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甲秀:黄老学与道家

2018-01-23 15:15 来源:《管子学刊》 作者:金甲秀

  内容提要:司马迁在说明当时人们的学统及先秦的学术倾向时所使用的黄老这一用语并非指具有法家或杂家色彩的思想体系,而是指以老庄等初期道家为中心吸收了一部分神仙术的以老庄为主的思想和实践性指南。汉初黄老学里所重视的清静和无为也非君主对臣下的统治术,而是以作为被统治者的人民实施的不干涉主义的代名词。

  关键词:黄老学/道法家/清静无为/神仙术/养生论

 

  一

  近年来,在中国古代哲学研究领域,黄老学作为一大炙热主题登上了舞台。然而现在论及古代诸子百家之时,黄老学成了必不可少的话题。自汉代以来沉默了近2000年的这一主题为何现在又成了人们议论的话题呢?理由很明显,便是与1973年冬悄悄发生的却意义重大的一件历史事件相关。在湖南省长沙马王堆发掘了被推定为汉初期的三座古墓,在其中一座中出土了记录在绸缎上的大量文献。这些文献中除了分别被命名为甲本、乙本的两种《老子》以外,其他无论其名称还是作者都不得而知,而那其中特别引人注目的就是《老子乙本》前一部分所收录的文章,即几篇古佚书。(注:本论文为方便起见,称以《黄帝四经》为名出版的这四篇文章为“古佚书”。)这几篇古书即为在《汉书·艺文志》里只流传下名称的《黄帝四经》,这一研究报告掀起了黄老学的研究热潮。唐兰是提出古佚书为《黄帝四经》这一主张的先锋。他通过研究报告《黄帝四经初探》(注:参见《文物》1974年第10期。)和座谈会(注:参见唐兰等《座谈长沙马王堆汉墓帛书》,《文物》,1974年第9期。)为这一主张提供了根据,同时也规定了“黄老学”的性质。他认为“黄老学”应区分为性质各不相同的“黄学”和“老学”,而与“老学”相比一直处于优越位置的“黄学”则是法家思想对道家的改造,是将刑名(法术)作为要旨的东西。(注:余明光(《黄老思想初探》)也持相同的见解。锺肇鹏吸收了唐兰的主张,将“黄老”与“老学”的差异总的概括为三点(《黄老帛书的哲学思想》)。主张与唐兰类似,但又略有不同的胡家聪,认为黄帝象征着法家,老象征着道家,黄老学的核心是法家、道家的融合(《〈管子〉中道家黄老之作新探》)。)唐兰在儒法斗争这一观点之上提出的这一主张得到了许多学者的支持,从而使黄老学的含义得到了界定,即对道家的概念采取法家式的诠释而形成新的法家;同时还特别被扩充到了统治臣民、巩固君权的理论上来。(注:所谓“黄老学”或“黄老道家”的代表性的主张是无为而治,认为它的本质特征乃是以君的无为和臣的有为为核心的君主对臣下的统治术的代表人物有余明光(《帛书伊尹九主与黄老之学》)、胡家聪(《〈管子〉中道家黄老之作新探》)、刘笑敢(《庄子后学中的黄老派》)等。若不限定在“黄老”,使用“道论”这一模糊概念阐述此主张的先驱者就得算张舜徽了(《周秦道论发微》)。用这种方式解释“无为”仅仅限定在法家或道法家使用这种情况不能否定它的合理性,但把它叫做“黄老学”或把它说成“黄老学”具有的固有特征的主张也很难令人赞同。)而且还有一部分人提出了杂家的书也属黄老学之作的主张,仿佛战国中期以后的著作没有不受“黄老学”影响的,也没有不属于黄老学的思想体系的。

  沉睡了2000年的黄老学在短短二十余年内被推上了古代思想的最高峰,提供决定性契机的是谜一样的那几本书。虽然成书年代、著者及性质等仍不能确定,但毕竟因此而使黄老学突然进入了景气期。然而我所要注意的却不是这几本书,而是与因这几本书而受到人们关注的黄老学和道家有关。因为对黄老学的议论虽然犹如流行似的不断扩展,却有疏忽确定黄老学性质、概念的倾向。

  汉代以后,“黄老”是指神仙家的养生术、道教等的用语,宋代的朱子则用此语指代以老子为中心的思想体系。“道家”一词虽然在历史上有所曲折,但魏晋以后主要代指老庄。“黄老学”及“道家”被用作指代新形态的法家思想的词语则是最近才有的事,在历史上缺乏应有的根据。我在本文中所要阐述的是在以汉初为中心的文献中“黄老”是以何种意思被应用的这一点。我希望通过这一点来究明汉初文章中黄老学和道家的关系,纠正我们现在习惯使用的汉初学派的有关“黄老道家”或“黄老学派”的错误的概念规定和歪曲的理解。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