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振华:实相与真理

——德国古典哲学的世界构想及其源流

2018-02-08 09:45 来源:《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庄振华

Reality and Truth:The World-conception of the Classical German Philosophy and Its Origin and Influences

 

  作者简介:庄振华,陕西师范大学,西安 710119 庄振华,男,哲学博士,陕西师范大学哲学与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

  原发信息:《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75期

  内容提要:笛卡尔的思想客观上展现出理性与内在性世界之间的张力格局,并开始在这一张力格局下从一个确定的基点出发,探索一种合理而连贯的世界结构图景,这种工作方式使他真正成为现代哲学之父。这种张力格局虽然是近代真理观的基本背景,在康德之前却一直没有得到明确的反思。德国古典哲学将立足点从人类理性逐步转移到世界结构本身,直至最后由谢林对近代理性的无限性提出根本质疑,这个过程塑造了现代思想的基本游戏场域。

  The thought of Descartes demonstrates in fact the tension between reason and the immanent world,and begins to explore a rational and coherent prospect of the world-structure from a determinate standpoint under this tension.This way of working makes him the father of modern philosophy.Although this tension makes up the fundamental background of the early modern view of truth,it was not examined clearly till Kant.The classical German philosophy takes not the human reason,but rather the world-structure itself as its standpoint,until Schelling criticizes the infinity of modern reason.This process has molded the basic playground of modern thought.

  关键词:真理/笛卡尔/斯宾诺莎/康德/黑格尔/谢林/truth/Descartes/Spinoza/Kant/Hegel/Schelling

  标题注释:本文为陕西师范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特别支持项目(项目号:16SZTZ01)、陕西师范大学2016年优秀青年学术骨干资助计划项目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我们的德国古典哲学研究往往容易受到一些观念藩篱的局限。由于所谓近代哲学的“认识论转向”的说法和康德对他之前的近代思想的两种判断(唯理论走向独断论,经验论走向怀疑论)的影响,而在德国古典哲学内部又由于克罗纳(R.Kroner)等学者关于康德、费希特、谢林、黑格尔这四大家之间的线性进步论的影响,国内外学界至今依然习惯于以唯理论、经验论、先验观念论、同一哲学/自然哲学、绝对观念论等名号对从笛卡尔到黑格尔的这段近代哲学史进行条块分割。这样做的好处是能使各条块特色鲜明,使它们之间的发展线索清晰可辨,但它也有将思想家脸谱化的危险。正如维特根斯坦关于“梯子”的思考表明的那样,这种条块化格局虽然在我们研究的某个阶段上是有用的,但也不是不可抛弃的,至少我们应该有动摇它的勇气。

  这样做当然不是出于纯粹外在的破坏欲,而必须以坚实的学理为基础。真理是整个近代思想的核心旨趣之一,对真理的追求如何从笛卡尔“我思”的自我确定性与对一切事物的审核权,走向黑格尔那里对近代理性的普遍质疑,转而投身于一种高于理性之上的精神,最后又在后期谢林那里成为对黑格尔式的无限性理性的批判,这一历程是尤其值得追究的。真理虽然极容易被人当成可澄清或可建构出来的实相,但在近代思想语境下,它更是世界本身的自我展示,如果不顾及后一方面而一味寻求并试图掌控真理,那恰恰会错失真理。在这个问题上,本文尝试在融通德国古典哲学与它更大的近代背景方面稍作探索。

  一、前人思想遗产

  说起追求真理,人们通常会认为那就是确定世界的实相,它指的是寻找世界真实的样子,或者由人建构起一套行为规范并推行于世界。于是近代思想史上的我思、经验、实体、单子、理念、范畴、道德规律、精神等概念,乃至现代哲学中的权力意志、意义、话语等思想,就都成了这类形象。其实问题远没有这么简单。如果抱持这种想法,我们在近代那些宏伟的思想殿堂中刚一起步便会遇到重重阻力,比如所谓的“笛卡尔式怀疑”便极为费解。我们随同思想家追寻真理的步伐似乎总会撞壁。部分思想家很可能已经对那堵墙的状况了然于胸,却未必一定会将它作为主题加以阐明,但读者却不能忽视它,因为那样的话,读者看到的大抵只是思想家的“独断”“自相矛盾”或“不严密”,却不会反省自身眼光的局限。

  笛卡尔在他的第一个沉思(《第一哲学沉思集》)中以怀疑感官、梦醒之分、怀疑上帝和怀疑恶魔四个步骤,奠定了他的整个怀疑工作的规模和深度。细察之下不难发现,他并未以绝对强有力的论证表明我们的世界不是真实的,也没有从感官印象出发,以一套强硬的逻辑连贯而系统地将我们的全部知识都怀疑掉;而是在每一个步骤稍稍引起读者的怀疑之感后,便马上设想他的论敌会提出的反面质疑,可是他并不在当前步骤上与论敌周旋,而是以强行假定(“假定”这个词每每在一个步骤开始时醒目地出现)当前整个局面为虚假的方式进入下一个步骤。严格来说,笛卡尔并不在意如何以科学的方式论证事物的可疑性甚或非真实性,无论它是“2+3=5”这种他所谓的“永恒真理”,[1]①还是感官印象,都是如此。他只在意如何引起读者的怀疑感,进而将读者的目光从广延事物(包括身体)那里引开。他的目的在于为后面到第二个沉思中寻找“我思”这个确定性基点廓清场地。不难看出,他的这些做法对于一个瞪大双眼希望通过细密的搜寻找到“真理”的读者而言,着实有些突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