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风:电脑网络引起了何种意义上的革命?

2018-01-26 16:08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作者:卢风

 

  内容提要:用文化分析的方法来看,电脑和网络技术的问世是一场技术革命,它部分改变了现代文化的器物层面、制度层面以及风俗习惯层面,但并未彻底改变这些层面,它根本未触动现代文化的信仰和理念层面,实际上它就是现代思想的产物。也就是说,电脑网络的问世是一次技术革命,但远不是一次文明(或文化)的革命。

  This treatise tries to explain wthat kind of revolution the invention and popular application of the internet has caused,by using the method of cultural analysis.The conclusion is that the invention of the internet is a revolution of technology,but not a revolution of civilization or culture,because it doesn't at all change the level of faith or idea in modern culture though it is,to some extend,changing the levels of appliance,institution and custom.

  关键词:网络技术/文化/革命/internet/culture/revolution

 

  现代科技正加速进步。现代电脑技术的发展更是日新月异,因特网的问世引起了现代生活的深刻变化,从而已成为专家学者们的热门话题。“革命”一词是人们在形容剧烈变化时常用的词,“信息革命”、“数字化革命”正是科技发展的弄潮儿们常用的时髦字眼。因特网的问世诚然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那么,它引起了何种意义的革命?用文化分析的方法,或可较好地回答这一问题。

  一

  文化是人创造的,人又生活在文化之中,文化模铸着人和人的生活方式。西方著名人类学家马林诺斯基认为文化“是一个有机整体(integral whole)”,它“包括工具和消费品、各种社会群体的制度宪纲、人们的观念和技艺、信仰和习俗”,[1](P52]它也“是一个部分由物质、部分由人群、部分由精神构成的庞大装置(apparatus)”。[1](P53)这种意义的“文化”与“文明”大致同义,故本文就将“文化”与“文明”看作可相互替换的同义词。如果我们采用马林诺斯基关于文化的定义,那就可以把文化分析为如下五个层面:(1)器物,这便指马氏所说的工具和消费品,囊括人类制造、使用和消费的一切有形物品。(2)技术,主要指人们使用工具制造物品或进行种种操作的方式、方法,也包括艺术中的种种操作方法。(3)制度,指人类社会和各种群体的组织形式和结构,马氏称“人类组织单位为制度(institution)”。[1](P54)(4)风俗习惯,指特定社会或群体的共同生活习性、礼节仪式、娱乐方式。(5)信仰与理念,指特定社会人们所信仰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也包括人们的科学观念,也就是马克思主义所说的意识形态。任何理论概括都是一种抽象,抽象理论总难免会将某些具体细节遗漏掉。人类生活是无限复杂的,以上五个层面未必能将人类生活的所有细节皆包容进去,但已囊括了人类生活的主要内容。通过逐一分析因特网问世对人类文化诸层面的影响,我们便可知道它到底引起了何种意义上的革命,或知道它到底引起了人类生活多大程度的变化。

  科技之日新月异的发展,很容易让人夸大它对社会变革的作用。西方已有人预言“后工业社会”和“后现代社会”的来临,仿佛现代文化(或现代文明)即将被超越,随之而来的将是一种全新的文化(或文明)。而“冷战”结束之后的事实是:几乎所有的不发达国家都在努力实现现代化,而现代化以工业化为其显著标志。实际上,当今的人类文明根本没有突破现代文明的樊篱,它任何形式的创新和发展,都只是现代文明自身的延伸和“完善”。正如当代英国著名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所说的,“我们实际上并没有迈进一个所谓的后现代性时期,而是正在进入这样一个阶段,在其中现代性的后果比以前任何一个时期都更加剧烈化更加普遍化了”[2](P3)。

  二

  全球范围内的现代文明是以现代西方文化为底色的文明。而现代西方文化是克服中世纪文化之后而生长出来的文化。在现代西方文化的生长过程中,生产力和经济的发展当然起过极其重要的作用,但一次又一次的思想解放运动也同样起过极其重要的作用。14世纪的文艺复兴是第一次思想解放运动。这次思想解放的核心目标是论证(或表明)追求“凡人的幸福”是合理的,佩特拉克说:“我是凡人,我只能追求凡人的幸福”,我们可以把佩特拉克的这句名言,当作文艺复兴的宣言。文艺复兴复活了伊壁鸠鲁的享乐主义[3](P487),因为伊壁鸠鲁的享乐主义可为追求凡人的幸福提供伦理学依据。16世纪的宗教改革是第二次思想解放运动。中世纪延续下来的教会制度过分束缚了个人自由,过分压制了个人的创造。个人被绑缚在以教会为首脑的社会整体结构上。神职人员总是强调,必须有教会的代祷,个人才能得到拯救。马丁·路德看穿了教会的欺骗而大声疾呼:个人能够以信仰而直面上帝,无需教会的代祷。这一宣言中包含了现代个人主义的内涵,代表着个人摆脱社会整体束缚的要求。摆脱了社会整体结构的束缚,成为自由的个人,才能创造一种全新的文明。启蒙运动是第三次思想解放运动。启蒙思想家们号召人们摆脱自己加诸自己的不成熟状态,即迷信、盲从,号召人们拿出勇气去“公开地运用自己的理性”。[4](P22)启蒙精神就是个人主义与理性主义的结合,它一方面激励人们成为独立自主的人,从而不必膜拜神祉,不必盲从权威;另一方面凸显人的“自然之光”——理性——的极端重要性:人人皆有理性,只要你有勇气运用你的理性,你就能成为独立自主的个人。经过这三次大的思想解放运动,又经过发生于不同国家的不同形式的政治革命,人们的聪明才智释放了出来,科技迅速进步,工业迅速发展,就这样西方文明于18、19世纪成为最强大的文明。如果没有一次又一次思想解放运动克服了中世纪文化中信仰和理念层面的来世主义和禁欲主义,就不可能有现代西方的工业文明。在殖民主义时代(即18、19世纪和20世纪上半叶),西方文明利用其科技、经济和军事上的优势在全世界扩张。在意识形态方面,西方人则把西方现代世界观、价值观及其相应的社会制度当作具有普遍有效性的东西向全世界传播并推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形成了社会主义阵营对抗帝国主义阵营的“冷战”局面。在此期间,资本主义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某些批评。马克思对他所处的“那个时代的低劣的劳动条件令人信服而生动的控诉和谴责,最后却帮助了那个被诅咒和谴责的资本主义变得更加人道了,从而使资本主义历久不衰”。[5](P3)苏联模式的计划经济社会主义却因为经济发展的低效率而在现代化的竞争中惨遭失败。现代军事不仅要有高科技的支持,而且必须有强大经济力量的支持。以苏联为代表的社会主义阵营由于无法保证经济发展的高速度,至20世纪80年代终于越来越难以支撑其庞大的“军事机器”。80年代末,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社会主义阵营不复存在。至此,资本主义已占领全球的绝大部分地盘。马克思主义是产生于西方思想传统内部的试图克服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但马克思主义所论证的社会主义却主要在东方被付诸实践。“冷战”结束之后,西方资本主义文明已成为居于绝对主导地位的文明。所以,今天我们所说的现代文明,便指其思想肇始于文艺复兴的现代资本主义文明。经过近五百年的生长发育,它已于20世纪80年代末“冷战”结束之后而到达其鼎盛时期。

  从辩证法的观点看,任何事物都会经历一个从生长到成熟再趋于消亡的过程。现代文明既已达到其鼎盛期,那便意味着它将开始走向衰落,但它的鼎盛期会持续多久,它会以何种速度衰落,却是很难料定的事情。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冷战”的结束决不意味着“历史的终结”,不意味着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不意味着一切取代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尝试都注定要失败。[6]

  总之,从文艺复兴时期开始萌芽而于18、19世纪快速生长,至20世纪末臻于成熟的现代文明,就是资本主义工业文明。人类仍未做好走出这一文明而进入一种崭新文明的思想准备,实际上,绝大多数人仍完全沉浸在现代文明所带来的巨大欢欣之中。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