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德哲学中“特兰德伦堡漏洞”的外在论解决方案及其问题

2018-02-09 17:21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孙和平/盛晓明

  一、“特兰德伦堡漏洞”

  在康德《纯粹理性批判》的先验感性论中,一直存在着被后人称之为“特兰德伦堡漏 洞”的问题,它在目前又成为西方康德研究中的一个热门话题。这个问题说的是康德关 于空间的阐明与结论之间的非必然性。康德在关于空间证明的结论中说:“空间不表象 任何一个物自体的属性,也不表象在一个相互关系中的物自体,或者说,空间不表象属 于对象的某个确定,这个确定在人们把所有直观的主观条件抽象掉以后还有所剩余。… …空间仅仅是外部感官的一切现象的形式,即感性的主观条件,仅仅由于它我们的外部 直观才得以可能。”(Kant,A26/B42)在先验辩证论中,康德又一次明确提出所有在时空 中的对象都仅仅是现象,它们在我们的主观之外没有自身的存在根据。但是,康德所谓 的“空间不是物自体的属性”与“空间是主体的先天直观”这二者之间在逻辑关系上是 否是必然的呢?特兰德伦堡(Trendelenburg)在1862年首先对此提出了质疑,他认为康德 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可能性,这就是空间既可以是主观的直观形式也可以是物自体的属性 。他的观点就被后人称为“特兰德伦堡漏洞”(“Trendelenburgsche Lueke”)。之后1 892年,凡辛格(Vaihinger)也认为康德的错误在于他认为“先天的”就是“纯粹主观的 ”,因而康德根据排中律自然否定了空间作为物自体的属性的可能性,而实际上这二者 之间并不是一个排中律的非此即彼的问题。但在这期间也有许多康德的辩护者,他们多 从康德关于时空的观念性而不是现实性的主张来立论(比如史密斯[Kemp Smith,1918] ,法尔肯斯坦[Falkenstein,1995]等等)。1997年德国的马尔库斯·韦拉塞克(Marcus Willaschek)也为康德辩护,他认为康德的立论是合乎逻辑的,这里关键在于对康德的 时空直观概念的理解。为此他提出了康德的直观概念的“外在论的”(externalistisch )解释。这一理解引出了一个如何理解康德哲学的方法的问题。本文将在韦拉塞克观点 的基础上展开对这一问题的讨论。

  二、韦拉塞克的外在论直观概念及其对漏洞问题的解决方法

  韦拉塞克(以下简称“韦氏”)在《先验观念论与空间和时间的观念性——一个关于康 德在先验感性论中的证明的“无漏洞的”解释》一文中,首先是从康德在《纯粹理性批 判》中讨论空间时“从以上概念得出的结论”中的两个结论(a)和(b)来展开讨论的。概 括而言,(a)讲的是空间表象不是物自体的属性,(b)讲的是空间只是感性的主观条件, 它使我们的外在直观得以可能。(Kant,A26/B42)照韦氏的解释,康德这里的意思是说 :直观形式(Anschauungsform)本身只是一个纯粹直观,哪怕它具有我们直观形式的所 有属性,它也不关涉一个真实的对象;直观只有在对象对认识主体的感性发生作用时才 能够关涉到对象。这里关键在于韦氏对“直观”作了“外在论的”(externalistisch) 而不是“内在论的”(internalistisch)理解(下文可知韦氏这一思路来自克里普克)。 按韦氏的观点,如果是后者,就会出现所谓的“漏洞问题”,因为直观不关涉(不严格 指称)外在外象;而如果是前者,那末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作者举例说明了他的这一理 解:对一所房子的直观,在“内在论的”理解中我们是不能排除“房子”是一个幻觉或 别的对象的可能性的。因为在“内在论的”直观理解中,对对象的确定是根据直观的属 性进行的,比如直观中的“均匀”、“三维”等等(空间直观属性)。在这种确定中缺乏 对这所房子的“因果的前历史性”(kausale Vorgeschichte)确定。而“按照外在论的 可能性(来理解),确定直观的对象关涉性的恰恰就是它的因果前历史性”。(Willasche k,S.546)所谓“因果的前历史性”在克里普克那里就是指某事物的固定指称,它是事 物在历史的开头接受“洗礼”即命名时作为实体的东西(Kripke,S.107)。韦氏认为, 直观本身关涉对象的意向性(intentionaler Bezug),就是由这种“对象”对于我们的 “激动”(Affizieren)才真正关涉对象的。

  同时,韦氏认为这里的“对象”又是由“先天直观”自身构成的,这就是说,在康德 那里有一种“自我激动”(Selbstaffektion)(Willaschek,S.544注19),即:直观不是 对一个不关主体的“对象”的直观,因为这种不依赖于主体直观的“对象”只能是“物 自体”;直观本身意向性地构成对象,但它只是确定“意向性”,只有当这个被构成的 对象“激动”感官,它所关涉的才是某个特定的、外在的对象。韦氏说:“康德的直观 概念的外在含义准确地说只能按以下方式来表示:即依赖激动(感官)的对象的并不是直 观的意向关涉性自身,依赖激动(感官)的对象的是直观对于感知(Wahrnehmung)关涉对 象的贡献(后者被理解为直观概念所确定的结果)。”(Willaschek,S.559)这一说法尽 管拗口,但其外在论意图是清楚的,即先天直观形式构成对象,但只有对象对感官的激 动才能使它具有外在性(或实在性)。

  如果这样,“漏洞问题”也就解决了,即:既然主观先天的直观形式在自身构成的对 象激动感官时就具有了关涉对象的外在性(“物自体”),那么直观形式就只能是主观的 ,因而也就不能说直观形式既可以是我们的主观形式,也可以是物自体的属性了。因为 “物自体”是主观自身构造出来的派生的东西。

  我们再考察一下韦氏的论证根据及其用意,即所谓对象对感官的“激动”。

  第一,康德说:“一个对象对表象能力的作用就其被对象所激动的限度而言,就是感 觉(Empfindung)。那种通过感觉而关涉对象的直观称作经验的(直观)”(转引自Willasc hek)。作者引用此话作为他的“外在论”直观与对象的因果性关系的根据,即直观的意 向性关涉的是特定的对象而不是某个对象的属性,而感觉就是指称这个对象的保证。第 二,康德强调直观与对象关系的“直接性”,而概念与对象的关系是以属性为根据的, 因而是间接的。而这种“直接性”就是“因果关系的外在性”。韦氏说:“直观关涉对 象不是通过属性而是因果关系的,并且在这个意义上是直接的。”这就是上述所谓的“ 因果的前历史性”。第三,外在的直观概念是单称地关涉对象的,因而直观对象是完全 确定的。第四,辛迪卡(Hintikka)等当代哲学家在讨论康德的数学哲学时也都认为,直 接性与直观的单称性的关系只有在下述情况下才是可理解的,即二者都是直观的意向性 直接由单称对象所引起的结果。(Willaschek,S.547-548)联系“漏洞问题”我们可以 看出,作者之所以如此重视对象对感官的“激动”或“感觉”,不仅是因为“激动”或 “感觉”就是物自体的作用,而且他还想以此证明我们的直观是直接表明物自体的,或 者干脆说我们的直观(形式)与物自体(的属性)直接就是一回事。因为这里的保证就是感 觉,并且是我们的(只能是我们的)感觉。作者引用并十分注重康德的下列说法:“如果 从一个物体的表象中将知性作为实体、力、可分性等等来思维的东西,同样还有不可渗 透性、硬度、颜色等那些属于感知的东西分离出来,那么对我来说从经验直观中还有某 些剩余的东西,这就是广延和形状。它们属于纯粹直观,并先天地作为单纯的感性形式 在心中(Gemuet)发生,而无需感官或感觉的真实对象”。(Kant,A20/21)作者引用此话 的意图是要说明,只有在某种抽象中人们才可以把对象的“形状”等作为纯粹直观从经 验直观中分离出来,而实际上,它们自身就构成对象,并激动我们的感官(感觉)。我们 的感觉保证了这些直观形式在运用时的外在性,而无需再有我们一般人认为的那种“感 觉的真实对象”。作者在模仿康德的小标题“从上述概念得出的结论”的第六部分中认 为:关键之点并不在于先天直观没有关涉意向对象的“真正的关系”,因为它缺乏与对 象的因果(外在的)联系;关键之点在于:这一与直观相应的对象的联系根本就不存在。 因此,情况就只能是“在一个直观中被表象的对象恰恰是那个作为这个表象的原因的东 西。一个先天直观不能用一个真实的、独立于主体的对象引起(否则它就不是先天的)” 。(Willaschek,S.554)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