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红英:近十五年戴学研究综述

2018-02-26 23:59 来源:《安徽史学》 作者:李红英

  内容提要:戴震是清代学术大家,在生前、身后都有很大影响,研究、继承他学术成就的人很多。其中,“《水经注》袭赵”一案与“江永、戴震关系”两大问题,一直是争论焦点。近15年,改革开放深入发展,戴学研究日益兴盛,一些新资料相继问世,对这两大问题的探讨也有了新的进展。本文通过概述近15年来戴学研究成果,试图为进一步深入研究戴学提供参考。

  关键词:戴震/戴学研究/《水经注》/江永/戴震全书/戴震全集

 

  清代朴学大师戴震一生治学“不为一时之名,亦不期后世之名”(注:《戴震全书》第六册《东原文集》卷九《答郑丈用牧书》,第373-374页,黄山书社1995年版。),写下了大量著作,博涉天文、历算、地理、音韵、训诂等方面,不仅令当时人折服,更让后人叹为观止。自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戴震去世后,继承、研究戴学的人层出不穷。近年方利山有《戴震研究述略》一文(注:载《戴震学术思想论稿》,安徽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回顾了从清中叶至80年代中期戴学研究概况。80年代中期以来的近十五年,由于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学术活动呈现出更为活跃的局面,戴学研究也得到了很大发展。本文拟通过概述这十五年来戴学研究成果,谈谈自己一点不成熟的看法,恭请专家学者批评指教。

  一

  首先,戴震研究会的成立及徽学研究的日益兴盛,给戴学研究的发展带来新的契机,使戴学研究得以有系统、有组织地进行。

  1986年4月,在戴震家乡,由徽州师专、戴震纪念馆等单位筹建了国内第一个戴震研究学术团体,即“戴震研究会”。5月,首次戴震学术讨论会在安徽黄山市(原屯溪市)召开,会后,编辑出版了《戴震学术思想论稿》。这次会议加强了国内戴学研究者的联系,利于相互之间的学术交流与合作。

  进入90年代,徽学研究逐渐成为热点,以“徽学”名义相继召开了四次学术讨论会。徽学讨论会的召开与论文集的出版,对徽学研究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国内外更多的人知道了“徽学”,熟悉了“徽州文化”,同时,也有更多学者关心并投身于“徽学”这门新兴学科的研究。1999年,徽学研究中心在安徽大学成立,并通过国家教育部的审批,成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百所重点研究基地之一。而戴学作为徽州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徽学研究的重要课题,徽学的发展,必将促进戴学研究的深入。

  与此同时,成立于1986年的戴震研究会为戴学研究做了更为重要的工作。1991年夏在徽州师专举行了第二次戴震学术研讨会和《戴震全集》出版的首发式。会后出版的论文集《戴学新探》,收入了海内外戴学研究文章40多篇,基本上反映了当时戴震学术研究的总体水平。这以后,戴学研究在深度和广度上都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其次,这一阶段两套戴震著作集,即《戴震全书》与《戴震全集》的编辑出版,为戴震学术研究工作提供了更大的便利与更好的条件。

  《戴震全书》由安徽省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委员会组织编订,北京大学张岱年担任主编,黄山书社出版。全书共七册,前六册是全书正文,收入戴震著作36种,包括《经雅》、《毛诗补传》、《水地记初稿》等12种未刊书稿及佚文,每册都配有数幅相应图片。第七册为附录,即研究资料选编,收入从清中期以来的部分名家研究资料,书末还附有《戴震全书人名索引》,便于读者检索。

  《戴震全集》是由戴震研究会、徽州师专古籍所、戴震纪念馆三家联合编纂,叶光立任主编,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全集共分六册,大致按著作性质分类,新刊戴氏未刊著作12部及散篇,并附有图片近60幅。

  两套著作集各有特点,从不同的角度方便了广大戴学研究者,可省去四处搜寻资料的若干麻烦。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