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刚:柏拉图的经验论

2018-02-08 09:38 来源: 作者:先刚

 Plato's Empiricism

  作者简介:先刚,北京大学哲学系

  原发信息:《哲学动态》第20179期

  内容提要:通常认为,柏拉图追求位于彼岸的理念世界,忽视甚至蔑视现实的经验世界。但这其实是对于柏拉图的误读。从柏拉图的整全性辩证法精神来看,他并不主张理念与事物的分离,因此其对于理念的知识必然是从对于事物的经验知识出发,并且把经验知识包含在自身之内。就此而言,柏拉图哲学是一种经验论;其和近代经验论的根本区别在于,柏拉图始终坚持着经验知识和理性知识的对立统一。

  关键词:经验论/分离说/理念/归纳/辩证法

 

  康德在其《纯粹理性批判》中有一个著名的关于柏拉图的论断,他说柏拉图像一只“轻灵的鸽子”,以为自己在没有空气阻力的空间里能够更加轻快地飞行,“同样,因为感官世界给知性设置了这样严格的限制,所以柏拉图抛弃了它,勇敢地鼓起理念的双翼飞到感官世界的彼岸,进入纯粹知性的真空”(B9)①。实际上,康德的这番话只不过重复了一个广为流传的论调,即柏拉图根本不重视乃至蔑视经验,仅仅追求一个虚无缥缈的、彼岸的理念世界,因此与“脚踏实地的”亚里士多德相比,柏拉图更像是一个沉迷于空洞概念中的理想主义者,对于现实的经验世界一无所知。

  哲学史研究中通常把柏拉图对于经验的蔑视归咎于巴门尼德的影响。在一则由柏拉图亲自提供的关于巴门尼德的报道里,后者严厉地告诫我们:“不要让多种经验的习俗迫使你沿着这条路,运用盲目的眼睛、轰鸣的耳朵和舌头,而是运用理性来判断充满争执的否证。”(KRS 294)②针对这个言论,青年尼采批评道:“他[巴门尼德]把感觉和抽象思维能力即理性断然分割开来,仿佛它们是两种截然分离的能力,结果,他就完全击碎了理智本身,促成了‘精神’与‘肉体’的完全错误的分离。特别是自柏拉图以来,这种分离就像一种灾难压在哲学头上。……通过经验认识到的那个世界的全部多样性和丰富性,它的质的变化,其上升与下降的秩序,都被作为单纯的假象和错觉无情地甩在了一边。从这个世界,人们学不到任何东西……现在,真理只能栖身于最苍白、最抽象的普遍性之中,栖息于由最不确定的言语筑就的空壳之中。”③尼采的这个判断支配了整个后来的哲学史的意见,即从巴门尼德开始,思维与经验的斗争以及“思维至上”的论调成为了西方哲学史上的一个主旋律,而在古希腊哲学家中,柏拉图尤其继承了巴门尼德的这条路线。就此而言,尼采的上述批评与其说是针对巴门尼德,毋宁更多地是针对柏拉图而发。

  需要承认的是,正是柏拉图本人的某些言论,给人造成了这样一些深刻的印象。在柏拉图的各种贬低感官和经验的言论中,《斐多》尤其占据着一个显要的位置。在这篇对话录里,柏拉图借苏格拉底之口反复强调,哲学家的任务是尽可能地让灵魂摆脱身体,因为身体经常阻止我们获得“真正的知识”。人们在进行认识的时候,“看”、“听”等感觉都是无用的,因为身体的存在,灵魂很难获得真理(Phaid.65a-c)。他说,我们必须“仅仅借助纯粹的思想,努力理解把握每个东西纯粹的自身,尽可能地脱离眼睛、耳朵乃至整个身体,因为身体只会添乱,不让灵魂获得真理和认识”(Phaid.66a)。这是“真正的哲学家”(这个概念在该对话录的相关语境下多次出现,参阅Phaid.63e,64a,64b,64e,66b,67d,67e,68b,69d,0e,82c,83b)的共识:只要有身体在,我们就永远都不能得到我们所追求的东西;身体及其欲望是战争、骚乱、屠杀的元凶;身体让人们疲于奔命,没有闲暇去追求真理;等等(Phaid.66b-c)。总之,“如果我们想要纯粹地认识某些东西,就必须摆脱身体,借助灵魂本身来审视事物本身”(Phaid.66d)。随后,苏格拉底重申,“真正的哲学家”发现身体是一座囚禁着灵魂的监狱,“一切透过肉眼的观察都充满了欺骗,同样,一切透过耳朵及其他感官进行的观察也充满欺骗……他们鼓励人们返回到自身内,保持这种凝聚状态,除了自身之外不相信任何别的东西……那些可感知的和可见的东西是不真实的,真正真实的东西是可思想的和不可见的东西”(Phaid.83a-b)。这些言论的必然结果,就是要我们脱离身体,使灵魂得到解脱,坦然接受死亡,因为这其实是一件大好事,它意味着“净化”和“解脱”。而这就是“哲学就是关于死亡的预备练习”的真正意思。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