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亚娟:完全还原的不可能性

——兼论梅洛-庞蒂与胡塞尔现象学的差异

2018-02-02 10:39 来源:《世界哲学》 作者:王亚娟

The Impossibility of Complete Reduction:On the Differences of Phenomenology between Merleau-Ponty and Husserl

  作者简介:王亚娟,华中科技大学哲学系

  原发信息:《世界哲学》第20174期

  内容提要:在梅洛-庞蒂的现象学中,对世界本身而非认识本质的关注,使他并未追随胡塞尔寻求认识的彻底性。他援用胡塞尔的现象学方法进一步追问,提出完全还原的不可能性问题。因为还原使他发现的不是胡塞尔所言的“明证性”,而是本源的“两间性”。这看似是对胡塞尔现象学的否定,其实却是秉持现象学严格追问起源的精神,对胡塞尔现象学所做的改造。因而,梅洛-庞蒂的现象学不仅是胡塞尔现象学的开放性所允许的,也是对胡塞尔现象学的丰富和拓展。

  关键词:明证性/两间性/本质直观

  标题注释:本文系2015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梅洛-庞蒂晚期思想研究”(项目编号:15CZX041)的阶段性成果。

 

  梅洛-庞蒂与胡塞尔的现象学面对共同的心理主义问题,但梅洛-庞蒂并不是全然意义上的胡塞尔现象学家,而是在诸多方面与胡塞尔存在分歧。胡塞尔批判了心理主义的经验主义实质,并通过纯粹意识中的被给予性澄清认识的彻底性。在1917年“弗莱堡就职演讲”中,胡塞尔认为,彻底性的认识必须首先在意识领域中寻找“对象、认识、真理之间的必然相互关系”。(胡塞尔,2009:74)因此,这样的现象学就是认识论研究。梅洛-庞蒂起初则以心理机能的研究为心理主义的困境寻找出路,他虽然说“我们的全部问题在于理解自然与意识的关系”(梅洛-庞蒂,2005:15),但事实上认识论问题被弱化,他更多对行为、知觉与肉身予以考察,并由对知觉本质而非意识本质的追问转向世界本身。在《行为的结构》依赖心理学的新理论,即格式塔理论与行为主义分析不能为心理主义找到出路后,梅洛-庞蒂在《知觉现象学》中转向了现象学的方法。

  一、梅洛-庞蒂对胡塞尔现象学的解读

  在梅洛-庞蒂所处的时代,不同思想力量之间的角逐①,为现象学进入法国铺衬了土壤。(参见杨大春,2014:42)由于他始终尝试在理性和非理性、灵魂与肉体之间做出调和(cf.Huisman,2002:19),这使他无法认同胡塞尔从意识出发对认识有效性的阐明。在胡塞尔那里,现象学是在纯粹意识的被给予性研究中,确定被给予的各种对象在意识中的本质关联。(参见胡塞尔,2009:74)同时,由于现象关联了整个意识王国,所以意识种类及其内容和全部理论、实践与价值领域都包含于其中。这表明,胡塞尔现象学正是通过对“一般和纯粹的意识本身”的严格考察而获得“理论上的普遍有效性”。(胡塞尔,2009:77)梅洛-庞蒂却把这种普遍有效性归结为反省的“真实性”,并认为这种真实性依赖于反思的“纯粹性和一致性”,且以本源存在的两间性表明胡塞尔的“内在真实性”是不充分的。(参见梅洛-庞蒂,2000a:4-5)

  对胡塞尔而言,现象学作为认识批判的方法,需要排除一切可疑之物,澄清认识的起源。这种澄清所面对的并非简单的经验起源,而是返回到认识可能性起源的形式本质,追问认识如何能解释自己的生成。在胡塞尔那里,还原之中被把握到的是意识的自身给予性。然而,以海德格尔、列维纳斯、萨特、梅洛-庞蒂等为代表的现象学的后继者,不再把绝对自身给予的、内在的奠基行为看作认识唯一可行的方式,而是不断地从这种清楚明白的“我思”返回到在世存在及其处境,即那些以不同形式显现并被捕捉到的东西,并进一步发掘历史、文化等在我思的构成活动中发挥的关键作用。自笛卡尔伊始,通过把理性作为第一哲学的基础,增强了意识自身可以获得合法性认识的信念。无疑,唯有清晰的东西才能作为我们真正的信念,但清楚的认识是为了抗拒认识的流变或模糊性,是认识的方式而并不意味着事实的存在方式。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