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修建:文明互鉴视野下的中国当代美学发展

2018-02-05 09:38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李修建

  从全球史的视角看,任何一种文明,都不是遗世孤立的,而是或多或少与周边文明发生交往,相激相荡,互通有无,互相借鉴,并为自我注入生机与活力,从而除旧布新,生生不已。如就中外文明交流而言,诞生于印度的佛教,自汉代传入中国,在魏晋南北朝生根发芽,至隋唐开枝散叶,蔚为繁盛,本土化了的佛教,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另一方面,中国文明同样对外部世界产生着深刻影响。中国的丝绸、瓷器、茶叶、家具等日用产品,以及绘画、园林等艺术杰作,一度风靡欧洲,刮起一股“中国风”。高擎启蒙运动大旗的思想家,如莱布尼茨、伏尔泰诸人,无不对中国文化击节礼赞,从中寻找思想借鉴。可以说,中外文明的交流互鉴,促成了各自健康有序的发展演进。

  19世纪中叶以降的中国,更是处于中外激烈交锋的时期。西方恃其坚船利炮在全球进行殖民开拓,弱势一方的中国不免被动挨打,“救亡”与“启蒙”成为时代主题,一代代仁人志士,“师夷长技”,借鉴西方文明的优秀成果,学习其技术,取法其制度,引入其思想,对中国社会进行了全方位的改造。中国美学,就是这一“现代性”的产物。

  20世纪初期,清政府废除科举,参考西方教育制度和学科体系,建立新式学堂。在此之前,诸多来华传教士以及中日学人已在相关著作中多次提及“美学”。1904年1月,张之洞组织制定《奏定大学堂章程》,规定“美学”为工科“建筑学门”的24门主课之一,美学自此正式进入中国大学课堂。王国维、蔡元培、梁启超等一代学人,对美学学科的引入和建构作出了开拓性贡献。及至20世纪二三十年代,大量美学论著问世,这些著作,大多是袭用或借鉴西方或日本美学的体系和论点,而较少自己的发明。

  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中国美学,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一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二是20世纪80年代;三是20世纪90年代至今。前两个阶段,出现了备受关注的美学热。两次美学热潮,皆与中国社会的政治环境与思想语境有复杂的关联。同时,它们对国外学术亦多有汲取,第一阶段是高度吸收前苏联的美学成果,第二阶段是大力引介西方的学术论著。两次美学热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美学,尤其是其中国化的理论形态——实践美学的主流地位,至今仍为中国美学界最具原创性的理论之一。

  20世纪90年代以来,特别是21世纪之后,中国美学研究取得了长足进展,取得了丰硕成果,突出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中国传统美学研究走向深入。早期的中国传统美学研究,存在一个较大的问题,就是片面倚重西方理论话语,以西方美学的概念和术语来解读中国美学,如集中于搜寻和解析中国古典文献中对美、美感、艺术等西方美学核心范畴的论述,忽视了中国传统美学的独特性和丰富性。20世纪90年代之后,中国学者越来越认识到中国传统审美经验和美学思想的独特性,对中国经典思想、文艺理论以及日常生活中的审美现象进行了深入的探讨。比如,中国学者一致认为,传统中国具有特定的审美范畴,这些范畴体现出了中国古人特有的宇宙观和审美观,凝聚了中国人特有的审美心灵和艺术精神。大量论著集中于对审美范畴的研究,提取出了诸如道、气、和、象、韵、味、兴、游、自然、形神、风骨、意境、境界、虚实、妙悟、神韵、神思、雅俗、格调、性灵等相关范畴,对其内涵进行了深入解析。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