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元浦:审丑时代的终结与传统美学精神的重张

——从《中国诗词大会》的热播谈起

2018-01-25 10:24 来源: 作者:金元浦

The End of the Age of Ugliness and the Rebirch of Chinese Traditional Aesthetics: Based on the Popular Show Chinese Poetry Conference

  作者简介:金元浦,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特聘访问教授 金元浦,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特聘访问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研究方向为文化的转向、文化产业、大众文化理论等,主要著作《文学解释学——文学的审美阐释与意义生成》《接受反应文论》等。

  原发信息:《学术前沿》第20175下期

  内容提要:当前我国文艺正在经历一场剧烈的转向,一场新新范式的变革。它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文艺的一场“否定之否定”。它表现为小品时代的终结与审丑叙事的消退,时代正剧回归,崇高再次成为新新时代的审美主旋律,史诗、社会观照与历史真实毅然复现,宏伟叙事再次成为新新形态;壮美、高尚的美学范畴将再度兴盛。优秀传统文化的复兴,则是五四以来中华百年文化的否定之否定。它是中国共产党审时度势,推出的新的顶层设计,是其文化发展战略的重新布局,是一次与时俱进的重大创新。而传统诗词之所以受到当下国民的热捧还在于它深厚而又独特的艺术特性和内在精蕴。

  At present,China's literature and art is experiencing a dramatic shift and a new paradigm change.It is a "negation of negation" against the Chinese literature and art since the reform and opening up.It manifests itself as the end of the golden age of skits and the retreat of the ugly narrative,the drama of the times now returns,loftiness once again becomes the new aesthetic theme of the new period,epics,social observation and historical reality reappear,and grand narrative becomes the new form again; the majestic and noble aesthetic category will flourish again.The revival of outstanding traditional culture is the "negation of negation" of the Chinese culture since the May 4th Movement.It is the new top-level design created by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by seizing up the current situation; the re-adjustment of its cultural development strategy; and a major innovation that keeps pace with the times.The reason for the popular craze for the traditional poems lies in their deep and unique artistic characteristics and intrinsic essence.

  关键词:审丑时代/传统审美文化/新新范式/正剧/传统艺术特性/ugly era/traditional aesthetic culture/new paradigm/drama/traditional artistic characteristics

 

  这些年突然就风行起“诗与远方”,叫人有点惊喜莫名。《中国诗词大会》《成语大会》《见字如面》《朗读者》等文化节目,如“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随后波澜大兴,一时间,世人争看诗词大会,网络遍传唐诗宋词,当然还有“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毛诗毛词。

  20多年前我曾激切放言:

  在一个物欲与技术独霸的世界,在一个人欲横流、感官膨胀的世界,在一个疯狂攫取自然、挥霍天地之精脉的世界,在一个混沌与黑暗的肉身与数字的世界,你看——

  无诗!

  东方,一个恒久的源远流长的诗性的民族久已失落了诗,湮灭了思,遗弃了生存之意味。而诗人昌耀用诗洞亮着、澄明着我们今日之“活”。

  诗人是启明者……

  如今,诗的回归预言一个新的审美时代的来临,新的美学风尚的兴起。

  小品时代的终结与审丑叙事的消退

  回顾改革开放以来审美文化的变迁,我们清楚地看到这样一个历史事实:即近40年来的文化艺术曾被我国近代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审丑文化占据过相当重要的地位。

  小品文化的兴盛是很长一段时间我国大众艺术的主形态。以几十年来的春晚、元宵灯会等晚会上演出的节目看,小品类节目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和分量。一些明星曾长期居于舞台中心,在搞笑的宗旨之下往往放弃或忽略了美学与艺术的意蕴、品位、格调,甚至像《卖拐》等影响广远的节目也出现了一些不良的价值导向。

  这一现实的形成,有其深刻的历史和现实的、政治的和社会的、艺术的和环境的原因。

  自1840年以来,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残酷现实,让中国先进的知识分子去寻找救国救民的道路。“救民水火”“挽救危亡”的民族民主革命斗争,一直是百年来的时代主流。忧患的文化情结,牺牲的英雄梦幻,“大同”的理想远景,启蒙和拯救的历史责任,构筑了百年革命传统中最为辉煌的“卡里斯玛”。伟人天降、英雄辈出,反映到审美文化和审美风尚上,则表现为艺术的“崇高”形态(或范畴)的高度张扬,悲剧与壮美的历史性独白,群体革命的大型“宏伟叙事”和以“华彩”编缀的英雄史诗。新中国成立以后便产生了大量的时代颂歌、“革命赞歌”和伟大史传。人们习惯于唱“时代最强音”,“画最新最美的图画”,乃至“解救世界上三分之二受苦受难的劳苦大众”。那是一种极其亢奋的、狂飚突进式的崇高审美心态,是延续了军事共产主义时代的一种真诚、热烈、夸张而又“万众同声”的时代审美风尚。痛苦、艰难、危困、严峻、动荡、恐怖,以及挫折、斗争、反抗、牺牲、征服、战胜成为20世纪中国审美文化的主题。此中既有包含某种乌托邦性质的革命理想主义,又有封建式的迷狂的个人崇拜。直到新时期改革开放前半期,伤痕文艺、改革文艺、反思文艺仍然遵从这一模式,高呼人道主义,呼唤主体性,恢复人的尊严。开启了当代中国文化转型的“狂欢化”历史进程。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人民的社会生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伟人走下了神坛,英雄退隐到幕后,理想主义的乌托邦淡化湮灭,启蒙主义的热情消然褪去,而利他主义的崇高感在拜金的商品洪流中显出一种荒诞。价值观念和道德准则发生大规模的改变,几代人完成了由崇尚精神完善到崇尚物质实惠的转化。人们物质消费的欲望日益高涨,享乐型的生活期待日益膨胀。人们往往不再关注政治历史的伟大推动者和伟大主题,而往往更关心生活和自己身边的“小型叙事”。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