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罐—盎:新石器初期陶器的审美观念

2018-02-20 10:10 来源:《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张法

Fu-Guan-Ang: The Aesthetic Concept of Early Neolithic Pottery

 

  作者简介:张法,浙江师范大学 人文学院,浙江 金华 321004 张法(1954- ),男,重庆人,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特聘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哲学和美学研究。

  原发信息:《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174期

  内容提要:远古中国,陶器最初体现为釜、罐、盎。三种器形内蕴着当时的文化观念而成为美。釜内蕴着父型巫王与火水和谐观念,罐内蕴着由雚鸟象征的天地运行,盎内蕴着取水于月的观念。釜—罐—盎作为饮食之器,运用于远古仪式之中,而具有了独特的观念内容和审美意义。

  关键词:釜—罐—盎/远古陶器/观念内容/审美意义

 

  饮食器在远古中国的饮食演进中起了重要作用,不但使饮食变成美味,同时使饮食器成为美器。饮食器主要展开为三大方面:炊煮器、盛食器(包括食器和饮器)、贮食器。这三类饮食器在远古最初的器形是:主要由炊器而来的釜,主要由贮器而来的罐,主要由盛器而来的盎。釜—罐—盎内蕴了怎样的观念而使自己成为美器的呢?

  一、釜:最初的炊器与观念内容

  新石器早期最初的农业雏形,于一万八千年前在华南出现,就产生了最初的绳纹圆底釜陶器,这时的陶器是以炊器为主的。釜既是炊煮器,又是盛食器,釜煮食熟,可列釜而食。釜是炊煮和盛食的统一。理解到这一点甚为重要。如果说火的使用,让生食转为熟食,并使火具有了崇高的地位,炊煮陶器的发明,使与火对立的水,在炊煮器中,有了一种新型的合作形式。《易》中的未济卦是水(坎)下火(离)上,是从水与火的自然性质讲,已济之卦是火(离)下水(坎)上,把两种对立的自然之性进行了文化性的组合,使之很好地结合了起来。这两卦的思想,应当有更悠久的历史基础,曲折地反映了远古先民从火的发明到陶器发展这一漫长过程的观念思考。把对立不容的水和火,升华为更高程度上的和谐的炊之器,被命名为釜。谯周《古史考》说“有釜甑,而水火之道成矣”。文字是青铜时代之后造的,因此釜字从金,但造字的基础在于具有悠长历史的口语流传作为基础,《说文》有“鬴”,认为与釜类同。透出了,远古具有釜功能的陶器,演进到后来鬲出现之后,称为“鬴”。如果把鬲追溯到早期的陶器,就是当时之釜。釜由器的材质和父构成。父,为持斧之人,斧从斤而来又演进为戉,成为巫王的象征,斧在这一演进过程当然也是巫王的象征,父型巫王因有斧而美,称为甫。甫是巫王的美称。考虑到中国远古仪式中饮食占有的主心位置,斧—父—甫一定要加上作为炊煮器的釜,才是完整的。陶釜的发明使水火对立和谐这一新思想,在创造之初令人兴奋,承继发展中令人感叹。甫作为陶器之初的美,是父(人)—斧(权杖)—釜(炊器)的统一。当釜演进为鬲之后,甫仍然与之相随,而成为鬴。鬴的字中有美称之甫和鬲的前身的釜器,釜与甫音同义通,透出了陶釜在产生之时起,就与最高的美相连。陶器的釜之美内蕴着两个方面,一个是仪式结构中的父—斧—釜—甫的仪式的整体美,二是由釜对水火的运用而来人与自然的天道之美。这两个方面都与“和”的思想相关。由釜而来的美感,关联到这两方面的和的思想。前一方面关系到饮食器—人—政治的关系,后一方面关系到饮食器—人—自然之间的关系。由这两方面的和的观念,在不同的地域和文化中应有多种多样的形式,从而产生了东西南北不同的釜形。这些不同的器形和同一的功能形成了釜演进的基础,在器形—功能—观念的互动中,釜的演进后来升级为鼎。这就是后话了。虽然远古的炊器升级为鼎之后,釜仍然存在,但从鼎中,可以体会釜所内蕴的观念内容。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