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雷:自然主义在社会科学中的当代发展

2018-01-17 09: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雷

  纵观20世纪哲学的风云变幻可以发现,伴随着逻辑经验主义的衰落以及一系列科学新成果的出现,当代科学哲学研究也因其呈现为一种从初期兴盛到中期衰落再到哲学“转向”的基本发展历程。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大多数哲学家所讨论的哲学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奎因(Willard Quine)所发起的对传统认识论的挑战所作出的回应。奎因的自然化认识论思想引发了不同的自然主义流派。例如,吉尔(Ronald Giere)的“进化自然主义”、撒加德(Paul Thagard)的“计算的自然主义”、富勒(Steve Fuller)的“社会认识论”、劳丹(Larry Laudan)的“规范自然主义”等。

  导致这种转变的主要原因在于,科学发现(scientific finding)在当代哲学研究中的全面扩张与普遍渗透,使得哲学问题的求解模式发生了根本性变革。事实上,科学哲学整体发展中的这种共识,最终形成了“自然主义转向”(naturalistic turn),并使得社会科学哲学(philosophy of social science)呈现出新的理论特征与发展趋势。由此,可以看出,当代西方哲学的显著特征之一,就是强调哲学与科学的紧密结合,哲学家们所探讨的话题,只有以科学的论证为基础才能获得更多的认同。

  当代科学哲学研究中所表现出的“自然主义转向”,也深刻影响了社会科学哲学的研究模式与旨趣。一方面,社会科学哲学不再囿于传统哲学研究模式来对其相关哲学问题进行探讨,而是借助于自然科学的新发现、新成果;另一方面,“自然主义转向”使得社会科学哲学在其研究论域方面,产生了与自然主义哲学观念极度相关且更为广泛的研究论题,这就为我们能够在自然主义视域下重新审视社会科学的某些哲学问题,提供了更为宽泛的理论基础。特别是下述论题已成为当代社会科学哲学所探讨的核心论题:社会实体的本质、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关系、社会科学如何以自然科学为基础来进行“自然化”、如何在自然主义观念下构建一种“人的科学”、人类学研究中文化解释的传染病模型(epidemiology of representations)等。

  自奎因1969年摒弃“第一哲学”的研究目标,提出以区别于传统认识论为旨趣的“自然化认识论”以来,当代西方哲学的基本研究态势就呈现为一种自然主义的发展趋势。这种研究趋势也深刻影响了当代社会科学的研究模式,使得社会科学在其哲学问题的求解模式上,也表现出明显的自然主义特征。因此,可以说,社会科学哲学研究的自然主义发展趋势,是伴随着一系列自然科学新成果的出现及其影响而逐渐形成的。进化生物学、神经科学、认知科学等一系列自然科学的经验性研究进路,无论是对社会科学自身的理论构建,还是在社会科学的研究模式上,都产生了广泛影响,为重新在自然主义视域下探讨社会科学的相关哲学问题提供了新的契机。

  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的英国批判实在论,就对自然主义之于社会科学的适用性问题进行了详细探讨。特别是,巴斯卡(Roy Bhaskar)通过对自然主义的一系列反思,提出了批判自然主义的哲学观念。该观念基于自然主义在社会科学中使用范围的考察,重新审视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在本体论层面的区别与联系,指出社会科学理论的构建应该从实在论的视角入手,强调科学方法之于社会科学的可行性,从而来复兴社会科学中的自然主义。巴斯卡通过对比自然领域与人文领域的差异性,从本体论、认识论、相关性等方面来展现自然主义在社会科学中的界限,从而求解社会科学何以可能的问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