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少明:现代庄学及其背景

2018-02-26 22:20 来源:《中国哲学史》 作者:陈少明

  尽管从儒家卫道的立场来看,庄子只是一异端,但庄学在思想史上自有其风光之处。宋人叶适说:“自周之书出,世之悦而好之者有四焉:好文者资其辞,求道者意其妙,泊俗者遣其累,奸邪者济其欲。”而侯外庐的《中国思想通史》在引用《水心文集》的这一说法时也说:“庄子的思想,从其影响于中国士大夫的历史看来,实在不是‘异端’,而是‘正统’,上自秦、汉、魏、晋的黄、老与玄学,中至宋、元、明的理学,下至近代的唯心主义都有其血液贯注着。”(注:侯外庐:《中国思想通史》第一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309页。)然这两种说法仍有区别,叶适点出《庄》书的奇诡,着眼于它的个性;侯氏则是想揭发它的弊病,所展示的是传统的共性。后者同时也意味着,整个传统思想学术,不论正统还是异端,在现代价值体系中,其位置可能都会经历一个颠倒的过程。对庄子的这种排拒,不是侯先生个人的特殊立场,而是出于一种同传统对立的“现代”的眼光。这里,“现代”不是编年史意义的概念,不是说,1895年或1919年以后的庄学都是一种立场,而是指塑造现代社会的独特价值观念,用流行的说法即“现代性”规限了庄学的思想功能。(注:50年代以前的许多庄学研究,以及50年代以后台、港的庄学研究不在这一范畴。)本文无意于对中国的“现代性”内涵作全面的探究,只是通过对庄学这一个案的分析,观察“五四”以来重构传统学术活动中那种非传统的思想特征。视角的转换,导致对象变形。而问题的背后,是学科的更置、意识形态的变迁,是整个现代文化的转向。

  一、找东西的眼光

  古之好庄者,兴趣大致集中在逍遥、齐物、自然、无为等观念上,特别是前二者,更是“庄之所以为庄者”的体现。故所着重的文本,自然以《逍遥游》特别是《齐物论》为主。齐物之物,究竟是指物事,还是指观念(所谓“物论”),虽然历来看法不一,但一个“齐”字,表明庄子关心的不是要维护“物”的客观性,而是要开导世人如何重新想象“物”之“性”。“齐”就是在思想中把形形色色的物的具体特性过滤掉,变成无特性的“物”。这样识物,即以万物为一物,物与物便能相通:“故举莛与楹,厉与西施,恢诡谲怪,道通为一。其分也成也,其成也毁也。凡物无成与毁,复通为一。”因此,与其说齐物,不如说是非物。庄子关心的不是事实,而是对事实的看法。但20世纪的学者,却真的要到庄子思想中去寻“物”。

  首先是胡适,他的《中国哲学史大纲》(卷上)是现代学者系统重构我们思想传统的第一个范例。他从《庄子》中发现的不只是物,而且有“进化”。《秋水》说:“物之生也,若骤若驰,无动而不变,无时而不移。何为乎?何不为乎?夫固将自化。”胡适认为“‘自化’二字,是《庄子》生物进化论的大旨。”(注:姜义华主编:《胡适学术文集─中国哲学史》上册(北京:中华书局,1991年),第178页。)《寓言》说:“万物皆种也,以不同形相禅。始卒若环,莫得其伦。是谓天均。”胡适的发挥是:“‘万物皆种也,以不同形相禅’,这十一个字竟是一篇‘物种由来’。他说万物本来同是一类,后来才渐渐的变成各种‘不同形’的物类。却又并不是一起首就同时变成了各种物类。这些物类都是一代一代的进化出来的,所以说:‘以不同形相禅。’”(同上)只不过,与近世生物学者的理论相比,“《庄子》的进化论只认得被动的适合,却不去理会那更重要的自动的适合,”(同上书,第181页)在胡适看来,这是他的大缺点。胡适还断定:“庄周的名学和人生哲学都与这种完全天然的进化论很有关系。”(同上书,第182页)而“是亦一无穷,非亦一无穷”的“真义”,是一种“变化进化的道德观念和是非观念,有些和德国的海智尔相似。”(同上书,第186页)但是,这种思想被推向极端后,成为“不谴是非”的达观主义,便有严重的流弊。

  问题不在于这一发现的对错,而是这类“进化”观念不是庄学的特色,胡适在此之前写的《先秦诸子进化论》(1913年)遍说中国古代的进化观念,就可表明这一点。同时,正因为它不是庄学特色所在,故历代读者对此熟视无睹,并不在意,这反过来给胡适留下“发现”的机会。胡适的背景是西方。达尔文的生物进化思想在西方造成广泛影响,一个重要因素是因为它挑战了上帝创造万物的神学观念。这对有强烈神学观念的文化很重要,但对有深厚自然主义传统的中国来说则未必如此。但胡适还是不忘写上造物无主的观念对驳斥宗教家用因果律来证明上帝之说的作用。这意味着胡适的问题意识是西方的,或者说,他以为西方的问题就应该是中国的问题。这种以西学为框架,在中国思想传统中寻找相似的对象(或相应的对立面)进行表扬(或贬斥),同时在表扬中不忘指出它还未达到现代西学的水平的手法,为后来的中国哲学史研究所承袭,并形成一种套路。

  60年代,半个世纪之后,在政治上与胡适划清界线的唯物主义者,也积极从《庄子》中寻找“物”的观念。这方面,任继愈先生的工作最有代表性。例如,他从《大宗师》中“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这则论述中,推论“道”的若干特点:

  第一,“道”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是无限的物质实体。它是一切具体事物的根源,也是唯一的、最后的根源。

  第二,“道”比“上帝”、“鬼神”都悠久,也更为根本。宗教迷信思想认为天地是由神或上帝所造的,至少是由它们的意志所决定的,可是庄子却明白指出,天地万物的生长、变化和上帝、鬼神没有关系,倒是连上帝鬼神也是“道”的产物。这种学说本身就是对古代宗教迷信思想的挑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