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志强:谢林美学在其哲学中的位置

2018-01-25 10:21 来源:《凯里学院学报》 作者:冀志强

The Status of Schelling's Aesthetics in His Philosophy

 

  作者简介:冀志强,贵州财经大学文法学院,贵州 贵阳 550025 冀志强(1972- ),男,河北宁晋人,哲学博士,贵州财经大学文法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美学与艺术理论。

  原发信息:《凯里学院学报》第20172期

  内容提要:谢林为先验哲学所设定的任务是解释知识当中所存在的有意识的东西与无意识的东西之间的会合的活动,而能够认识这种活动的工具就是理智直观。由于理智直观是一种内在直观,是向内回归的,所以它还必须通过一种创造才能达到对自己的认识,这样就需要另一种向外延展的直观,即美感直观。也正是在这种意义上,谢林认为哲学的工具总论就是艺术哲学。同时,先验哲学所追求的主观与客观的统一、自由与必然的统一、在艺术作品中完全得到完成。这样的同一体便是绝对。

  The task of Schelling's transcendental philosophy is to explain the concurrence of the conscious and the unconscious in knowledge.The tool to recognize this concurrence is intellectual intuition which is inward and needs an outward one,that is,aesthetic intuition,to recognize itself.In this sense,Schelling insisted that the organon of philosophy is philosophy of art.The unity of the subjective and the objective,of the freedom and the necessity,which the transcendental philosophy pursues,will be a reality in the works of art.This unity is the absolute.

  关键词:谢林/哲学/理智直观/美感直观/艺术作品/Schelling/philosophy/intellectual intuition/aesthetic intuition/works of art

 

  我们知道,德国古典哲学的开路先锋康德通过他的三大批判中实现了他在哲学上所进行的所谓“哥白尼式革命”。康德的哲学体系不仅达到了超越时代的高度,同时也为他的后继者们寻找了一条进行哲学探索的新的道路,即主体性的先验哲学路线。在这方面,谢林更加缜密地对自我进行了剖析,同时他也试图消弥康德留下的那个隐藏在现象界之下的物自体。在谢林哲学的逻辑展开中,我们会看到艺术的地位是极其重要的,以至于我们完全可以用艺术哲学的称谓来表达他的哲学体系。本文就试图分析谢林的美学在他的哲学体系中的特殊的地位。

  一、谢林哲学的基本宗旨

  我们要探究谢林美学在他的哲学体系中的地位,首先要对他的哲学体系有个大致的了解,尤其是他的哲学所要解决的基本问题。谢林认为,知识的基础是主观的东西和客观的东西的一致,也就是表象同其对象的一致。在他看来,所有主观的东西的总体就是理智,它是有意识的;所有客观的东西的总体就是自然,它是无意识的。在任何知识中,这两者都必然会有某种彼此会合的活动,而说明这种会合的活动,就是哲学的任务。

  谢林认为,在我们进行认识的时候,不存在客观的东西与主观的东西这二者当中何者居先的问题。在知识的活动中,理智和自然同时存在,并且它们是一个东西。我们在打算说明这种同一性时,必定是已经事先把这种同一性“扬弃”了,就是说使其中一个因素先于另一个因素,从其中一个因素出发,并从此达到另一个因素。但是从哪一个因素出发,并不是随意的。如果把客观的东西当成第一位的,这就是自然科学的课题;然而先验哲学的课题,必须要求把主观的东西当成第一位的。所以他认为,完整的哲学体系是由自然科学和先验哲学这两门基本科学完成的。这两门基本科学在原则上和方向上都彼此对立,然而又相互需求和相互补充。

  谢林的目的就是要建立先验哲学。他说:“如果对先验哲学来说,主观的东西是第一位的东西,而且是一切实在的唯一根据,是解释其他一切的唯一原理,那么先验哲学就必须从对客观实在的普遍怀疑开始。”[1]10谢林认为这种怀疑论应该是彻底的,它所怀疑的是根本的成见,其中最为根本的成见就是“那种认为事物似乎存在于我们之外的成见”。但是我们必须接受某种“绝对的成见”,这就是“我在”这个命题。“我外有物”是自然哲学的,“我在”是先验哲学的,所以他的先验哲学也是仅仅肯定了“自我”的存在。这种普遍怀疑也就构成了他的先验的考察方法。他说:“先验考察方式的本性只能是主观的东西把自己变成自己对象的一种持续不断的活动。”[1]12也就是自我以自我为对象并达到自我认识的方式。缘起于这个“自我”,谢林开始了其先验哲学的构建。他的先验哲学的主要部分是“理论哲学”和“实践哲学”。但是像康德那样,他也无法避免二者之间所存在的冲突。也就是说,理论哲学认为表象是以对象为准的,实践哲学认为对象是以表象为准的。但也正因如此,谢林认为,解决这个矛盾就是先验哲学的最高任务。先验哲学解决这个矛盾的基础就是观念世界和现实世界的“预定和谐”,它表现为在自由行动中是有意识地进行创造的活动,在创造世界中是无意识地进行创造的活动。谢林认为,知识体系只有返回自己的本原时才是完成的,而这个本原就是自我。那种既是有意识的同时又是无意识的活动就是在主观的东西意识本身中指明。这就是自己全部问题的最高解决。于是,先验哲学得以完成。

  有意识活动与无意识活动的会合,具体表现为无意识地创造着现实世界,而有意识地创造着美感世界。既然谢森哲学的基本任务就是说明这种会合的活动,那么我们就可以说美学在谢林哲学中起码占据着半壁江山。但事实上远不止于此。由于谢林先验哲学中真正能够认识这种活动的方法是直观,所以他说:“客观世界只是精神的原初的、尚无意识的诗篇;而哲学的工具总论(the universal organon)和整个拱门(arch)的拱顶之石(the keysone)乃是艺术哲学。”[2]12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