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原:《墨经》的本体诠释哲学

2018-01-23 15:09 来源:《南通师范学院学报.哲社版》 作者:孙中原

 Realistic Annotated Philosophy of the Classic of Mohists SUN Zhong-yuan (Philosophy Department,Peoples University of China,Beijing,100872,China)

 

  内容提要:《墨经》的本体诠释哲学,以物、知、言、行等范畴为中心。其对物、实、同、异、动、化、久、宇、故、法等范畴的规定,诠释了世界本体的同一、多样、运动、时空、因果与规律等一般性质。其对知、言等范畴的规定,诠释了知识与语言的派生性、多样性、超越性和历史性及其本体论根源。其对行、为等范畴的规定,诠释了自觉实践对世界本体的认识和改造作用。对世界本体的认识与改造相结合,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是《墨经》本体诠释哲学的特色与魅力所在。

  The annotated philosophy of Mohists centers on objects,knowledge,language and actions.The establishment of categories of objects,reality,sameness,differences,etc.,proves that the world itself ischaracterized by commonness,variety,movement,space-time,cause and effect,and rules.The establishment of categories of knowledge and languagegives proofs to the nature of derivation,variation,transcendence andsignificance in knowledge and language.And that of categories ofactions and behaviors magnifies the role of voluntary practice in thecognition and renovation of the world.The combination of cognition andrenovation of the world,i.e.,that of theory and practice,is the realfeature and glamour of the annotated philosophy of Mohist classic.

  关键词:《墨经》/本体/诠释/哲学/classic of Mohists/noumenon/annotation/philosophy

 

  在中国文化的轴心时代春秋战国时期,有一部至今尚未被充分研究的、具有独特价值的著作,即后期墨家撰写的《墨经》。狭义《墨经》指《墨子》中的《经》上、下和《经说》上、下4篇,广义《墨经》另含《大取》、《小取》2篇。《墨经》从春秋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生产经验和自然科学知识中,概括哲学范畴,构成哲学体系,在本体论、认识论、方法论和逻辑学者领域,都有精湛义理,至今仍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墨经》哲学对墨子哲学思想,既有继承、延续的一面(如重视感觉经验和手工业技巧等),又有改造、创新的一面(如重视理性思维和摒弃“天志”鬼神的迷信等)。《墨经》哲学与古希腊自然哲学的思维方式酷似,有重实证、理性和自然探求的特色,而与中国儒、道等哲学重社会伦理、轻自然探求的思维方式迥异。《墨经》哲学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但在秦汉以后,随着墨学的衰微而长期被埋没,至今对其研究仍较薄弱,对《墨经》哲学的精湛义理,亟待诠释创发。本文以《墨经》的物、知、言、行等范畴为中心,简析其本体诠释哲学。

  一、物与实:本体诠释

  物、实、同、异、动、化、久、宇、故、法等,是《墨经》本体诠释的基本范畴。从《墨经》文本对这些范畴的规定中,可见其本体诠释哲学的基本观点。

  (一)物与实的实质:世界本体的物质同一性

  物与实是《墨经》表示世界本体物质同一性的基本范畴。《经说上》说:“物,达也,有实必待之名也命之。”“物”是达名,即外延最大的概念,是概括世界本体的最一般共性,即存在性和实体性的范畴。“达”即通达、周遍、包罗万象。《玉篇》说:“达,通也。”《书·召诰》“达观”蔡沈集传谓“遍观”,注“通达观之,言周遍也”。“有”即存在,“实”即实体。凡世界存在的实体,都必然等待用物这一达名来命名、概括。物与实是同一序列和含义的范畴,可以互相诠释。

  《非攻下》载墨子说:“今天下之诸侯,将犹多皆攻伐并兼,则是有誉义之名,而不察其实也。此譬犹盲者之与人,同命白黑之名,而不能分其物也,则岂谓有别哉?”墨子所谓与“名”相对的“物”、“实”概念,意义相同,可以互相诠释。在这个问题上,《墨经》进一步提炼和发挥了墨子的思想。

  《墨经》从物、实与称谓、命名的关系上,也肯定了世界本体的物质同一性。《经说下》说:“有之实也,而后谓之。无之实也,则无谓也。”有某种实的本体预先存在,然后才能有对于它的称谓。没有某种实的本体预先存在,就不能有对于它的称谓。实作为世界本体,有在先的、决定的性质,称谓、陈述作为认知方式、诠释手段,具有在后的、被决定的性质。《大取》说:“名,实名。实不必名。”作为认知方式、诠释手段的名称,为存在着的实的本体所决定和派生。有实的本体存在,并不必然有名称,只有在对实的本体认识与形诸于语言之后,才会有名称。

  本体论ontology是关于世界本体存在及其本质、规律的学说。本体一词来自拉丁文on(存在、有、是)和ontos(存在物)。在古代中国、印度与希腊,都曾兴起了探求世界本原的本体论学说,但许多学者都把世界的本原归结为某些具体的物质,而《墨经》则把世界的本原、本体,归结为囊括万有、包罗万象的物与实,这是一种更为发达和成熟的本体观。

  《荀子·正名》说:“故万物虽众,有时而遍举之,故谓之物。物也者,大共名也。”荀子把“物”定义为概括世界万物本体的“大共名”,与《墨经》把“物”定义为概括世界本体实质的“达名”可谓异曲同工。《公孙龙子·名实论》说:“天地与其所产焉,物也。物以物其所物而不过焉,实也。”也肯定“物”是自然产生和存在的世界本体,并道出“实”乃是决定“物”本身的实质。这说明《墨经》的物、实范畴,在当时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与影响。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