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知常:“日常生活审美化”问题的美学困局

2018-02-12 09:59 来源:《中州学刊》 作者:潘知常

The Aesthetic Dilemma of the Aestheticization of Daily Life

 

  作者简介:潘知常,男,南京大学国际传媒研究所所长,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 210093)。

  原发信息:《中州学刊》第20176期 第

  内容提要:“日常生活审美化”是一个伪命题,真正存在并值得讨论的是“日常生活非审美化”。“日常生活审美化”,究其实质,只是一种审美与艺术的自我放逐。它以逃向日常生活的方式重返日常生活,不但没有解决美学所面对的虚无主义的内在焦虑,反而加剧了这一焦虑。“日常生活审美化”体现的是期望掩饰虚无灵魂的努力,误以“拟象化”为“审美化”,而且在反对“唯美为尊”的同时,也反对“以美为宗”,最终使得美学研究陷入困局。要走出这一美学困局,则必须重构日常生活,重构审美与艺术,以审美与艺术作为日常生活的救赎。

  Aestheticization of daily life is a false statement,and the real existence and worth discussing is the non-aestheticization of daily life.Aestheticization of daily life is the essence of a self-imposed exile of aesthetics and art.It returns to the daily life in the form of fleeing to everyday life,not only it didn't solve nihilistic internal anxiety which aesthetics faces,but also heightened the anxiety.Aestheticization of daily life reflects the expectation of concealing nihilistic soul,by making "to like" as "aesthetics" mistakenly,and in opposition to "aesthetic for honor",at the same time,also opposed "only for beauty",eventually making the research on aesthetic in dilemma.To get out of this aesthetic dilemma,we must reconstruct the daily life,reconstruct the aesthetics and art,and use aesthetic and art as the redemption of daily life.

  关键词:日常生活/审美化/非审美化/困局/重构/daily life/aestheticization/non-aestheticization/dilemma/reconstruct

 

  “日常生活审美化”,是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社会学与传播学教授迈克·费瑟斯通(M.Featherstong)最早在1988年提出的美学命题。在中国,它也同样引起极大的关注。只是,一开始学术界仅仅把这个问题称作“当代审美文化”,或者“大众文化”,而不是“日常生活审美化”。例如,1995年,笔者曾出版《反美学——在阐释中理解当代审美文化》①,2002年,笔者还出版了《大众传媒与大众文化》②。这个问题引起国内学界普遍的关注,却是在2002年关于“日常生活审美化”问题的大讨论之后。这无疑与提倡者对于“日常生活审美化”的全盘肯定密切相关。“日常生活审美化”提倡者的内在动机固然是期望借助对于该问题的讨论推动美学与文艺学的“转型”以及美学与文艺学学科边界的重新界定。但是,也恰恰由于这个原因,在对于“日常生活审美化”的肯定与期望背后,也就隐含着一个美学与文艺学何谓、美学与文艺学何为的根本问题。兹事体大,因此,认真的辨析无疑势在必行。

  一、“日常生活审美化”是一个伪命题

  与国内“日常生活审美化”提倡者的看法不同,在笔者看来,“日常生活审美化”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真实存在着的,恰恰是“日常生活非审美化”。之所以会在提倡者那里出现完全相反的价值取向,则是因为他们对于“日常生活审美化”的特定语境缺乏深刻的把握。这就正如天才的文化先知麦克卢汉早已不无尴尬地发现的:在西方学者们往往对当代文化的现状不屑一顾,即使到了他所生活的时代,学者们也没有已经改变一惯的对之置之不理的鸵鸟政策。他甚至已经无法与年轻人对话,为此,他提出亟待对年轻人日夜沉浸其中的当代文化认真加以研究。在中国也同样面临如此窘境,关于“日常生活审美化”的思考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

  从表面看,提倡“日常生活审美化”也不无道理。在传统社会,日常社会与审美、艺术是完全分离的。这一点只要从不论何时提及审美与艺术,总是要以超越于日常生活作为其最突出特征,就不难看出。物质生产与精神生产的分工,造成物质享受与精神享受的分离,同时也造成审美、艺术与日常生活的分离。进入20世纪,由于社会突飞猛进的发展,这一状况有了根本的转变。一方面,审美与艺术由于社会的发展而逐渐丧失了传统的神秘色彩,开始降低姿态,“飞入寻常百姓家”,换言之,审美与艺术开始社会化;另一方面,日常社会也因为社会的发展而逐渐加大了审美与艺术的含量,开始提升自身,日益蚕食着审美与艺术的边界。所谓“食必常饱,然后求美;衣必常暖,然后求丽;居必常安,然后求乐”,人们纷纷开始美化自己、美化生活,并且通过生活的审美化、艺术化来更大程度地解放自己。其结果,就是人人都开始从美学与艺术的角度发现自己、开垦自己,发现生活、开垦生活。日常社会中的审美与艺术,已经成为一个普遍存在的不争的事实。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