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勤芳:"美感"一词及其中国现代美育发生

2018-01-22 10:44 来源:《美育学刊》 作者:赖勤芳

The Term "Beauty" and the Birth of Modern Chinese Aesthetic Education

  作者简介:赖勤芳,浙江师范大学 人文学院,浙江 金华 321004 赖勤芳(1972- ),男,浙江金华人,文学博士,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中国现代美学与文论研究。

  原发信息:《美育学刊》第20173期

  内容提要:20世纪初汉语语境中的“美感”一词,与“美学”一样,都是外来词。“美感”一词初显为“中国”的美学术语,大致体现为从纳入1903年《新尔雅》到1915年《述美学》一文的阐释这一过程。作为译词,“美感”在王国维、蔡元培前期的文本中有所浮现,但并不明显和稳定,这是美学在初入中国过程中必然出现的现象。在梁启超前期的文本中,虽然几无出现“美学”“美感”等词,但是以功利性作用为主导的美感观念得到突出表征。“美感”一词能够在后来得以普及,很大程度得益于美育之提倡。把“美育”释为“美感教育”,这是对“美感”的中国美学身份的一次重要确认。中国现代美学起源三大家的汉语体验,是他们切近中国现代美学尤其是美育发生于本土实际问题解决的直接方式。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20th century,the term“beauty”in Chinese context is a loan word from abroad like“aesthetics”.It first became a Chinese aesthetic term during the time when it became an entry in New Erya in 1903 and was elaborated upon in On Aesthetics in 1915.As a translated word,“beauty”occasionally,not steadily,appeared in the earlier works of Wang Guowei and Cai Yuanpei,a phenomenon that was bound to occur after its initial introduction into China.Although they did not appear in the early works of Liang Qichao,a utilitarian aesthetic concept was clearly visible.The subsequent spread of the term“beauty”was due to the promotion of aesthetic education.Defining“aesthetic education”as“education of the beautiful”was an important step in establishing its Chinese aesthetic identity.The language experience of these three great masters at the birth of modern Chinese aesthetics was the direct way in which they tried to solve the practical problems posed by modern Chinese aesthetics or aesthetic education for that matter.

  关键词:“美感”/美感观念/“美感教育”/中国现代美育发生/汉语体验/“beauty”/aesthetic idea/“aesthetic education”/birth of modern Chinese aesthetic education/experience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标题注释: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规划基金项目《中国现代美学的日常生活维度研究》(14YJA751011)的阶段性成果之一。

 

  美感问题在美学中具有根本性,“牵涉到美学领域里所有的基本问题”[1]。中西美学围绕这一问题而形成的见解不胜枚举,因此形成的争议也是不可胜计,这与“美感”一词本身有重要关系。“如同美一样,‘美感’这个词也是词意含混而多义,包含着好些近似却并不相同的多层含义。”[2]汉语“美感”一词具有间性的词性特点,在流行用法里出现杂乱状况,这是必然的。廓清“美感”一词,避免不必要的争议,杜绝理解简单化、泛化,较好的方式就是从汉语语源上进行考察,追溯历史,在美学上进行观照。众所周知,近代以来因西学东渐而产生了一批新名词,它们进入日常生活,亦进入思想文化领域,其中许多发展成为包括美学在内的中国现代学术基本用语。王国维、蔡元培、梁启超是中国现代美学起源三大家,他们无不是西学东渐的介入者。借助他们的相关文本,可以探得“美感”一词在20世纪初(大致以1915年为界)汉语语境中的呈现情况,以及识得中国现代美学尤其是美育发生的一种特殊性。

  一、作为译词的浮现

  美学术语的形成是在特定的美学条件下展开的,具有一个从日常的到专业的或者说从边缘到中心的美学化过程。就“中国”的美学而言,美学之有是以入中国为前提,故又存在术语译介等一系列复杂问题。“美学”本身就是一个外来的译名。“美学这个学名和学科,犹如哲学、文艺学(或称文学理论和文学批评)、心理学等学名和学科一样,是舶来品,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西学东渐从西方引入中国的。”“美学”一词代表了中国美学术语形成的一种典型情况,即作为文化舶来品,有一个“汉化和合法化”的历程。[3]对于“美感”一词,首先亦应做如此观。其次,“美感”一词词义在现代汉语中并非单一,它的形成也有一个增加过程。在古代汉语中,“美”与“感”基本是分开使用的,如唐代经学家孔颖达对《礼记·学记》“善歌者使人继其声”所作的疏解:“善歌,谓音声和美,感动于人心,令使听者继续其声也。”因此,“美感”往往不可作为一个词看待,甚至不能承认它是一个原始的汉语词。20世纪初中国知识界就是把“美感”当作外来词的。1903年上海明权社发行的《新尔雅》是20世纪最早出版的汉语辞典。在“释教育”部分提到“美感”一词:“离去欲望利害之念,而自然感愉快者,谓之美感。”[4]值得注意的是,该词被着重加点,显然是把它作为一个日译词看待。辞典、教材、译作、学校等都是近代中国传播外来知识的重要载体,它们提供的用语是中国现代学术话语形成的语言基础。作为外来词的“美感”,成为本土的美学术语,同样需要借助各种载体,并与本来就是外来的“美学”一道译入和并行。这一过程颇为复杂,但其结果是显然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