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民:心理现象是真实属性还是人为归属?

——解释主义对物理主义的发展

2018-01-19 10:08 来源:《学习与探索》 作者:高新民

Is the Psychological Phenomenon the True Attribute or the Human Attribution? Interpretivism on the Development of Physicalism

 

  作者简介:高新民,华中师范大学 心灵与认知研究中心,武汉 430079 高新民(1957- ),男,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事心灵哲学和认知科学研究。

  原发信息:《学习与探索》(哈尔滨)2017年第20178期 第1-8页

  内容提要:解释主义既是一种解释学,同时又是一种具有革命和叛逆意义的心灵哲学理论,认为精神或心灵不像自古以来人们天经地义地认识的那样,是实在地进化出来并自在存在的,而是人们为解释的需要而归属于人的。这些观点从特定的角度发展了物理主义,至少为物理主义的发展开辟了新的路径。解释主义在解答心灵的本质问题时提出了一种革命性、建设性的思想。它引出的新的有意义的但过去被掩盖、遮蔽的问题是,人们关于心理现象的认识究竟是实在的反映,还是归属或解释的产物?解释主义的最大的理论功绩是对心理因果性问题做了大胆的探索,尽管仍有种种问题,但为唯物主义进一步具体说明心理的能动的反作用提供了宝贵的思想资源。解释主义对物理主义的发展还体现在新解释主义对它的新的回应和解读之中。解释主义从特定的角度发展了物理主义,至少为物理主义的发展开辟了新的路径,客观上有活跃物理主义研究的作用,因此有理由说它为物理主义在当代的发展做了有益的尝试,值得我们在发展唯物主义的过程中思考和借鉴。

  关键词:心理现象/解释主义/物理主义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东西方心灵哲学及其比较研究”(12&ZD120)

 

  英美最近流行的解释主义既是一种解释学,同时又是一种具有革命和叛逆意义的心灵哲学理论。作为一种解释学,它有一致于欧洲大陆解释学的地方,如探讨文本理解所以可能的条件,但它关心的解释对象不是书籍、绘画之类的文本,而是人的话语和别的躯体行为;它要揭示的解释所以可能的条件主要是非语言的条件;更重要的是,它是带有整体论性质的哲学理论,由此决定它具有学科多态性的特点,即同时是解释学、意义理论、语言哲学和心灵哲学。作为一种心灵哲学理论,解释主义相对于常识、传统哲学乃至已有的物理主义都发起了一种“哥白尼式转向”,其表现是,它不仅对立于二元论,否认心理现象有独立的本体论地位,而且作为一种特种形式的物理主义,有对其他形式的物理主义的超越,例如对一般物理主义所承诺的心理现象的二阶的、随附的存在地位也表示怀疑,其激进的形式甚至根本否认这种存在地位,强调人本无心灵,本无意向状态,心理状态是我们的解释性投射的产物,是我们为了解释人的行为而强加给人或归属给(attribute to)人的。质言之,精神或心灵不像自古以来人们天经地义地认识的那样,是实在地进化出来的,而是人们为解释的需要而设定的。对此,丹尼特作了精辟的概括,他认为:“人的心灵本身是人们在重构人脑时为了方便而创造出来的一种人工制品。”[1]

  一、戴维森的异常一元论与丹尼特的“心灵祛魅”

  著名哲学家戴维森和丹尼特是解释主义的奠基人,他们所创立的解释主义相对于后来派生出来的各种形式的解释主义可看作是经典的解释主义。

  戴维森之所以把自己新创的心灵哲学称作解释主义,是因为他对解释有特殊的感情和解释,以至解释成了他的哲学的真正的轴心。他认为,许多传统的问题实质上是解释问题,或可转化为这个问题。例如“什么是意义”这个问题,可转化为:解释者如果要理解一种异邦的语言,必须知道什么?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东西?质言之,从零开始理解一种语言即“彻底的解释”的充分条件是什么?因此意义问题就是解释问题。人们在解释别人的行为时常说他有某某信念和愿望,在戴维森看来,这不能理解为这个人真的有信念和愿望,因为说他有心是由于解释者将信念等归属或投射于他了。因此人有心还是无心的问题完全是一个解释的问题。由于重视解释,可以说戴维森就是分析世界的解释哲学家,就像说伽达默尔是大陆哲学中的解释哲学家一样[2]。

  戴维森的对心灵的解释始终与对语言尤其是解释者不理解的言语的解释连在一起。受蒯因“彻底的翻译”的启发,他看到了这样的事实,即在观察人际交流时,人们能相互理解对方的言语和行为,每个人既是说者、被解释者,又是听者、解释者。不仅如此,人们还能对自己完全不熟悉的人及其言语做出解释,例如理解外国人及其言语行为。这意味着,彻底或从零开始的解释(radical or from scratch interpretate)事实上是可能的。现在的问题是,理解、解释他人的话语和行为是如何可能的呢?换言之,要得到这种解释,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或知识?这一问题就是戴维森的解释理论的出发点。他说:“解释理论是要由语言学家、心理学家和哲学家协力完成的一项工作。它的研究课题是一个或多个说话者的语言行为,它告诉我们这个或这些说话者的某些表达式的含意是什么。最后,解释理论能被用来描述每一个解释者所具备的知识。”[3]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