者,本文就此作简要论述。

  一、哲学的新定义:返回到具体主体性

  旋密茨将哲学与实证科学作了明确的区分。实证科学通过经验的归纳分析研究和证明客观事实,其中也包括人。但自然科学所说的客观事实并不能包括许多人类生存生活的问题,而哲学则把关于人类生存的实质问题,把人本身及其与周围世界的关系问题,作为自己的主要任务,在客体性和主体性、客观化和主观化之间思考人。西方哲学从古希腊开始,除了中世纪的经院哲学,就一直是以人为中心的。这是哲学和实证科学的决定性区别。

  在施密茨看来,尽管以往的哲学都重视研究人,都讨论如何认识人自身的问题,却依然没有真正回到人自身,未能真实地回答古希腊德尔菲神庙中那句著名的哲学箴言:“认识你自己”。其中根本的原因在于,哲学家们一直受到自德谟克利以来支配着欧洲哲学思想和理性文化的传统思维范式的束缚与影响。“在欧洲理性文化引诱时期,哲学家最重要的工具就是内心世界的教条和心理主义—还原主义—内摄性的思维方式。这是从根本上共同决定了自然科学的世界图景的错误。”②由于这种思维范式,西方传统哲学对人的认识出现了两种基本倾向:一是将人看成是心—身分离的二元结构,意识成了可与身体分离存在又支配身体的独立的内心世界;二是极端夸大理性,将理性与情感分割开来,理性成为主体的根本能力与象征,忽视、贬低乃至排除情绪、激情、情感等体验性的经验。马克思将哲学的重点从自然存在转向社会存在,从宇宙本体转向人的生存本体。现代西方哲学总体上说,关注的也是人类的生活世界和生存状态,按雅斯贝尔斯的说法,现代哲学的目标就在于领悟现实境况下的人的实在。不过,在施密茨看来,从雅斯贝尔斯的生存哲学到胡塞尔、海德格尔的现象学,并没有完全超越传统意义上的主体性哲学,即人(主体)始终被预制、被抽象为某种本质性的存在,将活生生的生命整体分裂为本质与实存、意识与实在的二元关系。

  哲学如何能真正回到人自身?应该怎样“认识你自己”?施密茨认为这需要对什么是哲学的问题有不同于以往的理解,由此他给出了自己关于哲学的新定义:“哲学是人对自己在遭际中的处身状态的沉思”(Philosophiest:Sichbesinnen des Menschen auf sein Sichfinden in seiner Umgebung)。③

  如何理解新现象学的这一哲学定义?

  在施密茨看来,哲学上研究人,主要就是如何看待和揭示主观性与主体性的问题。这正是新现象学所理解的哲学与孔德(Auguste Comte)意义上的实证科学、胡塞尔的意识现象学、海德格尔的存在论现象学的不同之处。施密茨认为,实证科学说某事实是客观的,是说任何拥有足够知识和语言能力的人都能陈述它;客观事实也涉及人,例如我,赫尔曼·施密茨,任何人,只要他知道施密茨,并具有足以描述他的语言能力,便能从任意角度出发,言说与此人(施密茨)相关的(客观)事实,但这种别的任何人都能够陈述的关于此人的“客观事实”,与我(施密茨)本人所直接感觉到感受着的知觉经验,是不同的,因而并不就是在我身上发生的事实,也不可以将它与属我的主体性等同起来。从胡塞尔、海德格尔到萨特的现象学,也将人放在哲学的中心位置,然而在他们的哲学中,人不过是一个具有纯粹思维、抽象思维能力和特征的主体,主体所涉及的主观性,也都属于传统意义的意识范畴(海德格尔稍有不同,但仍然没有完全离开意识主体的传统路向),因而,这个主体是抽象的。奠基于抽象主体的主体性,同样是抽象的主体性。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