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开:轴心时代与前哲学时期思想史

2018-01-18 10: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郑开

  “中国哲学”作为一门具有近代学术形态与特质的新学问、新学科,当然有别于中国古代学术中的经学、子学、玄学和理学。然而,明确认识到这一点并非轻而易举。长期以来,人们仍习以为常地按照先秦子学、两汉经学、魏晋玄学、宋明理学等旧的学术形态分析和把握中国哲学史及思想史。在北京大学最早讲授中国哲学史的陈黼宸、陈汉章等人,都是从三皇五帝讲起,都是延续了传统的学术观念。相反,胡适从老子和孔子开始讲起,显示出截断众流的腕力。自他而后,学术界似乎默认了中国哲学从老子和孔子开始的新讲法;同时也默认了老子和孔子之前的思想史是前哲学时期,而哲学脱胎于前哲学。倘若我们想要追溯中国哲学的起源,探寻其之所以迥异乎古希腊哲学传统的历史因缘的话,就不能不叩问早期思想从前哲学发展出哲学的来龙去脉。

  前诸子时期的思想史,或者说前哲学的思想史的重要性毋庸置疑。然而,想要探究和澄清这一问题谈何容易。过去,人们一般认为西周以来的天命神学代表了前哲学时期思想。但晚近以来的研究进展则表明,诸如此类的说法多少有点儿含混不清、鲁莽武断,故不足为训。笔者以为,厘清以下两个概念,是讨论早期思想史尤其是阐发前哲学时期思想史的重要前提:一是“轴心时代”,二是“经典化”。

  雅斯贝斯在《历史的起源与目标》中,从世界历史的恢宏视野,提出世界各主要古代文明都曾大约同时经历了一个重要的思想突破和文化跃进时期,即所谓轴心时代。轴心时代奠定了历史进一步发展的基础,同时也是日后每一次文化复兴和历史突破的思想源泉。帕森斯将轴心时代的突破明确为“哲学突破”,赋予其更深刻的思想史意义,而“轴心时代的哲学突破”也成为衡量从前哲学到哲学思想发展的标尺。实际上,轴心时代概念尤其适用于解释早期中国历史,特别是思想史,因为唯有中国文明呈现出由古及今的连续性,唯有中国的思想文化最能体现返本开新的历史规律。

  今天的中国学者大都接受了轴心时代概念及其理论,并借以思考思想创造和文化发展等问题。例如,陈来所著的《古代宗教与伦理》,既体现了自觉追溯儒家思想根源的学术努力,又展现了资取轴心时代、哲学突破等概念的理论视野,从而奠定了进一步探讨前哲学时期思想史的基础。陈来指出,不同于西方和印度,古代中国思想文化还有一个前轴心时代,而前轴心时代和轴心时代之间并非断裂而是有着连续的内在转向。借助于“前轴心时代”概念,一方面可以更加准确地运用“轴心时代”概念分析和解释早期中国的历史经验,另一方面可以更有力地推进早期思想史研究,因为陈来所说的“前轴心时代”恰好介于两条重要的历史分界线之间:其中一条是殷周之际的革命性转折;另外一条是春秋末年到战国初期的结构性变动。这样看来,文化史意义上的前轴心时代恰好对应于思想史意义上的前哲学时期,而雅斯贝斯意义上的轴心时代则相当于诸子百家蜂起的哲学时期。

  所谓经典化是指某些早期历史文献经历了可能绵延数百年之久的复杂损益过程之后,而成其为思想文化之经典。这一概念的重要性在于,我们借此可以更加如其所是、更合规律地理解历史文献(包括思想史料)的衍生和发展,同时避免古史辨“疑古过甚”的偏颇。笔者认为,既然许多思想文化经典都是时光雕刻的产物,那么也可以说,古代思想文化的前轴心时代和轴心时代其实就是经典和经典文化奠基的时代。章太炎曾说,最重要的古代思想文化经典不过先秦旧籍七八十种,外加秦汉以来的著作大约百种,却是“一字一金”。无论如何,经典和经典文化的形成非常重要。试想,倘若没有前轴心—轴心时代的经典化,没有经典化过程形成的经典和经典文化,佛教中国化何以可能?迎拒潮来浪去的西方思想何以可能?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如何能够成功?实际上,被强势的佛教文化和基督宗教文明侵蚀乃至摧毁的弱势文化比比皆是,史不绝书,因为那些消亡了的或者行将消亡的弱势文化都有一个共同特点——没有形成自身的经典和经典文化。

  可见,经典是古代思想世界的“压舱石”、“天际线”,其重要性无论如何估价都不为过。然而,中国若干最为重要、最为基本的经典,恰恰形成于前轴心时代、前哲学时期或前诸子时期。因此,即便赞同从老子和孔子开始讲中国哲学,我们也不能漠视前轴心时代抑或前哲学时期的思想史。

  北京大学哲学系 郑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