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峰:《黄帝四经》所见“节”“度”之道

2018-02-02 10:31 来源:《史学月刊》 作者:曹峰

The Doctrine of "Temperance" and "Measurement" in The Four Classics of Huangdi

  作者简介:曹峰,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北京,100872。

  原发信息:《史学月刊》(开封)2017年第20175期 第30-41页

  内容提要:如果说“法天则地”是黄帝行为的准则,“节”“度”之道就是黄帝行为的方法。《黄帝四经》很大程度上是一部讨论“节”“度”之道的书。过去,作为客观法度和刚性标准的“节”“度”较受重视,而主观意义上的、作为柔性原则的“节”“度”还较少引起关注。确定的、不变的、成文的“节”“度”固然是“法”,微妙的、灵活的、弹性的“节”“度”同样是一种“法”,黄帝之道正由此体现。平衡并不表现为绝对均衡,有时适当地偏向其中一方是处理矛盾关系最好的方式。对于灵活性原则的追求,是中国古代思想的一大特色。

  If Huangdi's standard of behavior can be described as following the natural laws,his behavioral approach is exactly the doctrine of "temperance" and "measurement".To a great extent,The Four Classics of Huangdi is a book focusing on the doctrine of "temperance" and "measurement".In the past,"temperance" and "measurement" were highly valued when they were considered as the objective law and the inelastic standard.However,its subjective and flexible principle had not catched people's enough attention.Certain,fixed and written "temperance" and "measurement" are definitely following the nature.Meanwhile,delicate and flexible "temperance" and "measurement" are following the nature as well.Here' s exactly where the doctrine of Huangdi can be reflected.Equilibrium is not equal to absolute equalization.Sometimes,taking sides properly becomes the best way to handle the contradiction.One of the distinctive characteristics of ancient Chinese thoughts is the pursuit of flexible principle.

  关键词:黄帝/节/度/黄帝四经/Huangdi/temperance/measurement/The Four Classics of Huangdi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出土简帛四古本《老子》综合研究”(15ZDB006)。

 

  “节度”连用,先秦文献中可能尚未出现。秦汉时期的文献中虽然出现了“节度”一词,但多用于表示节序度数,指的是据以表示天体运行、季节变化的那些历象上的尺度。例如《史记·天官书》云:“斗为帝车,运于中央,临制四乡。分阴阳,建四时,均五行,移节度,定诸纪,皆系于斗。”①《老子河上公章句》在解释第七十四章“夫代司杀者,是谓代大匠斲”一句时说:“天道至明,司杀有常,犹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斗杓运移,以节度行之。”②显然,这些尺度指的是具有必然性和规律性的、可以认识和效法的客观的节律准度。因此“节度”也可以引申为不可更改的标准、法度。如《白虎通·礼乐》所示:“君臣有节度则万物昌,无节度则万物亡。”③

  随葬于汉初,成书于战国时期的《黄帝四经》④中,未见“节度”连用,但“节”“度”分用则极为多见,“度”字多指天地之道中那些确定不移的规则、度数。例如,《经法·四度》说:“日月星辰之期,四时之度,[动静]之位,外内之处,天之稽也。”这里的“度”作为秩序和“期”(周期)、“位”(位置)、“处”(分际)、“稽”(准则)一样,是人力不可更改的客观的度量标准。但有时“度”也表示人可以主观把握的尺度,如《经法·君正》云:“赋敛有度,则民富。”这个“度”虽然有标准意,但却是可以操纵的、灵活的尺度。“节”字在《黄帝四经》中有时表示一些关键的节点,如“逆节”“柔节”“雌节”“雄节”“凶节”“吉节”“女节”等,这似乎也有节序度数的意思,但不像“四时之度”那样是明确的、不易的标准,而是必须用心揣摩拿捏的、不易量化的尺度。此外,“节”字在《黄帝四经》中也常用为动词,为“调节”的意思,例如,同样是《经法·君正》,其中有:“民之用在力,力之用在节……节民力以使,则财生。”“[毋]苛事,节赋敛,毋夺民时。”

  因此,如《称》篇“诸阴者法地,地[之]德安徐正静,柔节先定,善予不争。此地之度而雌之节也”所示,在《黄帝四经》中“节”“度”虽然尚未连用,但意义是相近的,都可以表示人必须效法和遵循的客观的法度、标准,也可以表示人通过主观意志加以把握的重要的、微妙的度量关节,并因此转变为动词来使用⑤。笔者认为,《黄帝四经》很大程度上是一部讨论“节”“度”之道的书,而且作为主观意志来表示的“节”“度”更为丰富,是黄帝之道中值得玩味的部分。与之相关的用语还有很多,如“极”“当”“参”“称”,等等。过去,作为客观法度和标准的“节”“度”较受重视,而主观意义上的“节”“度”还较少引起关注,本文正想从这个角度研究黄老道家中值得开掘的文化传统。

  一 “节”“度”与两种“天道”

  《黄帝四经》关于“道”有比较丰富的论述,这个“道”有时指超越万物之上,“无名”“无形”的、不可描述、不可言传的“道”,此即《道原》所云的那个东西:“道高而不可察也,深而不可测也。显明弗能为名,广大不能为形,独立不偶,万物莫之能令。”这个道又是万物得以生成、存在、运行、发展的本源、本根,对此,《道原》中也有形象的描述,如:“天弗能覆,地弗能载。小以成小,大以成大。盈四海之内,又包其外。在阴不腐,在阳不焦。一度不变,能适蚑蛲。鸟得而飞,鱼得而游,兽得而走,万物得之以生,百事得之以成。”这个“道”和《老子》所见生天生地生万物的“道”,或者使天得以清,使地得以宁,使神得以灵,使谷得以盈,使万物得以生,使侯王得以为天下正的那个“一”相同,都是形而上的超验的存在。然而《黄帝四经》在这个层面上着墨不多,除了《道原》篇,《黄帝四经》并没有从哲学的角度,对作为万物总根源、总依据的“道”作太多的发挥。有坚实的证据表明,《黄帝四经》的“道”更多指的是“天道”或者说“天地之道”。《黄帝四经》的理论主要是“天道论”,所谓“天道论”就是视天地人为相互联动的一个整体,根据“天道”所展现的宇宙秩序与规律来指示人类政治行为的理论。笔者在《出土文献视野下的黄老道家研究》一文中指出:“较之常人无法感知、难以体会的抽象之‘道’,天道正是任何人都可以直接感受、又不得不遵循的天地运行规律和法则。因此,天道既具有形象直观的特点,同时又具备与‘道’相同的权威性和绝对性,这样,顺应天道成为掌握天下最为直接有效的手段。对于圣人而言,法天地以尽人事,从天地人贯通的宇宙秩序中提炼出治世的方法、是非的标准,就是首要的政治事务。”⑥就是说,《黄帝四经》中的“道”很大程度上指的是具体的、可感的“天道”,而且是不得不遵循、不得不效法,具有天生之可信性与权威性的“天道”。《黄帝四经》中圣人(“执道者”)的一切政治行动,都是在不遗余力地追求和“天道”的规范、准则、步骤、节拍相一致。通过《黄帝四经》,我们清楚地发现,黄帝就是“天道”的最高代言人、执行者。依靠了黄帝代表的规则、禁忌系统,从天道到人道才得以真正落实。《黄帝四经》中确实存在“老子类型的道论和政论”,但不是最重要的,更为重要的是“黄帝类型的道论和政论”,《黄帝四经》中的“道思想”和“法思想”为何既具有权威性又具有可行性,仅仅从老子思想的角度展开是不够的,更需要从“黄帝”的侧面加以开掘。

  然而,仅仅指出《黄帝四经》中的“道”主要指的就是“天道”,仍然是流于表面的认识,“天道”是一套极为复杂的系统和理论。我们认为,作为不得不遵循、不得不效法,具有天生之可信性与权威性的“天道”,它既表现为日月运行、四时更替等用“理”“数”“纪”来称呼的宇宙秩序,表现为“规”“矩”“方”“圆”等天然的客观的法度,也表现为阴阳消长、动静盈虚、刚柔互动的宇宙原理,这都是人所需要认识和把握的天道。换言之,天道可以从两个方面去认识,它既是一种刚性的原则,又是一种柔性的原理,既可以指天地之道中那些确定不移的节律、度数,也可以指那些进入神明境界的圣人才有可能领悟、把握的微妙的、适度的、难以言传、难以量化的节奏、尺度。这两种天道都可以用“节”“度”来表达,仅仅把握硬性的、刚性的“节”“度”还远远不够,只有在充满变化的世界中,出神入化地把握住柔性的、弹性的“节”“度”,才有可能完整、全面地把握局势,灵活机动、实事求是地做出对策。所以,“节”“度”之道作为一种方法论,是《黄帝四经》所见黄帝之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