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人的ontology的意义

2018-02-09 16:11 来源:《浙江学刊》 作者:杨适

  内容提要:自罗素及逻辑实证主义者从语义和逻辑上向历来的哲学ontology(本体论)发起挑战, 接着海德格尔又从存在主义角度对ontology提出新诠释主张,向他认为是误释的传统观 点提出了根本性的挑战以来,至今已近百年。与之相关,中国学者中研究西方哲学的人 们,也一直对如何理解西方哲学的ontology和如何在汉语中翻译óυ(being)这个根本 范畴,感到很大的困惑,进行着讨论。在半个世纪以前,陈康先生对把它译成“存在” 或“有”的译法提出了不同意见,认为只有理解和翻译成“是”才合乎希腊文óυ的原 文,近年来王太庆、汪子嵩先生又以一些新的论点论证重申了陈康的意见,引起了许多 讨论。由于哲学作为ontology(研究óυ的学问)原创于古希腊,因此上述讨论就不仅深 入于希腊哲学的全部和方方面面,而且涉及语言、逻辑、历史、生活和全盘文化的研讨 。它产生了若干重要的成就,也留下了许多有待继续研究的问题。 中西学者在当代都十分关心这个源于希腊哲学的根本问题,实在有其深刻的时代的背 景和原因。它正是我们关注的原创文化智慧同当代现实关系问题的一个重要部分。由于 希腊哲学是我的专业和以往研究较多的领域,因此,在这里,我就想结合自己对上述有 关ontology的讨论所作的研究和思考,对希腊哲学对我们中国人所可能具有的重大意义 ,对有关原创文化研究的问题,谈点自己的意见。

  关键词:ontology/希腊哲学/原创文化

  标题注释:Ontology一词,表示的是“对于óυ或óυ τα的研究”或“关于óυ或óυτα 的学问”之意。óυ或óυ τα,是希腊语∈oTlv(动词“存在”和系动词“是”的单 数第三人称形式)的分词形式,即,把“存在”或“是”从动词变作名词来用。亚里士 多德在他的Metaphysics(中译《形而上学》)一书的第四卷中,对于什么是哲学或第一 哲学提出了如下最重要的见解:它是研究óυ之为óυ即óυ本身的一门学问。因此尽 管亚里士多德本人并没有用ontology这个词,后人用它来表示亚里士多德和希腊人所研 究的“第一哲学”仍然是非常确切的,完全符合原义。

 

  在人类的思想和文化里,希腊哲学原是一种特别的智慧形态。正因为如此,它对作为 同样有自己的原创文化智慧的中国人和中国学者的我们,就会有一种特别重要的对话的 意义。世界上几个原创文化都是智慧,但是形态却并不一样。有的偏重于天人道德和谐 ,有的突出高级的宗教信仰。但是若从科学技术(它是影响近当代人类历史最重大和显 著的要素)得以产生和发展的角度来看,都不如希腊人的原创的贡献。唯有希腊哲学才 是科学的母亲。事实上,若没有从泰勒斯到原子论者这些希腊哲学家对自然的探究(phy sics),就不会有后来的物理学、生物学、天文气象学等等自然科学,没有泰勒斯和特 别是毕达哥拉派对数的哲学研究,就不会有严格意义上的数学和几何学出现,而若没有 培根和笛卡尔,也不能开始近代科学的伟大复兴,爱因斯坦如没有哲学思考,也不可能 产生相对论以超越牛顿。同样,若没有苏格拉底开始的伦理哲学探讨,伊壁鸠鲁对于社 会契约的哲学假说等重要研究,没有英、法和德国的古典哲学,也不会有西方伦理学, 和给近现代西方乃至世界的社会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的那些社会科学伟大成果,如霍布 斯、洛克、卢梭、亚当·斯密和马克思关于人类社会及其国家和经济的学说。

  西方一直有科学的传统,在近代和现代科学发展上一路领先,实在同它那源于希腊的 求真精神和精益求精的逻辑理性思维方式不可分。因为,虽然没有求真就不可能有科学 ,但是“真”本身并不是任何科学的对象;唯有一种智慧才研究它,那就是希腊人特别 地创造出来的一种智慧的追求,它的中文译名叫“哲学”,表示了它是一门关于智慧的 大学问。但原文φλοσοφια(philosophy)中“对智慧(σοφια)之爱(φιλ ο)”的含义,它所显示的那种强烈的情感和追寻,单用中文的“哲学”二字却没有能 表达出来。关于这种特别而神圣的对智慧之爱,柏拉图在其《会饮篇》中有过精深而动 人的阐述。不仅如此,希腊哲学的根本特征更体现在它的另一个名称中,就是ontology 。这个词的意思便是:对óυ本身(或对óυ之为óυ)的研究。希腊哲学最初是对自然 的研究(physics),接着进到对数的研究(mathematics),然后,巴门尼德提出对óυ( 有确定性的存在,事物的所是或定义)的研究,后来哲学就是围绕着óυ这个范畴来发 展,直到亚里士多德把对óυ本身,即对óυ之为óυ的研究(ontology,本体论)确立 为第一哲学(Metaphysics,形而上学)。所以Ontology是希腊哲学的最高形态,是它的 根本特征得到最明确表现的形式。希腊人的求真精神和智慧,就集中体现在对这个óυ 的理解、寻求和分析研究上。这种对óυ之为óυ的不断追寻或研究,锻炼出了一种永 远不懈的努力及其精神和方法:研究分析一切事物,打破砂锅问到底地找出它的真正依 据(希腊人称之为原因,它是该事物之真,而最终的原因就叫本原);依据事物的真相( 对象本身和它的原因)审查、讨论、分辨、判断各种意见(命题)的理由(理由是对原因的 陈述)的真假。这样希腊人就创造了一整套锐利无比和确切严密的批判方法和科学研究 的能力,而科学上最可贵的原创能力正是由其核心构成。人们知道近代和现代西方科学 的思维创造力,始终同他们的哲学发展紧密相关,而它们的原创基因不在别处,就在希 腊哲学。所以恩格斯才会说:“一个民族想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 论思维。”“这种能力必须加以发展和锻炼,而为了进行这种锻炼,除了学习以往的哲 学,直到现在还没有别的手段。”

  我认为这是应当提到的第一点。赶上西方先进的科学和经济是当前第一要务,其中科 学是主干,中国人要学人家最新的成就。但是正像一个故事所说,吕纯阳点石成金,把 它送给一个农夫,这位农夫说:我不要你的这块金子,请你给我一个也能点石成金的手 指。我们要真的想在科技上也成为先进者,也要学这位农夫;要取法乎上,直取根本。 亚里士多德早就阐明,科学得以建立的根据最终还在探讨第一原理的哲学;当代最有影 响的科学哲学家托马斯·库恩再度指明,使科学得到重大创新的原动力,是对科学中成 为范型的依据的东西进行新的审查和批判的思考,它是科学上的冒险,需要的是一种既 科学又比科学更深刻和更严密的思维能力和方法,这就超越了科学而进入了与之相关的 哲学探讨。唯有这种科学上的原创思维能力,才能实现科学上的“范型的转换”。可见 科学离不开哲学,科学研究中最有价值的原创能力更离不开对哲学的学习和研究。这种 原创思维能力及其榜样的源头就是希腊哲学。科学家不必都成为哲学的专家。但是你若 想成为比较像样的科学家,更进一步说,如果你要做些带有原创性的发现或突破,你就 需要懂得一点哲学,尤其是希腊哲学。

  科学是中国新文化的一大旗帜。从五四突破愚昧风气开始亮明这面旗帜,到如今尊重 科学努力学习知识蔚然成风,在中国文化史上是一个划时代的伟大进步。与此相比,五 四所亮出的另一面大旗在中国的发展就更艰难曲折些。因为它触及更直接的社会结构机 制问题、利益问题和更深层次的文化传统问题。但是我认为只要坚持发展科学事业这面 大旗,也就能为民主奠定其不可少的知识方面的基础。因为科学知识有这样的特点,它 不是神秘的特权性东西,而是每一个有正常智力的普通人都能学会的。只要有接受教育 的机会,它就向一切人开放。同时,科学也只能在平等、民主和自由的气氛下,在能够 容许独立思考和坚持真理的知识人存在的社会机制的环境中,才能真正扎根和得到健康 持久的发展,赢得对它生命攸关的原创动力。所以,同科学是民主的基础一样,民主和 自由也是科学的基础。中国的新文化还需要德赛两位先生,而它们本是一对孪生兄弟, 产生它们的正是希腊文化,特别是那个文化的核心的智慧——希腊哲学。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