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忠正:《资本论》的“科学性”

2018-02-27 10: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庄忠正

  虽然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分析立足于实证材料,但他超越了古典政治经济学的自然科学思维方式(知性思维),引入辩证思维,不仅把“完整的表象”(感性具体)抽象为“经济事实”,把“经济事实”上升为“社会现实”(理性具体),而且把“社会现实”作为《资本论》的研究对象,探求资本主义社会本质,赋予《资本论》以“科学性”。因此,在《资本论》中,马克思不仅揭露了“物和物的关系”掩盖下的“人和人的关系”,破解了资本主义社会中人的“存在秘密”,而且指向人类存在的第三种样态——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此外,马克思《资本论》的副标题是“政治经济学批判”,而不是“政治经济学”。这也就是说,马克思研究政治经济学的目的并不仅是“提出一种全新的、独特的经济理论”,更在于“政治经济学批判”。所以,我们必须在“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意义上阐释《资本论》的“科学性”,论述它如何迥异并超越了古典政治经济学。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政治经济学批判”变革了政治经济学的术语,使之“正立过来”;二是它不是“简单地确认一种经济事实”,而是“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古典政治经济学把一切事物还原为简单的交换关系,把存在论范畴还原成经济学范畴,乃至单纯的定量关系。但是,在《资本论》中,政治经济学的术语发生了革命,马克思使之上升为存在论范畴。

  尽管马克思破解了资本主义社会中人的“存在秘密”,但是为了彻底克服抽象的统治,必须从对政治经济学的批判过渡到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批判,实现人类解放。所以,虽然《资本论》的“最终目的”是“揭示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但是,作为“政治经济学批判”,它并不仅是一种“纯粹的科学认识”,更是一种“缩短和减轻分娩的痛苦”的武器,是“一种关于人类解放的学说”。所以,马克思在亚当·斯密、李嘉图等人认为已有答案的地方,发现了问题所在,他不是“简单地确认一种经济事实”,而是“把理解全部资本主义生产的钥匙交给那个知道怎么使用它的人”,“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在这一意义上阐释《资本论》的“科学性”,不仅彰显了其批判性和革命性,而且论述了它在何种意义上超越了古典政治经济学。

  (本文系2016年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资本论》及其当代价值研究”(16CKS001)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北京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高精尖创新中心)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