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玉龙:陈抟与宋代蜀学美学的草创

2018-02-20 10:03 来源:《绵阳师范学院学报》 作者:谭玉龙

Chen Tuan and the Rudiment of Aesthetics of Shu Theories in Song Dynasty

  作者简介:谭玉龙,重庆邮电大学传媒艺术学院,重庆 400065 谭玉龙(1986- ),男,四川乐山人,讲师,博士,研究方向:中国美学。

  原发信息:《绵阳师范学院学报》第20177期

  内容提要:陈抟是宋代蜀学美学草创阶段的重要人物,对蜀学以及蜀学美学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拉开了蜀学美学的理论架构。首先,他的美学本体论虽带有浓厚的道教色彩,但与后来的苏氏蜀学美学一样以“道”为本。其次。在道器、道技关系上,陈抟调和了它们间的对立关系,为器、技留下了生存空间,彰显出蜀学美学的包容精神。这正是蜀学美学一以贯之的基本精神。再次,陈抟既以“醉”为消除欲望、进入自由的工夫,又以“醉”为消除欲望、进入自由后的境界,为“醉”在苏氏蜀学美学中的全面展开奠定了基础。

  Chen Tuan is an important scholar in the period of the rudiment of aesthetics of Shu Aesthetics.Firstly,he regards Dao as the ontology of aesthetics as well as Three Su.Secondly,he reconciles Dao Qi and Dao Ji,which manifests the tolerant spirit of Shu Aesthetics.Lastly,he regards Zui not only as a way but of a state of eliminating lust and entering the free realm,which lays foundation for the further development of Zui in Three Su's Aesthetics.

  关键词:蜀学美学/“道”本论/道器合一/“醉”/Aesthetics of Shu Theories/Dao/the unity of Dao and Qi/Zui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四川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项目“宋代蜀学与美学研究”(16Y004)。

 

  蜀学是指由苏洵创立,经苏轼、苏辙发展而成的学术思想和学术流派,它与王安石“新学”、二程“洛学”三足鼎立,一度成为北宋时期的官方学术思想,对当时和后世产生了不容忽视的影响。但正如夏君虞先生所言:“蜀学,当然以四川一省的学问为对象。苏氏一支固然是蜀学,苏氏一支以外的学问也不可略去不说,凡是四川人创造的,或者是别人创造而为四川人奉行的学问,都可谓之为蜀学……”[1]93所以,对蜀学的研究不能仅限于三苏,还应注意三苏蜀学的“前因”和“后果”。这同样适用于蜀学美学的研究。三苏美学虽然是蜀学美学的高峰,但高峰之前必有铺垫、之后必有传承,对蜀学美学的研究就应注意三苏美学以外的内容。陈抟的蜀学美学思想就是其中之一。关于陈抟的籍贯大致有两说:一为亳州真源,一为普州崇龛。前者为今天的河南鹿邑,后者被认为是四川安岳县或重庆潼南县。本文据胡昭曦先生的考证,认为陈抟是今重庆潼南县人[2],且为宋代蜀学及蜀学美学草创时期的代表人物。

  一、陈抟蜀学美学的哲学始基

  陈抟的蜀学美学较之后来的三苏具有偏向于道教的倾向,但在本体论方面,他们还是较为一致地认为“道”是宇宙的本体,“道”是其蜀学美学的哲学始基。

  早在先秦,《道德经》就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3]117后世道教也认为:“道者何也?虚无之系,造化之根,神明之本,天地之元……万象以之生,五行以之成。”[4]674“道”就是宇宙万物的生命本源及其规律。陈抟效法这种“道”本论而进一步提出:“夫道化少,少化老,老化病,病化死,死化神,神化万物,气化生灵,精化成形,神气精三化,炼成真仙。”[5]436一方面,人的生命和万物的生命都源自于“道”,另一方面,万物之形和神都依“道”而生。陈抟之论较之以往“道”本论显得更加的细化,因为无论是人与物,还是精神与物质,皆以“道”为本体。

  当然,在陈抟的思想中,还存在与“道”相通的本体论范畴——“气”“一”。《张三丰全集》卷六引陈抟《答人问姓》曰:“一气淘今古,阴阳造化奇。”[6]188自然造化、古往今来都是阴阳二气相互造作的结果。元代章希贤《道法宗旨图衍义》卷下引陈抟语:“一者,数之本宗也。凡物之理,无宗本则乱,有宗本则不当用,用则复乱矣。”[7]616“一”就是万物之“理”,即万物之所以存在的根本。但这并不是说陈抟持有多元本体论思想。因为在道教哲学中,“道”“气”“一”同出而异名,如“一,元气也。二,阴阳也”[8]175;“一,道也”[8]170。所以,“道”即“气”,即“一”,它们都是生命之源、造化之规律和万物之本质。

  “道”是宇宙万物的本体,自然也是万物之美的本体。在陈抟看来,自然造化之美不是人或人心造作而成的,而是“自然而然”的。他说:“夫天之垂象,的如贯珠,少有差则不成次序矣。故自一至于盈万,皆累累然如系于缕也。”[9]216“的如贯珠”“成次序”“累累然如系于缕”都指的是自然造化之美,这种美不是出自于人心或人工创造的,而是“天之垂象”,即来源于其本身,是自然造化的本然属性。这本然属性就是“道”,因为“道法自然”[3]64。所以,自然造化之美来源于“道”,其生成过程也是“道法自然”的过程。另外,人之美也以“道”为本。道教“相信人们经过一定修炼可以长生不死,得道成仙。道教以这种修道成仙思想为核心”[10]1。所以,在道教徒心中,人真正的美不是外在的修饰而是生命的长久永恒(“仙”),而生命的长久永恒有赖于得“道”。陈抟说:“日久自然变为宝珠,所以人皆不死是也。故经云:‘大道无形’也。”[11]879当人们将“道”固守于体内,久而久之就让它成为如“珠宝”那样的美,因为“道”就是生命,能让人长生不死、羽化成仙。

  总之,“道”是陈抟蜀学美学的哲学始基,宇宙万物的本源及生命是“道”,自然造化和人的“美”也是“道”。“道”是陈抟蜀学美学的本体。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