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海:重提德国古典哲学的人性理论

2018-02-09 17:23 来源:《学术月刊》 作者:高清海

  内容提要:在人性问题上,德国古典哲学突破传统的物种规定的人性观念以及追求“绝对本性” 的思维习性,将人的本性归结为一种“自为本性”,为人性规定以及与之相关联的诸多 领域开创出一种全新的理解方式,不仅成为马克思哲学变革的理论先导,而且其所开拓 的理解时空至今十分广阔,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德国古典哲学/人性理论/物种规定观念/自为本性

 

  顾名思义,“古典哲学”这个称呼本身似乎就表明:这种哲学已经终结了,它已经完 成它的历史使命,它的功绩业已记录在哲学史上,在人们关注的当代哲学问题中它已经 不再起作用;如果说今天的人们有时还会想到它们、谈起它们,那也只是出于对历史渊 源的追溯,比如德国古典哲学曾经是马克思哲学的主要理论来源,要理解马克思哲学就 不能不去了解这种哲学,如此等等。我们通常都是这样来理解、这样来认识的。

  这样的理解和认识不能说没有道理,但这只是一方面道理,这里还有另一方面的道理 。这另一方面的道理就是:应该说,那些真正具有创造性思维的哲学是不会死亡的,这 些理论会终结(会被“打倒”、会被“取代”),但它们蕴含的意义和价值却不会随这些 理论的终结而终结。这里所说的意义和价值不仅是指由于它们的启发和它们所奠定的基 础而蕴含在后来哲学体系中的那种意义和价值,而且是指,当我们面对我们的现实所遇 到某些新问题而需要理解时,常常还会从以往的哲学中获得启示,从中发现我们过去没 有注意、没有理解或者忽略了的意义。这也就是说,真正的哲学,它们的意义并不仅仅 限于历史,而是对后来的发展也始终保持一定的意义,这使我们在认识现实问题时还需 要经常重温哲学史;尤其是“古典哲学”更有着不可否认的现实价值,这样的哲学随着 历史的进展会不断展示某种新的意义,这种意义或许哲学家本人在当初也未必完全意识 到。

  为什么是这样?在我看来,这与哲学这种理论的特殊性质有关。

  表面看来,哲学的研究对象不定,理论体系不断更替,哲学主题经常转换,在哲学中 似乎没有什么一定之规,那些先前的哲学早已被后来者彻底否定,否定者最后也还要被 否定。这是哲学发展的历史事实,但这不过是表面的现象。我们深入去思考和观察就会 发现,不论哲学理论怎样变化,它们在深层都有一个共同指向的“隐性主题”,这就是 人、人的生存、人的本性、人的世界、人的命运、人的价值。这个隐含的主题有时并不 以直接的形式出现,但它作为哲学的根基却是永恒的,不同的哲学体系以及哲学体系的 历史演变所表现的,不过是从不同侧面对这同一主题的探索、挖掘和展开而已。

  “人是哲学的奥秘”;“哲学是人的自我意识理论”。这是我的基本看法。人作为宇 宙精华的结晶,可以说是一个“缩微的大全”,怎样去理解人、把握人的本性,因此便 成为一切难题中的最大难题。人从自然而来,在经历了一切之后才形成为人。人所走过 的道路,哲学作为人的自觉意识也不能不以理论的形式去经历,这就是哲学在历史发展 中曾经什么都是过(“知识总汇”、“神学的侍女”、“科学之科学”)的原因。只有在 经历过这一切之后,哲学才能逐渐明确理解人的方法、把握人之本性、回到哲学自身。 从这一意义说,人的主题是永恒的,关于人的那些哲学理论,只要是真有所见特别是方 法上的真知灼见,它就永远不会失去意义,即使对人的理解在不断深入,也仍然会有它 的价值。

  在这方面,我觉得德国古典哲学是最具典型性的。下面作为例证,我想就一个侧面, 即关于人的本性的理解方法问题,谈谈它的现实意义。

  哲学的历史发展表明,理解人的难点主要不在于把人认识(规定)为什么,而在于怎样 去认识(规定)人。对人的理解中,方法论问题之所以特别重要,这与人的特异本性有关 。

  人性不同于物性,它既包含着物性,又超越于物性,所以才是人性。这也就是通常所 说的,人有肉体又有灵魂,人是由肉体和灵魂两个方面结合而成的整体。对人的这种特 异性质,人们从直观和体验就能了解,这在远古时代的神话中已有所表露。肉体属于物 质本性,它连通着自然世界;灵魂属于精神本性,它连通着超自然世界。这两种完全相 反的本性怎么能够结为一体,人怎么可能同时来自两个世界?当着人们进入文明时代、 运用理性去思考时,人的本性问题反而成了困惑人们的最大难题。自哲学产生以后,关 于人、人的本性有过不下百种以上的不同说法,然而归结起来,仍然不过是这两种性质 :或者把人“物化”,归结为物质本性,如“人是‘机器’”的观点;或者把人“神化 ”,归结为精神本质,如“人是‘纯粹理性’”的观点。两种观点相互对立,总难达到 统一。这两种观点虽然对立,思维方式却是一个,即都从“世界的绝对统一”这一观点 出发,追求世界与人的单一的、前定的、不变的本性。按照传统的思维方式,关于本性 的规定就应如此,也只能如此。所以在两千余年的发展中,人性观念被人为地分裂开了 ,哲学也始终处于或者“唯物”或者“唯心”两军对垒的鏖战之中而无法自拔。

  “或这,或那;或是,或否”,追求单一、前定、不变本性的这种思维(不论“唯物” 或“唯心”),其实质就是“物种规定”的原则。这样的原则用来说明物的本性可以, 用到人的身上就不灵了。人是“超物之物,超生命之生命”,人的本性恰好属于“是这 ,也是那;又是,又否”,而且永在不断变异之中的本性,所以要真正理解人的这种特 异本性,就必须改变传统习惯的物种思维方式,寻求新的思维方式。这一点,人们在哲 学的发展中渐渐地感觉到了。近代以来的哲学发展,从这一意义上可以认为就是一部力 求挣脱传统物种观点、为理解人的本性寻求新的思维出路的演变历史。在这一过程中, 德国古典哲学应该说是一个重大转折,对此做出了最为重要的贡献。

  德国古典哲学的理论贡献是多方面的。通常我们着眼于“哲学理论”自身,很少从深 层的“隐性主题”出发,所以看重的主要是它在认识论和辩证法等纯粹理论方面的意义 。其实在我看来,它在转变关于人、人的本性看法方面的意义是更具有根本性的,包括 它的那些认识论、辩证法理论,就其实质而言也都是建基于此。我们过去之所以不大谈 论德国古典哲学在人性理论方面的贡献,应该说也是有原因的,这或许同下面这一情况 有关:即德国哲学家非但并未完全摆脱抽象人性论的局限,而且他们还是与法国哲学家 的观点针锋相对、将人的本性脱离开物质基础而归结为“纯粹理性本质”的典型代表。 从这个方面去看,他们的观点是很片面的,确实很难谈论他们的贡献。

  但是如前所说,对人性的理解,把人性的本质看成什么、规定为什么,同如何去看待 人性本质的规定以及对规定方式的理解,这是两个相关然而并不相同的问题,前者属于 具体观点问题,后者属于理解方式问题。在对人性的理解中,应该说后者是更加重要的 问题,而德国古典哲学家的贡献恰恰主要体现在这个方面。我认为,正是从他们开始, 才真正突破传统物种观点的人性规定方式,不再把人性看作前定的、不变的、外在规定 (给与)的,而是试图从人自身的活动中去理解人性的来源、本质和特性,这样,它就为 从理性把握人的特异本性开辟了一种崭新的理解途径。

  德国古典哲学区别于其他哲学最为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把论证人的“自由”、“能 动”的本性提到了哲学第一天职的位置,整个德国古典哲学可以说都是围绕这一中心目 标展开的。依据当时的理论发展状况,要为肉体—灵魂、物质性—精神性、物性—理性 找到统一的现实根据和基础是不大可能的,当时面临的任务首先是必须突破“自然必然 性”的一统天下,把人从一切存在物中提升出来,赋予人以完全不同于他物的本性,根 本改变关于本性的传统物种观念。依据当时哲学的公认原则,这样做还不能完全破坏“ 世界的统一性”原理,这样就决定了德国古典哲学理论的基本逻辑走向。

  康德哲学作为德国古典哲学奠基性的理论,不得不把本体和现象“二元化”,因为只 有这样,才能为人性的自由腾出活动地盘,为人性的解放提供一种理论基础。正是在康 德奠定的基础上,费希特才有可能赋予人性以真正的自由、充分发挥人的能动本性,然 而这样一来,人也就被完全主观化,成为封闭于自我世界的孤独存在。进一步,要使人 在不失能动、自由本性的前提下与客观存在相协调,那就必然会走上谢林的“绝对—普 遍理性”的哲学道路,而这一步,实质上也就是要根本颠倒唯物论的世界观,赋予一切 存在即整个世界以人性化的理性本质。要做到这点,就只有引进并贯彻“发展”的观念 ,赋予理性自身“自我发展”的本性才有可能,而这依靠“发展”逻辑构造出的绝对理 念世界,就是黑格尔哲学。在我看来,费尔巴哈哲学也是沿着同一逻辑“发展”出来的 ,也应该看作属于这种哲学、是这种哲学的最后终结。费尔巴哈清醒地意识到,黑格尔 哲学不过是一种“理性化的神学理论”;而他要使哲学回到现实的世界,也就是使虚幻 的“理性人”回到“感性的人”。费尔巴哈的哲学做到了这点。人确实回到了感性世界 ,这是费尔巴哈的贡献,然而在他那里,人的自由性、能动性却没有着落了。

  这就是马克思哲学得以产生的直接理论基础。马克思提出的“实践”理论既充分肯定 了人的能动、自由本性,又把它置为感性物质活动的基础,从来分裂的人性在马克思哲 学中首次找到了得以统一的现实根据。这样,马克思就不仅解决、回答了困惑德国古典 哲学家的难题,而且由此使整个哲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我们可以说,没有德国古典 哲学作为理论先导,很难想像会产生出马克思哲学,也很难想像会有哲学理论的根本性 变革。但从另一方面说,马克思哲学的产生,也并不意味着德国古典哲学从此便失去它 在人的理论方面的独立价值和意义。马克思终结了旧哲学(包括德国古典哲学),但并没 有终结人的哲学理论;正相反,马克思的实践理论为关于人的理论研究开辟了更加广阔 的空间。在我们更加深入研究人、人性的问题时,德国古典哲学仍然是我们应该利用的 宝贵思想资源。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