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伟:科技发展与人类进化

2018-01-26 15:53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孔伟

  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是马克思主义的根本目的和最终归宿,也是人类世世代代为之奋斗的美好理想和目标。毫无疑问,当代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对人的“自由而全面地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勋,但同时,不可视而不见的是,它也给人类带来了种种不可避免的负面影响。

  众所周知,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使人类的生物属性和社会属性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这种积极影响主要表现在两方面,即“两进化”和“一延长”上。前者主要是指人的体外进化和体内进化;后者主要是指人的寿命的延长。

  人的体外进化首先表现为人的手脚在体外的延长。斧、锄、起重机、机械手等人类所创造的生产工具,无不是人类肢体的进化。这些工具使肢体的能力得到补充和加强,从而使其生理功能在体外得以延伸和发展,并且这种延伸和发展随着科技的高速发展越来越趋向无限。这是根本不同于改变肉体组织和结构而实现的肢体本身的进行,但它的的确确是一种新型的肢体进化方式。其次,人的感觉器官在体外的进化。例如借助于望远镜、显微镜、雷达和航天飞机等设备,人的视力不仅能超越银河系,而且又能深入到微观世界。尤其是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使人类足不出户便“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再次,人脑在体外的进化。这是人的体外进化的一个重大发展。电子计算机之所以被称为电脑,就是因为它放大和部分代替了人脑的功能。这种人造的外脑已越来越成为人脑在功能上不可或缺的辅助手段。

  人的体内进化主要是指人的精神方面的进化,包括思维方式的演变和文化知识水平的提高两方面。这些变化都是与科学技术的发展密不可分的。不同的科学技术发展水平,影响和形成了不同的思维方式。在农业社会,与个体劳动和手工业劳动水平相适应,产生了以经验为中心的思维方式;在工业社会,与机械发达水平相适应,分析型思维方式成为主导;在信息社会,系统型的思维方式日益得到重视。从科学技术的发展到思维方式的转变,其中间的桥梁是科技文化知识水平的提高。

  而生物技术和医疗技术的快速发展使得对疾病的预防、诊断和治疗方面都得到了革命性的变化。尤其是人类基因图谱的破译,将对人类预防和治疗一些先天性疾病有着实质性的进展;克隆技术和干细胞技术的突破也将会使器官的培植和生命的复制成为易掌之举。人类将有可能不再因器官的老化和衰竭而走向衰老和死亡。并且技术越发达,人类的寿命将越延长。

  然而,科学技术是一把双刃剑,它在给人类带来巨大福祉的同时,也给人类带来了种种意想不到的负面影响。主要表现为人的物化和异化以及与之紧密相随的价值和伦理方面的危机。

  随着高科技的发展,用机器运转全面取代人的躯体活动,用电脑取代人脑,用人工智能取代人脑智能,用各种人造物全面取代人的身体,已越来越从理想走入现实。人类不断利用“技术物”来超越自身,使人类从劳动的“苦役”中解放出来。然而,这种“技术化生存”在减轻人的负重之时,也导致了人的物化以及人对技术和技术物的依赖性。甚至有人认为,在科技加速发展、人的物化加速强化的不久的将来,人将被改造成物,变成生产和消费过程的附属品。人与物的界限将不再存在,人将失去他自身的本质,在物化中被消解掉。如果说“人是机器”是科技进步对神的挑战,那么“机器是人”将是科技异化对人的挑战。

  不仅如此,由于数字化技术是社会上少数智力精英的创造性成果,同时由于高科技产品越来越复杂化和精密化,因此,对大多数人来说,只能是努力地去学会使用这些产品和适应这些规则。当科技和科技产品成为我们唯一的选择时,它们也就成为我们唯一的生存方式。技术成为控制一切的力量。人的物化而导致的人对技术的强烈依赖性从而无情地而又必然地上升为技术对人的控制。而人类受控的直接结果将是人类自由度的剧减。黑格尔曾说,世界的历史不外乎是对自由感知的进步。从这个角度讲,科技的发展使人类进步了?还是退步了?答案很显然,它既不符合黑格尔的观点,也不符合马克思关于人的全面发展思想。

  的确,科学技术给人类带来了无限风光和便捷,但同时,我们不可视而不见的是,它也将人类推向了价值和伦理悬崖的边缘。“人机共享”和“人机一体”将我们牢牢地束缚在数字化技术为人类所展示和设定的数字平台上和虚拟世界里。除了手脑和眼睛在动外,我们身体的其它部位却处于停滞状态。这种停滞状态的久留将导致人类身体的衰退。人可以在繁重的体力劳动中变得强壮起来,而在清洁轻松的电脑面前,却容易走向生命本能的凋谢。不仅如此,长久地沉迷于虚拟世界也容易导致人类生存的空虚和缺憾,如生存的单一化和平面化,交往关系的疏远和异化,存在主义式的生存焦虑和紧张,缺乏责任感和幸福感等消极后果。

  尤其是随着现代生物技术,包括克隆技术、人类基因组计划以及对干细胞研究的重大突破,人类完全可以创造生命。这些非自然生殖技术应被誉为绝技,但它也把人类进化推向骚乱的边缘。反对者认为,人工授精会导致人的胚胎、精子、卵子甚至婴儿和母亲的商品化,还有损于人类的尊严、贬低人的价值;无性生殖可按需要复制相同的人,这将会祸及每个人享有的独一无二的个性价值,使生命变为千篇一律,并可能引起一场严重的伦理关系大混乱;还有,这些非自然生殖技术将人类生育与爱情和性分裂开来,会引起家庭结构、子女和父母关系的改变;另外,还有基因隐私与歧视、基因殖民与犯罪等问题。

  可见,现代科学技术的危机,实质上是价值危机、伦理危机,是人类命运的危机。因此,科学技术的研究与应用,必须受到一定的、合理的制约。

  那么,怎样才能使科学技术朝着有益于人类的方向发展,充分发挥其积极作用,尽量避免其消极影响?唯一的解决办法是重新建构科技发展与人类进化的生态平衡。

  第一、做好科技评估工作。任何新技术都包含着风险。而以往片面追求经济增长为目的的发展理论和战略则是造成科技片面发展和人类物化的根源。因此,为了人类尽量少吞食自己酿下的苦果,必须始终本着“以人为本,以技术手段为辅助”的原则对科技的发展及其成果的效益与风险作对比权衡;尽量准确地评估它对人类社会的整体效益,例如:对人类进化的影响,对社会的冲击,对环境的破坏等等。只有这样,人类才能尽量避免招致意想不到的后果。

  第二、建立道德约束体系。科学技术掌握在具有不同价值观念的人手中,其社会效应是截然不同的。虽然从理论上说,科学作为一种知识体系,技术作为操作自然的工具和手段,它们本身没有错误,但科技毕竟是人的科技,科学家和技术使用者是有价值倾向的。科学作为一个社会体系,其他人类团体所具有的歪曲、钻营、权术和其他非理性的因素也同样可以在科学团体中发挥作用。因此,必须建立相应的道德约束体系,防止科技被滥用。

  第三、大力发展人文科学。科技异化和人类物本倾向的出现,应该归罪于人类在运用科技时所出现的错误、不负责任、自私、贪婪和愚昧无知等其它人为的原因。而这些现象的出现,恰恰是自近代以来人类忽略人文科学发展的必然结果。

  虽然科技能并已经给人类带来种种奇迹,但科技不是万能的。每门学科都有各自独特的研究对象和主要任务,科技主要是解决人与自然的矛盾。至于人的价值取向与道德建设等问题,则是人文社会科学的任务。人文社会科学所独具的价值批判理性不仅给人以评判是非的理性思维,而且是人类道德体系得以建立、维持和发展的“中流砥柱”。它不仅给人以责任感和使命感,而且给人以生存的意义和幸福。

  总之,科学技术发展对人类进化产生的后果是双重的。它让人类在全面控制自然的同时自身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奴役和束缚。为了“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必须将技术的物质奇迹与人性的精神需求融合起来,重新建构起科技发展与人类进化的生态平衡,充分发扬人文科学,尤其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价值批判功能,引导和制约着科学技术发展的方向,使其从“离人的发展”转向“为人的发展”。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