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笑敢:经典诠释与体系建构

——中国哲学诠释传统的成熟与特点刍议

2018-02-26 22:18 来源: 作者:刘笑敢

  内容提要:中国古代哲学的发展与哲学诠释的传统有密切关系,王弼和郭象代表了中国古代哲学诠释传统的成熟时期,自此以后,以较完整的经典注释的方式阐发思想家的哲学体系就成了中国哲学发展的主流,朱熹、王夫之是古代哲学诠释传统的高峰,牟宗三则是这一传统的现代代表。本文认为,西方诠释学从原则上为中国哲学史上的体系重构提供了很好的解释和论证,但西方诠释学理论并不能充分解释中国哲学的诠释传统,中国的哲学诠释传统的典型形式是以经典诠释的方式进行哲学体系的建构或重构,打破了西方诠释学理论所说的“诠释的循环”,从而构成了对西方诠释学的一种挑战,回答这种挑战就可以丰富和发展诠释学理论,并有可能创造出一种新的适合于理解和说明中国哲学传统的诠释学。

  关键词:诠释学/经典诠释/体系建构/王弼/郭象/中国哲学的诠释传统

  标题注释:

  本文原为胡军与孙尚扬教授主编的为汤一介先生祝寿的文集而作。《中国哲学史》编辑部征得胡军教授同意而同时发表,笔者愿对编辑部的雅意和胡军教授的慷慨深致谢意。本文根据编辑部建议,曾作技术性修改和个别补充。又笔者曾以本文的增修本在台湾大学的东亚近世儒学诠释传统的讨论会上宣读并引起讨论。笔者将根据各方面的意见进一步修改和扩充本文。

 

  近年来,汤一介先生多次撰文倡议建立中国的诠释学,也有人出版了《中国阐释学》的大作(注:李清良著《中国阐释学》,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共574页。),台湾大学由黄俊杰教授组织的“东亚近世儒学诠释传统”作为教育部支持的唯一一项列入卓越研究计划的人文学研究项目更是动员了大陆、港、台以及日本、欧美专家学者进行的多年的研究计划。这些活动都促使我们研究中国哲学史的专业工作者不得不思考中国古代有没有一个哲学诠释的传统?如果有,这个传统萌芽于何时?成熟于何人?有什么特点?在中国哲学史上有什么地位?与现代诠释学理论有什么相关性?在现代中国有没有生命力?对于建立中国的诠释学有没有什么启示?本文试图对这些问题作一个纲要式的回答。本文的主要观点是:中国古代哲学的发展与哲学诠释的传统有密切关系,王弼和郭象代表了中国古代哲学诠释传统的成熟时期,朱熹、王夫之是古代哲学诠释传统的高峰,牟宗三则是这一传统的现代代表。中国的哲学诠释传统的典型形式是以经典诠释的方式进行哲学体系的建构或重构,这一方式包含着“客观”地诠释经典的“原意”和建立诠释者自身的哲学体系的内在矛盾和紧张。西方诠释学从原则上为中国哲学史上的体系重构提供了很好的解释和论证,但其理论概念,如“前理解”、“诠释学循环”、“重构”在解释中国哲学诠释传统时遇到了困难或挑战。研究中国哲学的诠释传统有利于发展中国的诠释学和推进中国哲学史研究。

  一

  众所周知,中国古代有着历史悠久、内容丰富的说解、传注、章句的传统,这是研究中国诠释传统的原始资料,也是建立中国的诠释学的重要的参考资料。不过,因为我们要讨论的是哲学的诠释传统,因此我们有必要辨析哪些传注适于、哪些则不适于作为研究哲学诠释传统的资料。这方面很难提出一个十分确切的标准,但提出一个大略的标准则是必要的和有可能的。如果我们可以在众多的注释性著作中辨析出哪些是哲学诠释的著作,那么,中国有没有哲学诠释传统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这里我们需要区别三个概念,即非哲学性的注解,哲学性的诠释,以及诠释性的哲学著作。这三个概念应该有明显的不同,特别是从理论上来讲是如此,但是从实际著作的比较来看,也有量的或程度的差别,因此相互间很难划出绝对的界限或作出清晰的定义。然而,从学术和理论考查的角度来看,这种区分显然是不可避免的,否则进一步的研究就无法进行。一个简便的做法就是把那些完全不能纳入中国哲学史研究范围的注释或诠释性著作看作是非哲学性的诠释,即文献学的诠释,历史学诠释,文学诠释等等。同样,那些在通行的中国哲学史论著中涉及到的注释性著作都可以看作是“哲学性的诠释著作”,其中那些有完整体系、有重要地位的思想家的作品则可以看作是“诠释性的哲学著作”。这里所说的“诠释性的哲学著作”特别强调有体系,有重要地位,否则与“哲学性的诠释著作”就没有区别了。“哲学性的诠释”以经典诠释为主,“诠释性的哲学”以建立新的哲学体系为主,虽然这两者很难有严格的绝对的界限,都是中国的哲学诠释传统的组成部分,但是,从哲学理论发展的角度来看,诠释性的哲学著作建立了有影响的哲学体系,因此比哲学性的诠释著作在中国哲学史上有更重要的意义,是中国哲学诠释传统的典型代表,是本文讨论的重点。

  根据这三个概念的不同我们就可以进一步讨论中国哲学诠释传统的成型、发展和演变,从而发现魏晋时期王弼《老子注》、《周易注》和郭象《庄子注》可以作为中国哲学诠释传统成熟的标志。下面我们从经典注释的形式、哲学诠释的内容、哲学体系的建构三个方面进行讨论。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