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伟:王船山的三重自我学说

2018-02-05 10:07 来源:《船山学刊》 作者:王林伟

The Threefold Structure of Self in Wang Chuanshan's Thought

 

  作者简介:王林伟(1983- ),男,江西安福人,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讲师,哲学博士,武汉,430072。

  原发信息:《船山学刊》第20173期

  内容提要:王船山的自我学说包含三方面的内容。首先,船山将自我或心体视为意向的统一体,此为对心灵活动之总体特征的把握。其次,船山认为心体内部当中存在着三重意向的区分,亦即大体、虚体和小体。最后,自我的成长历程在船山那里落实为三重意向的绾结,而继善成性则被视为实现本真自我的真切道路。由此三点,船山推进了对自我问题的探讨。

  关键词:王船山/三重意向/自我学说

  标题注释: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阳明心学的历史渊源及其近代转型研究”(16JJD720014)阶段性成果。

 

  对自我的探索,究其实而言,即是对人性的追问。而人性论的核心问题可归结为:如何真切地领会心之特性,以及在把握其特性之后,如何真切地呵护、长养此心。前者为见性问题,后者为尽性问题。此两者又交涵互摄:所见之性愈真,则愈有尽性的可能;尽性工夫愈深,则所见之性愈切。王船山的自我学说,也应该置于此背景中加以考虑。循此理路,本文试图从如下三个方面来展示船山的自我学说:1.心体作为意向的统一体,此为对心之总体特性的把握;2.心体之内三重意向的区分,此为对心体内部意向类型的横向剖析;此上两者归属于见性问题;3.自我成长历程中三重意向的绾结,它决定了心体所达到的最终境界,此点归属于尽性问题。以下即循此思路展开论述,以前两个部分为重。

  一、心:作为意向的统一体

  依船山,心体的整全特性可从以下三点加以展示:1.心体涵摄性、情、才三者而为整全的统一体,此中所凸显的是心体的根本义和统摄义;2.自源头上而言,心体作为统一体出自天道至诚不息的感应;3.心体所呈现出来的现实状态具有性质上的多样性,这种多样性的根源存乎心体本身所具有的三重意向结构,而这就切入到第二部分的内容。以下即结合船山的具体论述进行展示。

  (一)心函性、情、才而为统一体

  对于心,船山首先肯认其基源地位:它是统性、情、才而为一的。对此,船山于《尚书引义》卷五中有云:

  心者,函性、情、才而统言之也。才不易循乎道,必贞其性。性之不存,无有能极其才者也。性隐而无从以贞,必绥其情。情之已荡,未有能定其性者也。情者安危之枢,情安之而性乃不迁。故天下之学道者,蔑不以安心为要也。①

  心是统乎性、情、才而为一体的,而才要循道,就必须先贞定其性,性不存的话,就不能尽其才之用。而性居于隐,要贞定它就必须从情上着眼,如果情已经流荡不安,是不可能贞定其性的。所以情就是安危之府,只有情安稳了才能定性。所以船山说:天下所有学道的人,都以安心作为标的。所以,心是统体,而安心则是学道的至要。

  进一步而言,在船山看来:心的特征是虚明灵觉而无恒,它在各种情和意的伸展中得到展示。在《读四书大全说》中船山对此情意的伸展特性有比较集中的描述。该书卷一、卷十分别有云:

  1.意无恒体。②

  2.意不尽缘心而起,则意固自为体,而以感通为因。故心自有心之用,意自有意之体。人所不及知而己所独知者,意也。③

  3.心之与意,互相为因,互相为用,互相为功,互相为效……心之为功过于身者,必以意为之传送。④

  4.意中千条百绪,统名为意。⑤

  5.此灵明活动者,如荷叶上露水相似,直是操不得底,愈操而愈不存矣。此灵明活动者亦如影之随形,不但不亡,而亦何容舍?开眼见明,闭眼见暗,未有能舍之者也。⑥

  此中,第一条表明意的指向活动没有一个固定的本体,它是随机而发的。第二条讲述心和意之间的关系:意不一定都是从心的本体而起的,它具有属于自身的活动本体。而这种活动是以感通为原因而引起的,所以心和意虽然密切关联,却有着各自的体用,那些只有自己知道而别人不知道的就是意。第三条继续对心和意之间的关系做了展示:虽然按照第二条的内容,心和意有着各自的体用。但是它们之间的真实关系是:互相为因、互相为用、互相为功、互相为效。也就是在实际的心之流行发用中,心和意是完全交融为一体的。而且船山还强调:心之所以能够相对身而言有更大的功效,原因就在于心能以意来传送自身。这就表明:心之真正发用是以意为中介的,意的不断活动才是心之发用的真正表现方式。第四条则对意的另一特性作了展示:亦即意并不是一个单一、孤立的活动之物,在它之中包含了极为丰富的指向可能性,此即船山所说的“千条百绪”。意本身是有条绪的,条即是条理,绪即是开端、指向,这表明意的活动本身是一个具有丰富条理、指向之可能性的心灵活动。第五条则表明了灵明活动的不可把握、不可抑制性:灵明是心之虚明灵觉的表现,而活动则是指心意的活动(或直接称之为意的活动)。这种灵明的意向活动就好比荷叶上面的露水,根本不能用某种方法将其固定下来,越是想把它固定,它就越不固定。意向的这种活动对心来说,就好比影对形的关系,不但不会消失,就是想要摆脱它也是不可能的。

  船山对心、意的观察与现象学对意向性的展示颇为相似:在船山这里,意之活动具有随机而发、与心异用却又交互为用以成其功效、与心密切交融为一体的特征,而又具有属于自身的条理的结构。并且意之活动是本源的、灵活的,不可能对它加以某种固定的把握,因为把握活动本身就是一种意的活动。更重要的是,心之流行发用只有经过意的传递才是可能的、有功效的。就此而言,意的这种活动性质就是心之特性的表现和规定。而在现象学中,意向性是指意识始终都是关于某物的意识,而所有意向活动之间的关系本身就是意向式的,意识就是各种意向行为构成的一个意向统一体。它同样也是随机而发的,亦即具有实际性和境域性;它也有属于自己的各种结构、层次;而且意向活动本身是不可能被固定的,因为固定行为本身就是一个意向活动。在本源上来说,意向活动就是一切意识活动之所以能够发生的基础。所以,两者对心或意识之本质的规定都具有:随机而发性(感通、时机化、境域化),丰富的结构和层次,本源性和灵活性,统一性或一体性。以对意的阐释为典范,我们的如下展示就获得了较为充分的根据:心体是涵盖性、情、才的统一体。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