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畴与筹划:思维对意义世界的重要作用

2018-01-24 10:45 来源:《人文杂志》 作者:赵毅衡

Category and Planning:The Important Roles of Thinking on Meaning World

  作者简介:赵毅衡,四川大学符号学-传媒学研究所。

  原发信息:《人文杂志》第20177期

  内容提要:意识构造符号意义世界,是人类活动的关键,意识创造了整个意义世界。人的意义世界可以分成两大部分:实践意义部分和思维意义部分。意识构筑意义有几种方式,它们与实践意义世界的距离很不相同。幻想部分,包括幻想、错觉、梦境,以及艺术与游戏,它们对于实践是不透明的。另一部分,即筹划部分,包括形而上的思考、范畴、模塑能力,以及对实践活动的筹划,它们可以直接转换成实践意义,因此它们对于经验实践是半透明的,有直接指导实践意义的作用。但无论哪个部分,整个思维意义中的符号,不指向对象,反而创造对象。

  关键词:思维/意义世界/幻想/艺术/范畴化/筹划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当今中国文化现状与发展的符号学研究”(13&ZD123)。

 

  一、意义世界与幻想

  在心物关系中,占主导地位的,对意义世界有构成作用的,是心,而不是物。意义是意识与对象的联系,事物只有在意识发出的获义意向性压力之下,才变成意义对象,因此,虽然意义需要对象来给予,但意识却是意义活动的起点。

  王阳明的一段论说广为人知:“心外无物,心外无事,心外无理,心外无义,心外无善”,他又说“圣人之道,吾性自足,问之求理于事物之误也”。在他看来,思维兼为认识主体与宇宙本体,是意义世界的基础,原因很清楚:“离却我的灵明,便没有天地鬼神万物了……今看死的人,他这些精灵游散了,他的天地鬼神万物尚在何处?”①他的说法很有见解,但他可能忽视了意识与世界关系的复杂性。我们的祖先生前面对的“天地鬼神万物”,与我们作为几百年后的子孙面对的物世界,应当说大致一致。这不是因为“天地鬼神万物”未变,而是因为通过文化而世代承继的同一社群意义方式。

  皮尔斯与王阳明相似,也是用死亡为出发点,讨论文化社群意识:“死亡使我们的风险数量及其推断数量变得有限了起来……逻辑性无情地要求我们的兴趣不应当有所限制;它们不可以在我们的命运面前停步,它们必须拥抱整个社群。”②只有社群分享的意义方式,才能克服个人死亡带来意义的终结。的确,我们不能否认我们的意义世界与前人有所不同,例如我们的意识面对的地球,有美洲澳洲,古人可能没有;我们面对的地球知识有经纬线,古人的没有。我们的世界与中国古人的世界,只能说大致相同,是因为我们的文化社群部分继承自古人;但是我们的世界与古人必然相异,因为我们的文化社群的意义方式已经有很大变化。

  因此,我们相信我们的肉身连同意识一道消失之后,后人的文化社群会依然继承我们的意义世界,并加以发展。这就是为什么作为意义理论基础的符号现象学,考察人的主体的意义能力如何成为意义活动的基础,但意义理论不可能是唯我论的;它是一种主体为核心的理论,却力图在主体与世界的关联之中,寻找对社群意识有效的客观性。这就是我们研究意义问题的基础:我们虽然不可能完全了解他人之心,但是人类的生存经验告诉我们:必须以人类共同的意义方式来讨论个人的意义方式,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用个人的意义方式来讨论人类的意义方式,是行得通的。一个有意义的世界,就是我们“用第一人称方式生活”(living first-personally)的世界。

  沃格林有一段击中要害的论述:“人类社会并不像自然现象,仅仅是有待观察者研究的一种外部事实或事件,它是被人们通过浓缩与差异程度不一的符号体系(symbolism),通过仪式、神话、理论,来具体说明的……社会通过符号进行自我说明,这是社会实在的一个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而且人们甚至可以说,是它的根本组成部分,因为通过这样的符号化,一个社会的成员就不再把它仅当作偶然事件或灵机应变的处置,而把它当作有关人性本质……人由于参与一个超越他的特殊实存的整体,才完全成为人。”③

  意识世界之所以能作用到一部分物世界之上,为整个意义世界奠基,重要的原因是它的“意义化”构造能力,即把无意义的自在世界,改造成意义的给予者。意识的符号意义构造能力,在卡西尔看来,是人类活动的基础:“这种自觉性和创造性是一切人类活动的核心所在,它是人的最高力量,同时也标志了我们人类世界与自然界的天然分界线。在语言、宗教、艺术、科学之中,人所能做的不过是建设他自己的宇宙,一个符号的宇宙”。④人之所以为人,人的本质力量之所在,就在于能运用各种符号,创造出一个意义世界。

  但是这种创造是多层次、多类别的。人的诸种实践意义,包括认知、理解、取效,都是透明地面对对象,是明确地有指称的;而思维意义世界是不透明或半透明的:其中的幻想和艺术部分,是不透明地面对对象,不直接指向指称;而范畴与筹划部分,是半透明的。整个思维意义世界,不指向对象反而创造对象。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