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梁康:现象学美学的起步

——胡塞尔与盖格尔的思想关联

2018-02-09 10:21 来源:《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倪梁康

The Start of Phenomenological Aesthetics:The Interconnection of Thoughts Between Husserl and M.Geiger

  作者简介:倪梁康,中山大学 哲学系,广州 510275 倪梁康,中山大学哲学系、现象学研究所教授。

  原发信息:《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73期

  内容提要:尽管盖格尔与胡塞尔两人在现象学方法的理解上依然存在差别,在实际进行的现象学操作方面也风格迥异,但直接朝向内在心灵的本质直观目光仍然构成盖格尔与胡塞尔超越论现象学的方法路径的交会点。用现象学的方法来研究心理学问题,这差不多是慕尼黑学派和哥廷根学派的现象学家的共同的总体诉求,无论这里的心理学问题是指审美心理还是道德心理,是指个体心理还是社会心理。对于盖格尔来说:现象学在审美学中发现了自己的特权领域。但审美现象学,即时审美体验的研究,必须要获得方法的支持,通向审美学的通道必须得到方法上的保障。这是盖格尔的审美现象学的基本内涵和意义。

  Despite the difference between M.Geiger and Husserl in understanding phenomenological methods and that in the style of performing phenomenological operations,the eidetic intuitive sight directed upon the inner mind still constitutes the intersection between Geiger,on the one hand,and Husserl's transcendental phenomenological method and path,on the other.It is virtually the common general appeal of the phenomenologists of the Munich School and those of the Gottingen School to apply phenomenological methods to psychological problems,be they aesthetic or moral psyche,individual or social psyche.To Geiger,phenomenology has found its own privileged realm in aesthetics.However,aesthetic phenomenology,which is the study of aesthetic experiences,must obtain methodological support,and the path to aesthetics,methodological security.This is the fundamental connotations and significance of Geiger's aesthetic phenomenology.

  关键词:审美享受/现象学方法/胡塞尔/盖格尔/aesthetic enjoyment()/phenomenological method/Husserl/M.Geiger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胡塞尔文集》中译”(项目编号:12&ZD124)。

 

  如果要给早期的现象学运动做一个基本的时间划界的话,那么1902年约翰内斯·道伯特从不伦瑞克骑脚踏车赴哥廷根对胡塞尔的造访是最初的起步,1905年应当可以算作是它的真正的开始。这一年是慕尼黑的特奥多尔·利普斯的学生到哥廷根与胡塞尔及其学生会面的一年,也是阿道夫·莱纳赫在道伯特的建议下于夏季学期到哥廷根随胡塞尔学习、最后在这里完成任教资格论文的一年。自此现象学有了慕尼黑学派和哥廷根学派之分。哥廷根学派的代表威廉·沙普曾诙谐地将这个聚会称作“来自慕尼黑的入侵”:“我想那是一个夏季学期。他们是莱纳赫、康拉德、希尔德勃兰特。盖格尔时而会出现。我们利用每个机会与慕尼黑人进行日日夜夜的哲学交谈。在我们看来,他们在每一个方面都远远超过我们。”①这个说法是比较客观的,因为从1913年胡塞尔创办的《哲学与现象学研究年刊》的编委名单上可以看出,除了胡塞尔本人之外,早期现象学运动的领导成员全都是“慕尼黑人”,都是利普斯的学生,而且分别代表了不同的哲学心理学的研究方向,且此时已经转换而成为现象学心理学的研究方向:舍勒的宗教伦理现象学与价值感受现象学;莱纳赫的政治现象学与法权现象学;普凡德尔的意欲现象学与逻辑现象学;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还有盖格尔的审美体验现象学与感受现象学。

  莫里茨·盖格尔(Moritz Geiger,1880-1937)出生于莱茵河畔的法兰克福的一个犹太家庭。他最初在慕尼黑大学学习法律、文学,1900年开始先后随利普斯和冯特学习哲学和心理学。这两位老师的特点都是既探讨哲学心理学,也致力于科学心理学或实验心理学的研究。普凡德尔曾将这两种取向的心理学称作“主观心理学”和“客观心理学”。②盖格尔和普凡德尔一样,更倾心于哲学心理学;此外,他们之间的另一个相同点在于,他们都关注现象学的研究方法问题。这两个共同点之间有一定的内在联系:由于其哲学心理学的偏好,他们都受到来自科学心理学方面的抨击,因而都需要对自己的研究方法进行反思和做出反驳。③

  在与胡塞尔建立联系之后,盖格尔曾于1906年夏季学期在哥廷根旁听了胡塞尔的讲座“普通哲学史”并担任辅导助教。1907年2月他在慕尼黑利普斯那里以《数量学说的方法论的和实验的论稿》为题完成了任教资格答辩,他在任教资格论文的前言中同样程度地感谢了利普斯和胡塞尔。④而对于盖格尔在此期间的心理学研究,胡塞尔曾在1910年的著名长文《哲学作为严格的科学》中对盖格尔在第四届实验心理学大会所做的报告《同感的本质与意义》⑤赞赏说:“作者以一种富于教益的方式力求对真正的心理学问题进行区分,这些问题在迄今为止关于同感的描述和理论之尝试中有些是明确的,有些则相互混淆。而且他还讨论了人们对这些问题解决的尝试和得到的成果。”(Hua XXV,40,Anm.1)

  在盖格尔之后,他的同门师弟莱纳赫也于1909年在哥廷根胡塞尔的指导下完成了任教资格答辩。他们二人随后分别在慕尼黑和哥廷根担任私人讲师,成为现象学慕尼黑学派和哥廷根学派的核心成员。在1913年出版的首卷《哲学与现象学研究年刊》中,盖格尔作为编委也在编委的集体亮相中发表了他的重要著作《审美享受的现象学论稿》⑥。道伯特在给胡塞尔的信中对它评论说:“盖格尔的论著是我至此为止在他那里读到的最好的东西。他对关于他的论题的各种理论的杂乱做了整理和澄清,以至于这些问题在科学上有了决定性的进展。”(Hua Brief.II,66f.)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