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奚:黄老道家与阴阳家

——马王堆帛书《黄帝四经》引发的思考

2018-01-23 09:3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白奚

  《史记·太史公自序》所论道家并非老庄道家,而是汉代流行的黄老道家,学术界对此早有定论。对于黄老道家的研究,学者们主要集中于对道法结合、以道论法的理论体系之探讨,故而黄老道家曾被称为“道法家”。太史公从道家同百家之学的关系概括其学术要旨是“因阴阳之大顺,采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其中阴阳家列于首位,可见黄老道家同阴阳家的关系非常密切。此种关系具体如何往往语焉不详,直至马王堆帛书《黄帝四经》出土,黄老道家同阴阳家的关系才得以显现。

  帛书《黄帝四经》的阴阳思想

  《黄帝四经》被认为是战国黄老道家奠基之作,蕴含着丰富的阴阳思想,“四时教令”、“阴阳刑德”、“阴阳灾异”和“阳尊阴卑”是其主要内容,对后来兴起的阴阳家学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四时教令是《黄帝四经》的一个重要理论创造,它承续春秋以来盛行的阴阳观念并做了关键性的推进。阴阳观念在春秋时期只被用来解释星陨、地震等异常和灾害性的自然现象,《黄帝四经》则将其引入社会领域,用于解释和论证社会现象,特别是政治活动。四时教令以阴阳观念为理论基础,以“因天时”为基本原则,强调人的社会行为必须依循天地四时阴阳之气的消长之序。

  阴阳刑德是黄老道家阴阳思想的核心内容,也是对四时教令的理论提升。《黄帝四经》首创阴阳刑德理论,提出“刑阴而德阳”的思想,把一年分为春夏和秋冬两段,并同德(即“德政”,温和的政治,体现“天”对万物的仁爱)与刑(即“刑政”,严厉的政治,体现“天”对万物的威严)两种治国手段相对应,主张“春夏为德,秋冬为刑”和“赢阴布德,宿阳修刑”,以符合“阳节”和“阴节”。这是把阴阳消长的自然节律作为如何运用刑与德这两种治国的基本手段的天道观根据,使得刑德之施具有可操作性,体现了天人合一的原则。

  阴阳灾异是《黄帝四经》的一个特色理论。重视自然灾异并试图进行解释是中国古代思想的一个重要特点,但人们往往将自然灾异的原因简单说成是主宰之“天”对人类的警告。《黄帝四经》放弃了这种神秘的传统解释方式,运用阴阳四时理论解释灾异,认为灾异与其说是天灾,不如说是人祸,天地间的阴阳失调乃是社会政治刑德失序所致。

  阳尊阴卑是《黄帝四经》的另一个特色理论。《黄帝四经》概括出“贵阳贱阴”的命题,并根据“凡论必以阴阳大义”和“诸阳者法天,诸阴者法地”的原则,把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生活中所能观察到的一切现象和关系概括为阴和阳两类,属于阳的一类居于主导和支配地位,属于阴的一类居于从属和被支配地位。《黄帝四经》列举的“天地”、“主臣”、“上下”、“男女”、“父子”、“贵贱”等大量的对应关系都是阳尊阴卑的关系,决定这一切的是“阴阳大义”,即人道取法于天道,天道之阴阳决定了人道之尊卑。

  《黄帝四经》的上述思想(“阳尊阴卑”除外,该思想未见于《黄帝四经》之外的先秦典籍),为战国中后期的黄老道家所继承和发展,在《管子》《吕氏春秋》等典籍中可以看到明显的理论发展脉络。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