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衍社:论马克思民主观

2018-01-16 17:00 来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15年第4期 作者:侯衍社

  [摘要]马克思民主观是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体系的思想源头和理论基础。马克思在深入分析批判封建专制制度和资产阶级民主制度的基础上,深刻论述了民主的内在矛盾性、阶级性、历史性、本质属性和实现的长期性。马克思民主观具有突出的创新特征,包括广泛性、彻底性、实践性和“去统治性”。马克思民主观不仅实现了对资产阶级民主理论的全面超越,而且为新型社会制度提供了理想目标和价值遵循,对于我们深入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理论和实践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关键词]马克思民主观;资产阶级民主;社会主义民主

  [作者简介]侯衍社,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基本范畴研究”(项目批准号:11BKS062)的部分成果。

 

  马克思民主观是马克思政治哲学的重要内容,它奠基于历史唯物主义基础之上,继承了资产阶级民主理论的合理因素,深刻批判了资产阶级民主理论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提出了富有创新意义的新内容,不仅实现了对资产阶级民主理论的全面超越,而且为新型社会制度提供了理想目标和价值遵循。

  一、马克思论资本主义民主的内在矛盾性

  马克思在批判封建专制制度和分析资本主义民主制的过程中逐步提出了自己的民主观。在马克思看来,民主制度首先是与专制制度相对立的,他旗帜鲜明地指出:“不是君主的主权,就是人民的主权——问题就在这里!” {1}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庸人是构成君主制的材料,而君主不过是庸人之王而已。”{2}马克思揭露了封建君主专制制度的实质,认为它是完全违背人的本性的制度。他深刻指出,君主制从根本上是轻视人、蔑视人的,哪里君主制的原则占了优势,哪里就根本没有人了。马克思认为君主主权和人民主权是完全对立的:在君主制中是屈从于国家制度的人民,在民主制中则是建立在人民意志基础上的国家制度。从历史发展的眼光看,尽管资产阶级民主制度不是马克思心目中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制度,但它代替封建专制制度,是社会发展的巨大进步。

  资本主义民主制度较之专制制度无疑是历史的巨大进步,但它与马克思设想的人民主权的新型民主制仍然具有本质区别。在马克思看来,资产阶级民主制具有片面性、虚伪性和不彻底性。他指出,资产阶级为了实现自己的阶级统治,虚伪地把本阶级利益说成是各个阶级的共同利益,同时把本阶级的思想说成是唯一合乎理性、具有普遍意义的思想,借以蒙蔽广大群众。他明确指出,资产阶级仅仅在口头上标榜自己是民主阶级,但在实际上并不想成为民主阶级,它不得不承认原则的正确性,但是却从来不在实践中实现这种原则。马克思认为,资产阶级在反对封建专制、取缔封建特权方面是值得称道的,就这些方面而言,资产者确实像真正的民主主义者。但是他们所作的一切改良,只不过是用金钱特权代替了个人特权和世袭特权。平等原则在他们那里仅仅被归结为法律上的平等,而法律平等“就是简直把不平等叫做平等”{3}。马克思指出,资产阶级喜欢标榜民主、自由、平等这些诱人的口号,但是一旦感到有必要,就会毫不含糊地把“自由、平等、博爱”代之以“步兵,骑兵,炮兵!”{4}。在马克思看来,资产阶级民主的虚伪性和阶级性是显而易见的。作为国家制度,它充分体现着它的阶级性质,无论是对无产阶级起义的无情镇压,还是限制和取消工人阶级的普选权等方面,资产阶级国家都毫无例外地“表示一个阶级对其他阶级实行无限制的专制统治”{5}。现在有些人对西方的两党制和多党制推崇备至。其实,无论是西方的两党制还是多党制,实质都是维护资产阶级统治的国家机器而已。恩格斯曾以美国为例,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资产阶级“两党制”的阶级实质:资产阶级内部代表两大利益集团的政治投机家,打着为国民服务的旗号,轮流执掌着国家政权,他们以最肮脏的手段用之于最肮脏的目的,干着对国民进行统治和掠夺的勾当,而国民却根本无力对付这两大政客集团。马克思指出,在资本逻辑的支配下,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过程变成了剥削和压迫工人剩余劳动的资本增殖过程。

  列宁在新的时代历史条件下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的民主思想。他指出,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相比,在自由、平等、民主、文明的道路上向前迈进了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一步。在此基础上,列宁进一步分析批判了资产阶级民主的不完全性和虚伪性。他说,资产阶级民主的出现在历史上固然是一大进步,但它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只能是狭隘的、残缺不全的、虚伪的民主,对富人是天堂,对被剥削者、对穷人是陷阱和骗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