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空间的涌现:从遗失的控制论历史到重现的自动化愿景

2018-01-30 16:05 来源: 《汕头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作者:王飞跃

Emergence in Cyberspace:From the Lost History of Cybernetics to the Grand Vision of Automation

  作者简介:王飞跃(1961- ),男,浙江东阳人,中国科学院复杂系统管理与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国防科技大学军事计算实验与平行系统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北京 100864

  原发信息:《汕头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20173期 第142-147页

  标题注释:“中国大众媒介法体系化研究”(12BXW017)。

 

  毫无疑问,《机器崛起》(Rise of the Machine)是我近年来读到的最好一本著作。除了消耗时间之外,此书的翻译和校对过程给人以轻松、畅想、愉快的享受,而且常常伴有“原来如此!”、“竟然这样!”、“怎么会呢?”等惊叹和无奈。借用美国国家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前负责人的话:在这本书里,作者托马斯·瑞德巧妙地以作家的艺术、历史学家的严谨、哲学家的敏感揭露了“赛博这东西”已经并将继续颠覆人类感觉和认知的各个方面,“此书不仅仅是精神食粮,更是一场思维盛宴”。英国前安全情报协调专员和最高情报机构负责人,亲历“月光谜案”的欧蒙爵士称“本书为历史学家和记者之类设定了一种新的叙事标准”。一位美国空军赛博战的前负责人讲得更干脆:“它将成为经典!(It will be a classic.)”

  然而,作为一名长期从事控制与自动化研究的科技工作者,自己还有“额外”的感叹和思考:控制论的天地原来如此之广阔,可为何今天却如此落魄,连自己的辉煌历史都被人“遗忘”?控制理论与控制论到底是什么关系?把Cybernetics译成中文“控制论”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控制论同自动化又是什么关系?这关系是从控制论与控制理论的关系衍生出来的还是它们之间本身就有什么更加深刻的内在关联?显然,在赛博(Cyber)到底是什么意思都无法确定的情况下,对这些问题的回答也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但个人总摆脱不了一种无法释然的感觉:似乎这么多年自己的努力和辛苦,只是在一条极其宽阔的大道上又修了一条小巷,筑了一个小院,结果在里面把凤凰养成了鸡,把狮子养成了猫。唯一可以安慰的是,鸡的社会经济价值远大于凤凰,猫的人文关怀作用更远胜于狮子。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