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泉森:试论科学主义不可能之所在

2018-01-26 15:56 来源:《新疆社科论坛》 作者:石泉森

  自20世纪初叶以来,作为一种舶来品,科学主义随着近代自然科学的东渐,也进入中国。

  20世纪下半叶以来,中国在高扬科学大旗向自然大举征伐的历史进程中,一方面取得了现代化的辉煌成就,另一方面,其负面影响也随之而来,科学主义的幽灵日渐向社会及学术各领域渗透,且具张扬之势,甚嚣尘上。

  科学主义以崇拜自然科学、夸大科学的认识功能、文化功能、社会功能为特征,通常涉及以下几个方面:(1)科学范围无边界,现实世界不存在科学不能研究的事物和现象;(2)科学知识最精确、完备、可靠,是一切知识的典范,拥有对这个世界的独家解释权;(3)科学方法万能,即原则上可以解决人类面临的一切问题。其中,科学方法万能居于主导和支配地位。

  本文仅就科学方法无边际向非科学领域扩张、侵袭所造成的人生意义和伦理价值的失却,做一些初步的分析和清理。

  在西欧的历史上,文艺复兴运动的勃兴和哥白尼“太阳中心说”的诞生,标志着近代自然科学的进展由此拉开了序幕。之后,经开普勒、伽利略16、17世纪对“天上的力学”和“地上的力学”的大力推进,时至1687年,牛顿的《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发表,西方人为此欢呼“一个伟大的综合”完成。

  自此以后,西方人以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和牛顿的《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作为自然科学的理论典范——自洽的逻辑体系,向自然界展开了全方位的探寻。西方人自古以来便持有对自然的好奇心,再加上他们近乎疯癫的狂热追求,使被我们今天称之为科学的天文学、物理学、数学、化学、地学、生物学等基础科学及其重要分支在19世纪便拔地而起。这个世纪,科学史上称之为“科学世纪”。

  到了2O世纪初,当有人宣告“科学即将结束”的话语刚落,相对论、量子力学便犹如狂飙突起。时至今日,随着对“混沌科学”研究的推进,据说“费根鲍姆常数”(界定有序向无序过渡的常数)的确立也指日可待,美国人不无自豪地宣称:本世纪自相对论、量子力学后的第三次科学革命,将由美国人来完成。

  近代自然科学兴起以来,至今方兴未艾,由此改变了世界的历史进程和面貌,以至于四百年前弗兰西斯·培根的名言“知识就是力量”(培根视科学为改变世界的唯一力量)至今魅力不减。

  遥想那中世纪的漫漫长夜,科学曾象一个泡在酒精瓶中的丑陋胎儿,任凭宗教神学的嘲讽或刻毒咒詈,休想发育成形,甚至于连做“神学的婢女”的企盼都无可能。

  随着产业革命在历史的转瞬间的实现,科学技术在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物质财富和精神遗产的同时,几乎自我膨胀为一个世俗社会中的“科学巨人”,它似乎又重掌英国女王手中早已失落的“权杖”,而且日益造就了一种世界性的“霸权话语”。科学大举向世俗社会的各个领域扩张、侵袭,于是就有了科学的哲学、科学的史学、科学的文艺理论、科学的管理、科学的体育,乃至科学的政治思想工作或科学的文化娱乐活动,等等,不一而足的“说法”。科学无所不能,无所不成为科学。真可谓科学辉煌至极。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