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协同学看中国近代社会系统的演化

2018-01-26 15:45 来源:《系统辩证学学报》 作者:周玉萍/武杰/李润珍

  内容提要:运用协同学原理分析了中国近代社会系统的演化过程。不稳定性的出现导致了清政府统治系统的逐渐瓦解,慢变量支配原理决定了整个系统的演化进程,序参量的竞争与合作形成了中国社会系统的宏观有序结构。

  The authors analysed the evolution course of modern times Chinese social system.The presence of instability leads to gradually disruption of the government of Qing-Dynasty.The slow variety's control principles decide the whole evolution course of social system.The order parameter's competition and cooperation give rise to Chinese system macroscopic order instructure.

  关键词:社会演化/不稳定性/慢变量/序参量 social evolution/instability/the slow variety/the order parameter

 

  协同学是研究多组分系统整体协同变化的自组织理论。哈肯把协同学的基本原理概括为三个:不稳定性原理、支配原理和序参量原理。他指出,研究稳定性的丧失,导出支配原理,建立和求解序参量方程,这三个步骤构成了协同学处理问题的程序主线。中国近代社会系统的演化就是一个整体共变的过程。1840年鸦片战争后,中国的外部环境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在这一外部参量的影响下,清王朝政权的内部不稳定性逐渐增加,到辛亥革命时彻底垮台了。中华民国取代了清王朝,作为一个新的社会系统结构,由于慢变量支配系统变化的缘故,新的政权系统始终无法实现要素的重组,因而不稳定性依然存在,中国近代社会系统仍然需要继续探索宏观有序结构。直到1921年,才形成了可以体现新的整体特征的序参量——中国共产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涨落过程中被选择放大为新的宏观有序结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此,中国社会系统走上了从低级到高级、从无序到有序的演化历程。

  1 不稳定性原理与中国近代社会系统的演化

  协同学认为,不稳定性在系统有序演化过程中具有积极的建设性作用。因为一种新模式的形成就意味着旧模式不能再维持,也就是说系统存在稳定性重建的问题。无论物理、化学系统,还是生物、社会系统,不稳定性的出现总是连接着旧结构的瓦解和新结构的产生,这样,不稳定性就充当了新旧结构演替的媒介。所以,系统的演化过程也就是不稳定性的产生,以及旧结构的瓦解和新结构的产生过程,当然这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一定的系统结构随着外部参量的连续变化,而产生一系列的不稳定性,进而导致一系列性质不同的新旧模式的演替,即造成了一个不稳定性谱系,推动着系统由简单向复杂、由低级向高级不断演化。[1]

  1.1 清政府系统不稳定性的产生

  清政府是中国封建社会的最后一个王朝。中国封建社会本身是一个超稳定的系统结构,由于它建立在系统封闭、绝对平衡和系统要素的线性相干效应下,社会的物质资料生产、文化信息生产系统互相配合形成了静态稳定的系统结构。如果没有系统外部环境的变化,清政府即使垮台,也只是改朝换代重新建立一个相类似的结构而已。然而1840年鸦片战争发生,中国社会系统被迫走向世界,封建社会的静态稳定性被打破了。这时清政府的统治面临着两大危机:一方面是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的威胁,另一方面是中国封建社会内部国家经济实力减弱和政权控制力减弱的威胁。在此内忧外患之际,新的思想要素产生了。19世纪60年代,清政府内部分化出洋务派,它代表着中国社会系统与西方发生物质、能量和信息交换后的力量。洋务派兴办现代工业使中国开始有了现代化的工业体系,而现代化的工业体系又催生了新兴的民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产生后提出了自己的政治要求:建立一个如英、日一样的君主立宪制国家。这样,西方模式的社会发展方向的产生就成为中国封建社会超稳定的系统结构被破坏的第一步。

  1.2 不稳定性的增强导致了清政府系统的瓦解

  不稳定性的产生意味着原有的系统结构必须进行调整,然而调整的前提条件是必须使原有的系统结构包含不稳定性所指出的社会发展方向。比如,1868年日本的明治维新,使日本走上了发展资本主义的道路。中国也尝试过系统结构的调整,1898年戊戌变法发生,维新派试图在不触动清政府统治的前提下,使清政府让出一部分权力,设立议院,发展工商业,成为一个开放的多元系统,从而走上君主立宪制的资产阶级共和国道路。但是,由于遭到了封建顽固势力的全力反扑而彻底失败。这说明中国的情况与日本不同,中国是一个封建大国,没有强大的资产阶级社会基础的支持,社会要素无法协同共变,不稳定性很难通过自稳定性消除。这样清政府丧失了系统结构调整的机会,也就丧失了继续存在的合理性,其内部熵值迅速放大,系统的不稳定性反而增强了,向着崩溃的方向加速发展。不久,新的序参量——资产阶级革命派产生了,它体现了民主制的资产阶级共和国的发展方向,使中国社会子系统形成了新的协同关系,社会涨落急剧放大。1911年辛亥革命发生,清政府的统治彻底崩溃,中国社会进入一个新的有序结构。

  1.3 一个缺乏系统稳定性的社会结构

  中华民国取代清政府成为中国社会系统的权力结构后,始终未能建立一个稳定有序的社会结构,先是袁世凯破坏民主共和,后是军阀混战、四分五裂。在外部参量——帝国主义的干涉和破坏下,资产阶级共和国无法有效地行使统治权。按照系统科学的不稳定性原理,系统仍然存在着继续探索新的有序结构的要求。即社会系统随着控制参量的变化,从一次不稳定性到有序结构,再从二次不稳定性到新的更加有序的结构,系统将经历一系列的不稳定性,导致一系列的新旧模式的演替。当时,中华民国虽然是一个新的系统模式,但由于社会慢变量没有发生根本变化,中国没有形成庞大的资产阶级社会基础,因而它无法实现社会有序统治,社会演化进入新的分叉点。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