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隽:科学理论的可错性、相对性和逼真性

2018-01-26 16:29 来源:《学海》 作者:思隽

  内容提要:科学史是一部科学理论不断被充实、修正和更替,科学理论中的错误内容和错误外推不断被发现和纠正的历史。把科学理论等同于真理,就会把科学理论绝对化和教条化,束缚科学理论的发展。但承认科学理论可错性的同时,还须予以正确理解和对待,要看到科学领域中的错误理论在特定历史阶段上曾起过的积极作用。绝对主义的真理观遭到了来自三个方面的挑战,但相对主义真理观也存在着至少四个方面的错误。只要承认科学认识中存在着真理,科学认识是对真理的不断接近,就在逻辑上肯定了科学理论的逼真性,而在对逼真性的辩证理解中已经包含着逼真度的概念。判断科学理论的逼真度,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着手。用以确证理论内容逼真度的实践标准是多种多样的,然而对理论的新颖预测的证实是最重要的标准。

  关键词:科学理论/可错性/相对性/逼真性/逼真度

 

  一、科学理论具有可错性

  科学理论的真理性存在于科学认识过程中,确证于实践检验过程。科学理论的真理性是十分明显的,绝大多数科学家和哲学家都不怀疑其存在。然而,科学理论虽具有真理性,却不等同于真理,科学理论也包含有谬误,并且是可错的。这一点常为陶醉于科学理论辉煌胜利的人们所忽视。

  科学理论的可错性虽不象科学理论的真理性那样彰显,但不难发现。且不说古代的科学理论是如何充满着错误,即使就近代以来的科学理论来看,也是谬误不断的。诸如近代化学理论燃素说,哥白尼日心说中的正圆和匀速运动的观念,都是错误的。甚至连有着极其辉煌成功历史的牛顿力学理论,也包含着错误的绝对时间和绝对空间观念。科学理论的可错性可以体现在科学理论的各种成分或内容上,科学理论中的基本原理、基本概念、辅助假说等,都有发生错误的可能。科学理论的可错性不仅仅体现在其内容方面,而且还存在于超出科学理论和适用范围的错误外推方面。如把适用于宏观低速范围的牛顿力学理论外推至宇宙星体或微观粒子的高速运动,便不可避免地发生错误。

  纵观科学史,可以说是一部科学理论不断被充实、修正和更替的历史,科学理论中的错误内容和错误外推不断被发现和纠正的历史。这说明科学理论不是真理的化身,或真理的同义语,而是错误在所难免,具有可错性。所谓科学理论的可错性,是指科学理论的内容和推导可能具有与客观世界不相符合的性质。否认科学理论的可错性,就不能合理地解释科学理论时常犯错误的历史事实。把科学理论等同于真理,就会把科学理论绝对化和教条化,束缚科学理论的发展,不能理解科学理论不断被修正、更替的历史。

  承认科学理论的可错性,还必须正确地理解和对待科学理论的可错性。只看到科学理论的可错性而看不到科学理论的真理性,同样是错误的。批判理性主义者波普尔过分强调了科学理论的可错性,把科学史视为科学理论不断自我否定、不断证伪的历史,以至于实际上否定了科学理论的真理性及其确证。无政府主义认识论倡导者费耶阿本德,由于过分强调科学理论的可错性,所以,不仅否定了科学理论的真理性,而且否定了科学理论的理性基础。与波普尔、费耶阿本德不同之处在于,我们既承认科学理论的可错性,又肯定科学理论的真理性。科学理论之所以具有可错性,不能归结为个别科学家的偶然失误,也不能归结为纯逻辑的局限性,更不能仅仅从社会心理学角度来寻找根源。那样就会把科学理论的可错性看得无足轻重,或视为无法纠正。笔者认为,科学理论可错性的最深刻和最主要的根源在于,科学理论的发现、确立和发展,都离不开实践的基础,而科学理论的实践基础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具有不确定性的特点,因此科学理论的可错性是必然发生的。科学理论可错性的其它根源则有:(1)客观世界的复杂性及其对科学认识主体显示和暴露的过程性,使科学理论错误难免;(2)主体所掌握的经验事实材料的局限性与认识的范围和层次的有限性使然;(3)理论发展的历史性和思维方式的局限性,也是科学理论可错性的根源。

  我们承认科学理论的可错性,同时肯定科学领域中的错误理论在特定历史条件下所曾起过的历史作用。因为即便是错误的理论,也可能在科学史上起过积极的、值得肯定的作用。因为,第一,科学领域内的错误理论往往是正确的科学理论的先导,甚至是科学理论发展过程中的一个不可超越的必要环节。没有托勒密的地心说,就不会有哥白尼的日心说;没有微粒说和波动说就不会有波粒二象性理论;没有炼金术,就不会有现代化学。第二,科学领域内的错误理论为后来较为成熟的科学理论,提供了经验材料和思维教训,甚至可能提供正确的经验性定律。如地心说对日心说、燃素说对氧化说的关系就是如此。完全否定科学领域中错误理论的历史的积极作用,就会否定科学理论发展的连续性和累积性,就不能合理地说明正确的科学理论的飞跃由何而来、何以可能。

  正确地理解和对待科学理论的可错性,还必须把它和科学理论的真理性联系起来,加以辩证的思考和处理。二者同为科学理论的性质,但在地位和作用上是有区别的。在地位上,科学理论中的真理性方面占据主导的地位,可错性处于从属的地位。因为,公认的科学理论已经得到实践的检验和证明,绝大多数科学理论及其主要内容都是正确的,被发现是错误的科学理论或科学理论成分,相对说来要少得多。在作用上,真理性是科学理论追求的目标和科学理论有效性的前提,而可错性在消极意义上是科学理论所要克服和避免的倾向,在积极意义上则是刺激科学理论不断发展的动力。

  科学理论中的真理性和可错性两方面,在一定的条件是可以相互转化的。科学理论超出它的有效的适用范围,就会从真理转化为谬误;而在适用范围之外的理论转回到适用范围中,就会从谬误转化为真理。例如,波义耳定律只在一定的范围内才是正确的,超出这个范围就转化为谬误。“真理和谬误,正如一切在两极对立中运动的逻辑范畴一样,只是在非常有限的领域内才具有绝对的意义”,“如果我们企图在这一领域之外把这种对立当做绝对有效的东西来应用,那我们就会完全遭到失败;对立的两极都向自己的对立面转化,真理变成谬误,谬误变成真理”。(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431页。)即使是在科学理论的适用范围内,科学理论也不是绝对的、最终的正确,未来的科学研究将给予更加严格的限制,或者改变定律的公式。因此,把真理性和可错性、真理和谬误绝对地对立起来,无论是在非常有限的科学领域之外,还是在其中,都是形而上学思维方式的表现。承认科学理论的真理性和可错性、并把二者辩证地对立起来理解,才能和科学认识的实际状况及其发展相一致,才能避免方法论自身的思维矛盾,才能在追求科学真理的同时不断地克服和避免科学理论的谬误。科学理论中的真理性和可错性的区分正是这样不确定,以便阻止科学变为恶劣的教条,变为某种僵死的凝固不变的东西;但同时这种区分又是这样的确定,以便明确地与相对主义、工具主义和约定论划清界限。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