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宏:米歇尔·亨利论马克思的“实践”概念

2018-01-18 10:2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宏

  马克思实现了西方哲学的一次革命。因为,马克思的实践概念超越了先验意识哲学理论和主体性的客观化。通过它,我们看到了被外在化所遮蔽的个体生命和人的感性实践活动。

  米歇尔·亨利(Michel Henry,1922—2002)是当代法国现象学运动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在现代法国哲学界,他对“显现的本质”的哲学解读具有深远的影响力。与此同时,米歇尔·亨利也非常重视马克思的思想。自1965年起,他深入地研究了马克思的著作,对马克思思想进行了一种生命现象学的解读,并且通过分析马克思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德意志意识形态》《费尔巴哈论纲》等著作,将其显现理论与马克思的实践概念联系在一起。

  显现的本质是生命自身的内在自发感触

  亨利认为,“显现”是真正的存在,是真理的自身显现;“本质”则意味着起始、基础、原初、开端、奠基、彻底、可能性的条件。

  纵观哲学史,哲学总是受到赋予单一的显现模式和单一的存在模式优先性的本体一元论的引导。所有的对象都必须显现于意识之中,纯粹的意识是一切对象得以可能的先验条件。对象显现总是对主体的显现。但是,亨利指出,这种显现总是被视为客体的外在静态展现,即对象总是和观察者相分离并呈现在观察者面前。它总是一种绽出的过程,因为在它之中,显现外在于自身,被投到自身之外。由于显现者与显现之间总是存在着“距离”,因此,显现者和显现总是相异的。只有显现的本质澄明之后,某物的显现才得以可能。显现的行为是现象的本质,显现行为奠基一切被给予我们的事物。亨利告诉我们:“存在自身的显现即是一种原初的显现,它是使得存在者得以显现的条件,因为它恰恰就是存在者显现的本质。存在显现自身的原初特点表明,原始在场的存在并不是存在者,而是在场存在自身。”这表明,存在是自身和自身显现的同一,存在的显现是自我显现和显现行为的同一。存在自身的显现是一种原初的绝对显现,它是存在者得以显现的条件。按照亨利的看法,显现的本质是生命自身的内在自发感触。生命内在的自发感触是非外在静态的、非分离的、非沉思的和非表象的。生命的显现方式的运作不需要通过对外在事物的观看,无论是直观还是理论上的看,生命只能是通过自我感触而显现。

  实践是自身显现自身的活动

  显现的本质意味着它是一个实在性的(réelle)、现实性的(réalité)条件。亨利指出,马克思的实践概念是在其自身中与自身的统一,它是自身显现自身的活动,脱离于外在化的感性直观并且是后者的基础。因此,亨利解读马克思文本的钥匙是实践。在他看来,马克思思想中的“实践”概念批判发展了费尔巴哈的“直观”概念和黑格尔的辩证法。马克思在《费尔巴哈论纲》中批判了一种“直观的唯物主义”。这种唯物主义不能把感性理解为实践活动,“至多也只能达到对单个人和市民社会的直观”。亨利说:“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的首要预设就是有生命的人类个体。”也就是说,抽象的辩证概念不能理解丰富的感性活动,科学的唯物主义立足于社会中的人类。以此为基础,马克思指出了之前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不能正确地理解实践概念。因为他们“对对象、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人的感性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体方面去理解”。

  在批判费尔巴哈的直观唯物主义的过程中,马克思进一步写道:“这种活动、这种连续不断的感性劳动和创造、这种生产,是整个现存感性世界的非常深刻的基础,只要它哪怕只停顿一年,费尔巴哈就会看到,不仅在自然界将发生巨大的变化,而且整个人类世界以及他(费尔巴哈)的直观能力,甚至他本身的存在也就没有了。”这意味着,实践是人自身能动性的自我显现,人在实践中创造自身的同时,也改造了世界,并使其他事物得以显现。实践是真正的现实性,它是一切外在的感性事物的基础,它自身为自身奠基。同时,它是真理得以澄明的基础。“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这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实践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自己思维的此岸性。关于思维——离开实践的思维——的现实性或者非现实性的争论,是一个纯粹的经院哲学的问题。”由此可见,马克思的本体论的基础是实践活动,他将现实性奠基于实践之上。较之于黑格尔的实践概念,它是实在性的现实活动,是一种彻底的现实力量。

  基于对马克思实践概念的分析,亨利认为,马克思实现了西方哲学的一次革命。因为,马克思的实践概念超越了先验意识哲学理论和主体性的客观化。通过它,我们看到了被外在化所遮蔽的个体生命和人的感性实践活动。马克思强调的主体的现实性是人类的现实生命和实践活动。在亨利眼中,这种主体是一种真正的绝对主体,它的自我显现是外在事物显现的条件。它是在生命内在性中自我经验的纯粹感触活动。主体自身的自发感触活动是主体和世界关系的先验条件。这种主体理论突破了前人思考主体和他者关系的理论模式,为当代人提供了一种思考主体与他者关系问题的科学模式。

  笔者认为,亨利对马克思的实践概念的解读存在着一定的问题。亨利将超越的价值——生命从世界中分离出来,并且基于生命与世界的分离,构建了一种新的现象学本体论。然而,以生命自发感触为核心的现象学本体论削弱了马克思思想的政治力量。马克思认为,生命的真理正是在世界之中,人们始终是在社会中实践自身生命的过程。但是,亨利的逆反还原使我们回归到了内在的生命。他将感受性从无生命的物体中分离出来,以便为生命找到在内在性中的超越的基础。与此同时,他强调这一基础不在世界之中,也就是说,内在性为超越性奠基。由此看来,亨利的“生命”成了新的形而上学的先验基础。这无疑与马克思的实践概念背道而驰。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哲学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