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察今到察明:中国学即未来学

2018-01-18 10: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义桅

  在中国,托夫勒、奈斯比特是与未来学连在一起的。他们的著作把善于从丰富历史文化中汲取营养的中华民族的目光投向了人类未来。近年来,奈斯比特夫妇将目光转向中国,《掌控大趋势》(中信出版社2018年1月版)就是他们的最新力作,其中不仅论述了中国未来的美好前景,而且对“一带一路”倡议等均做出了预测。

  未来学家关注中国

  以小见大,见微知著,是中国人的素养;以大见大,见宏知趋,则是我们的短板。大数据时代,预测大趋势日益成为国人的习惯。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每四年发表的全球趋势预测报告,无疑给我们眼前一亮的感觉。奈斯比特夫妇的著作则更接地气,更符合中国人的阅读品位。

  未来已至,只是分布不均。智者知而愚者背。因此,人们常对诸葛亮、刘伯温知五百年前五百年后的神机妙算赞叹不已,对《推背图》的未来学如痴如醉。剔除其神秘色彩,探讨未来科学的演变趋势,美国未来学家的著作给我们以启示。笔者就是在阅读奈斯比特、托夫勒的著作中憧憬世界和中国未来的。

  我从未来来,这是未来学家的视角。美国历史短出未来学家,中国历史长出历史学者,因此有2040年9月9日“五星出东方”的预言。不过,古代智者的预言毋宁说是一种信念。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当今时代,仁智者乐海洋。我们的目光要投向深海、极地、太空、网络等全球公域,实现中华文明从内陆走向海洋、从农耕走向工业化及信息化,从区域走向全球。《掌控大趋势》坚定了中华文明的自信与自觉。

  以后天看明天,以昨天看明天,中国不只是历史,中国正成为未来代名词。从察今到察明,这就是未来学家奈斯比特夫妇近年将中国作为素材的缘故。中国不再是历史学家的研究对象,而越来越成为未来学家的关注国度。

  天道无常人心恒久

  21世纪是中国世纪,中国学即未来学。五千年悠久文明,第一次实现历史、现实与未来的统一,这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的伟大倡议——一带一路正再造中国,影响世界。

  奈斯比特是未来学代名词,但是当今世界陷入海德堡测不准原理困境,不再是线性进化逻辑所能描绘,亦非未来学家所能憧憬。大趋势的随机性在增加。我们对未来学家的著作也要批判阅读,不能迷信。为什么预测难?因为世界的不确定性:当今世界,几十亿人在搞工业化、全球化,规模上超越历史;质量上人类步入天地一体、人机交互、万物互联的时代,结构上权力分散化、信息碎片化,也使得预测难。中国古人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当今世界的分与合交织,中国学与世界学相互促进,研究中国,就是研究世界;研究世界,也为研究中国。正如习近平主席指出的,世界好,中国才能好;中国好,世界才更好。

  在这种不确定性世界里,中国是最大的确定性力量。中国的“基因”经历数千年的沉淀,不会变。因此,中国的国家认同成本最低——汉字的贡献巨大,符合道法自然的规律,故此中华民族有力量实现伟大复兴。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当今中国政治最大优势。美国、欧盟过去靠民主去建构合法性,如今民主陷入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困扰,凸显文明底蕴的缺失、不能实事求是的尴尬。

  世事无常。掌控大趋势,是每一个战略家的理想,然而大战略家是塑造趋势,使人趋之若鹜,而非简单造势,势尽权倾。虽天道无常,人心恒久。我们阅读奈斯比特等未来学家著作,当以“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不足以谋一时”的气魄,批判吸收。还是那句话,关键在人心之向背,得民心者得天下,这就是中国版的《掌控大趋势》。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