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知识解释说”在中西哲学史上之价值

2018-02-26 22:33 来源:《北京行政学院学报》 作者:张耀南

  内容提要:“知识解释说”是在经验论、理性论、建构论之外的另一种有关知识的理论,此种理论有一个优点,就是能打通中西哲学史上的诸多壁垒,如知识与意见之隔阂、发现与发明之隔阂、理智与直觉之隔阂、科学与形上学之隔阂、综合命题与分析命题之隔阂等。这恐怕正是“知识解释说”在中西哲学史上的价值所在。

  Apart from empiricism,rationalism and constructionism,the"Theory of Knowledge Interpretation"is another theory aboutknowledge which has as its merit the capability of gettingthrough the various barriers that exist in Chinese and Westernphilosophical history,such as the barriers between knowledge andideas,discovery and invention,reason and intuition,science andmetaphysics as well as that between comprehensive and analyticpropositions and so forth.And such merit,according to the author,happens to be where the value of this theory lies in the Chineseand Western philosophical history.

  关键词:知识解释说/打通/中西哲学史/the "Theory of Knowledge Interpretation"/get through/Chineseand Western philosophical history

 

  “知识解释说”是中国现代哲学家张东荪先生(1886-1973)论及、笔者总结并引申出(“知识解释说”一词是笔者总结出来的,东荪先生原无此词)的一个基本观点,此种观点认为人类之“知识”不是“反映”或“摹写”,而只能是一种“解释”(interpretation):人类认识世界不是去“摹写”世界,而是以人类自己为背景去“解释”世界;人类认识宇宙不是去“摹写”宇宙,而是以人类自己为背景去“解释”宇宙;人类“解释”了世界,同时也就“改变”了世界。所以世界只是“人之世界”,宇宙只是“人之宇宙”;人类不可能求一世界于其“知识”之外,亦不可能求一宇宙于其“知识”之外。用东荪先生自己的话说,就是“我们讲的自然是知识中的自然(nature within the perception)”[1]。

  东荪先生把人类知识大致分为三个最为常见的系统——常识系统、科学系统和形而上学系统,他认为每一知识系统都有一二个概念作其支配概念,就如物理学上之坐标系,少数支配概念就是坐标轴线(axis)。他认为常识系统以“物”、“我”、“要”三概念为轴,以知觉的辨识为工具,以直接比附或内省比附为思维方法;科学系统或科学知识系统以“关系”概念为轴,以理智的分析功夫为工具,以测量和实验为方法;形而上学知识系统以“有”或“体”(Being)为轴,以“透智”(insight)为工具,以“对演法”(dialectics)为方法。他断言此三个知识系统是解释而非临摹或拓写,理由是:(一)此三个知识系统是选择系统(selective system),即任择一概念为起点或基点而形成。如选择“物”为起点或基点组成一概念群,构成常识系统;选择“关系”为起点或基点组成一概念群,构成科学系统;选择“有”为起点或基点组成一概念群,构成形而上学系统,等等。知识系统是基于选择的,因而不是摹写。(二)作为起点或基点的概念乃是“设准”,即最基本的假设(postulate),而不是什么“实录者”。三个知识系统就是施不同“设准”于同一的材料之所得,而施“设准”于所与或造成者就是“解释”,三个知识系统都只是这样的“解释”。东荪先生又把常识系统称为T系统(T-group of concepts),科学知识系统称为R系统(R-group ofconcepts),形而上学系统称为B系统(B-group of concepts),认为T系统施Thing于知觉而得一“方便界”(realm of convenience),构成“个人之实在”(personal reality);R系统施Relation于知觉而得一“事实界”(realm offacts),构成“事实之实在”(factual reality);B系统施Being于知觉而得一“理想界”(realm of ideals),构成“理想之实在”(ideal reality)。材料或对象是共同的,解释的角度不同、“格式”不同,便构成不同的知识系统;“设准”即是一种“格式”,“设准”不同,结果便有不同,三个知识系统即是施不同“设准”于同一的材料所得的“解释”。不同的“设准系统”就是不同的“参考系统”(system of reference),不同的“参考系统”构成不同的“解释系统”(interpretative system)。T系统、R系统和B系统都是这样的“解释系统”。

  从哲学史上看,经验论和理性论是有关知识本性的两种基本理论。经验论与反映论是一组,认为知识是对客体之反映,主张经验是知识的惟一来源,认为知识既源于经验又成于经验;理性论与先验论是另一组,只承认理性认识的可靠性,认为知识虽源于经验,但却不成于经验,经验不得先天格式或先验范畴之约束,便不成其为知识。此两种理论之外,还有一种“建构论”,认为人类知识既非主体内部结构中预先决定,亦非客体原有特性预先决定,而是通过建构,即通过主客体间相互作用而实现。东荪先生所论之“解释说”有与“建构论”相关之处,但总体上又与“建构论”差异很大,可视为一种新学说。提出此种新学说在知识论上有何等价值,当然有探讨之必要,但本文不专门探讨。本文着重探讨此种新学说在中西哲学史上之价值。

  “知识解释说”在中西哲学史上之价值,笔者以为可一言以蔽之,曰“打通”,打通哲学史上各派学说之隔阂。详言之,即“打通”知识与意见、发现与发明、理智与直觉、科学与形上学、综合命题与分析命题等等。现分述如下。

  一、打通“知识”与“意见”

  “打通”一词出现在东荪先生《知识与文化》一书的“后序”中,他用此词去说明自己的形而上学与自己的知识论之统一:“就是我立在知识社会学上把哲学认是文化的要求,有文化上社会上的功用,专从功用以定其性质。同时我又立在哲学上证明这样说法有充分理由可以站立。为了打通这两方面起见,我于是乃组织成这样的一种形而上学。”[2]

  从“知识即解释”这一基本点出发,东荪先生打通了“知识”与“意见”。他说:“可见真知识与信仰,意见并无绝对的不同。泰西学者承柏拉图之绪馀,总喜欢把知识与意见分为两种。其实只是程度之差。诚如柏氏所说,人类恐怕不能有真知识,只有‘合理的意见’而已。”[3]在柏拉图(Plato,427-347B.C.),“知识”是对理念界而言的,“意见”是对现象界而言的;只有对永恒、不变、整齐之理念世界的认识才是“知识”,对混乱、紊杂、变动之现象世界的认识只是“意见”,称不得是“知识”;知识从“回忆”中得来,“意见”从感觉中得来。“知识”与“意见”两者是截然不同、无法贯通的。现在东荪先生用他的“解释说”打通了柏拉图的划分、打穿了“知识”与“意见”的隔离;“知识”与“意见”本质上都是对世界的解释,“知识”是对理世界的解释,“意见”是对事世界的解释,就“解释”而言,两者并没有什么根本的不同;事世界是我们知识中的世界,理世界亦无不在我们的知识中;况且也根本不存在一个纯粹的理世界与纯粹的事世界,此种“纯粹世界”是柏拉图想像出来的,根本上不可能存在。

  二、打通“发现”与“发明”

  也是从“知识即解释”这一基本点出发,东荪先生打通了“发现”与“发明”(这一点又和中国现代另一位哲学家金岳霖先生正相反对,金先生认为发现与发明是对立的。他在《知识论》第110页说:“……理论是无法发明或创造的。”在第110-111页又说:“我们要求理论只能发现而不能发明也就是表示理论是有硬性的。”),而认为“科学上发现(discovery)与发明(invention)只有程度上之分别绝无性质的不同”[4]。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科学不是对实在的摹写,而是对实在的解释或说明,或者换句话说,科学认为是“实在”的“事实”并不是自己存在在那儿的,而是科学抽出的、造成的,是“在整个浑然一片的自然中抽出若干单位”[5]而成的,所以科学的所谓“事实”乃是“抽出的实在”(the abstract real)[6]。比如壶中盛水置于炉口二十分钟必沸,不管在这个室内抑或在那个廊下,甚至在另外很远的地方都是如此,“遂成为一个事实,须知这种事实是在整个儿宇宙中抽出不能算为自然,乃仍是科学的成果”[7]。科学的职责在发现“事实”,但它在发现“事实”的同时却又在造成“事实”,发现的过程也就是造成的过程,发现愈多其所造就愈多,“一切发现都含有发明的成分在内,同时发明亦是无不根据事实的”[8]。所以“‘事实的存在’,与科学的成果是同存在的(coexist)”[9]。我们说在科学上愈是事实便愈真,并不意味着我们承认愈是自然便愈真,“事实当然不是非自然的然而却不是纯自然的”[10],“纯自然”的事实我们是根本得不到的,因为进入我们知识领域的自然不可能再是纯粹的自然。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