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美学的民族特色

——应编一部《中华美学大辞典》

2018-01-26 16:52 来源:《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 作者:周汝昌

National Characteristics of Chinese Aesthetics Zhou Ruchang

 

  内容提要:一、“美学”作为专科研究,是近世从西方传入的概念和实践,因此可能发生“搬”、“套”西方美学条条框框的流弊。二、中华美学本来散见在各种书籍文体之中,成语、单词、短论、佳话……内容至广至富至要,而一向缺乏系统的整理辑录,以致并未真正形成此门专学的规模和精义之总汇。三、这些有关词汇、成语、名句、佳篇,处处涉及到中华汉字词语的本源训诂定义和文化涵蕴的历史积累(大量的文化文学艺术的审美信息),皆有待于从头作出新的、准确的解读或“今译”。因此,必须将汉字训诂学、文献学、诠释学(笺注学)等紧密地结合起来,方可有望于打开一个中华美学的伟大的崭新局面,推进弘扬中华民族文化的胜业。

  Ⅰ."Aesthetics"as a specialized study,is a concept and practice introduced into China from the West in the contemporary century,and is therefore liable to contract the malpractice of mechanically copying and indiscriminately applying the rules and regulations of Western aesthetics.Ⅱ.Chinese aesthetics with its abundance of proverbs,individual words,brief comments,wise sayings and others is to be found in literature of various styles,but so far a systematic collecting,sorting out and compiling of it lacks so that a confluence of the expected scale and quintessence of this specialized study has not yet been truly reached.Ⅲ.These vocabulary,proverbs,wise sayings,masterpieces and others are often related to etymological gloss or definition of the Chinese words and phrases as well as the historical accumulation of their cultural connotations (the abundant aesthetic message concerning culture,literature and art).And they are all awaiting fresh reading analysis or "modern interpretation."Thus,only when a close integration of philology,textualism,critical interpretation of ancient Chinese texts and other methods is applied is it possible to open up a completely new and great prospect of Chinese aesthetics,and promote and carry forward the great enterprise of Chinese culture.

  关键词:中华文化/中华美学/汉字文化/“小学”训诂学/文献学/笺注学(诠释学)/中华美学大辞典/Chinese aesthetics/culture reflected in the Chinese characters/critical interpretation of ancient Chinese texts in "elementary studies"/philology/textualism/a Dictionary of Chinese Aesthetics

 

  中华文化中处处讲审美,事事有美学——但本无“美学”其名,也未为之立一专学特科。“西学”东渐之后,始有“美学”之概念与名目。因此,讲论美学的人士,往往以欧美的美学理论为师,从启蒙到归属,总不离西方色彩。这也是历史的形成,自然的理数。

  但是,以西方理念为本的“美学”搬来硬“套”中华的文化精神活动,从内容质素到形态表现,都会发生多层次的问题和误解,中华美学应是民族的,不能“向西方看齐”,拉向人家的特点而强求附会。所以,我们应当特别重视中华民族文化的特点特色,注意寻求我们传统上的无其名而有其实的“美学”遗产,异样的珍宝财富。

  笔者以为,讲中华的美学,应从自己的汉字语文的理解认识开始,汉字语文中所包涵的种种美学理念与形态,丰富之至,重要无比。为此,我主张学术教育文化各界,必须“补课”——补古来十分重视的“小学”课,即文字学训诂学。多年来这桩大事被忽视甚至废掉了。“读书”与“识字”断了血脉联系,这本身是个“笑话”,可惜历久而习以为“常”了,久忘“读书必先识字”的真理要义。

  比如,“文章”一词,目今好像只在“……写篇文章(其实也不是‘文章’本义,只指非文艺性的通常叙记文字了)”还在用它,古之所谓“文章”,却只说成“文学作品”了——那是洋话literary works的译语,中华人本不那样说话。然则,我们原先的“文章”又是何义呢?难道这可以完全不讲不懂,就能撰出高水平的“中国文艺美学”的大作来吗?

  从训诂上讲,事情并不“麻烦”,倒很明白:文,是五色所组构;章,是五音所配含。这意味着什么?就十分耐人作深长思了。

  五色,赤黑青黄白。五音,宫商角徵(zhǐ)羽。一方面是视觉的,一方面是听觉的。它们的巧妙组配,构成了“文学作品”的大美。

  五色的美,后来用“文采”这一文艺标准代表而进化了。五音,又即是后来诗词讲究“韵味”的根本源头。

  中华文学的美学,应由此而研究讨论之——然后再议其它。

  又比如,中国画叫做“绘画”。绘画又是何义?粗分可以认为:画是今之所谓“线条”的事,即“勾勒”之法;而“绘”就是色彩运用配合之道了。

  中华诗圣杜少陵《丹青引》赠画家曹将军(霸)首次提出:曹姓氏族文化,如从魏武来看,他的政治事业虽已成为历史,但“文采风流今尚存”(曹霸为之艺证)。是则“文采风流”四字即是中华美学的一个典型命题。

  在此,“采”属于文的事情,如不晓文字训诂学,不知“文”本五色,遂觉奇异难以索解,甚至“批评”古人“不科学”了。

  杜诗《冬至》云:“刺绣五纹添弱线”。何为“五纹”?正是文包五色的一个义类佐证。中华文事,要讲“有文采”。“文采斐然”,“斐不离文”。

  在此,就会有致疑者,问:“文”一经用“字”写成,就只剩了“白纸黑字”,怎么还会有什么“五色”可言呢?

  要知道,中国书画也讲“墨彩”。墨不但不可黯滞而无光泽,而且还讲“墨分五色”。难道这都是无谓的胡云吗?

  在中华大艺术家目中看来,“字”不只有声有义,还更有色有韵。

  例如,东坡咏海棠云:

  东风袅袅泛崇光

  香雾霏微月转廊……

  这儿并无色彩字眼。然而“崇光”之中正含有很美的色质在。正因如此,中华伟大作家曹雪芹才由东坡句中“开发”出“崇光泛彩”这一美学名句。

  至于“风流”又是何说?

  这就触及了中华美学上的一层超越“视听之娱”(王右军书圣《兰亭序》中语)的、无有形迹可资“捉摸”的“风骨”“气韵”的重大课题。

  对此,仍然需要从文字训诂讲起。

  “风骨”,六朝刘勰的《文心雕龙》以之命篇——也是学者讨论最为集中热烈的一处核心问题。

  “气韵”,则又正是同时代中华绘画理论之祖谢赫的《六法》论中的居首之法。这儿,一个“风”,一个“气”,都不再是视官与听官所能为力的了——文学艺术家须具备的“第六官”:“感官”,只有它方能感受与感悟到这种“无形美感”, 夐乎不落于一般“生理官能”的限度之内。

  这个“关”过不了,是无法也不必来讲什么中华美学的。

  “气质”一词,说明了我们民族对于审辨“虚”、“实”的特高天赋能力。是故魏文帝曹子桓(丕)首先提出“文以气为主”的根本性命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