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革命精神钝化

——对第二国际马克思主义实证化的批判

2018-01-25 10: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平

  马克思的经典资本主义批判理论,在本质上是关于社会革命与人类解放的辩证的、历史的、整体的学说。对马克思之后的马克思主义者而言,该理论不仅从逻辑上完成了对无产阶级革命实践合法性的理论论证,而且提供了一种独特的批判资本主义的方法论和历史观。然而,第二国际理论家在对经典批判理论作出时代化阐释过程中,囿于实证主义思潮影响以及自身世界观的局限性,未能从总体维度理解马克思的经典社会革命观所蕴含的方法论与历史观。由此导致的结果是,在实证化的经验研究模式下,社会革命合法性连同经典批判理论本有的解放与自由精神被遮蔽了。

  革命观建构的方法论原则:实证主义哲学基础

  马克思恩格斯逝世后,作为马克思主义精神遗产的所谓“忠实阐释”者,以考茨基为代表的第二国际理论家对经典批判理论所作的时代化阐释受到诸多因素的限制,他们把革命观建构的方法论原则,由经典批判理论中实践的、批判的历史唯物论转向了非批判的、非辩证的实证主义。

  概括起来讲,对理论家们的“忠实阐释”产生影响的三个方面因素为:其一,实证主义思潮影响。19世纪中后期,实证主义逐渐成为西方哲学的主流。实证经验研究作为一种普遍的研究范式,影响了第二国际马克思主义尤其是社会主义革命理论和实践。其二,黑格尔哲学研究的缺失。这一时期,欧洲大陆出现漠视黑格尔哲学的现象。尤其在第二国际内部,诸多理论家对马克思主义的认知都不是从黑格尔出发走向历史唯物主义的。考茨基晚年回顾自己的思想历程时就说过,马克思和恩格斯“是从黑格尔出发的,我是从达尔文出发的。我所研究的首先是达尔文,后来才是马克思”。对黑格尔哲学研究这一环节的缺失,导致诸多理论家无法从辩证法的源头上把握其实质,也就很难把握经典批判理论的实践批判精神。其三,理论家自身世界观的局限性。诸多理论家在不同程度上受到斯宾塞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影响,从考茨基、拉法格到普列汉诺夫,都采用过同达尔文主义类似的概念范畴,诸如用“人工器官”、“人为环境”来诠释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明显已经偏离了唯物史观的实质。

  正是因为以上因素的限制和影响,以考茨基为代表的第二国际理论家对马克思主义所作的“忠实阐释”呈现出科学主义、实证主义倾向:考茨基并不把马克思主义理解为任何哲学,而是将马克思主义看成与达尔文进化论具有同质性的“经验科学”,并且认为唯物史观是一种对“事实”的总和进行经验研究从而得出历史规律的方法。普列汉诺夫则从自然本体论出发,认为历史唯物主义不过是自然唯物主义在历史领域的延伸。拉法格则把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阐释为经济唯物主义。在这些因素的限制和影响下,第二国际的这些理论家们对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所作的实证化理解,严重遮蔽了马克思主义作为哲学本有的革命性和批判性,非批判的、非辩证的实证主义成为他们革命观建构的方法论原则。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