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刚/宋玉路:道家“自治”话语论

2018-02-27 11:22 来源:《人文杂志》 作者:李刚/宋玉路

The Daoist Theory of Autonomou

  作者简介:李刚,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长安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宋玉路,西安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原发信息:《人文杂志》第20177期

  内容提要:道家的“自治”话语指向一种柔性的自发秩序和社会治理之道,它是破解道家“无为而无不为”的关键之处;“自治”话语是道家文献中固有的视角,它体现了道家的社会治理理念,在一定意义上是对近代以来两种道家研究思想的融合或突破;其行文语言表现为隐逸或休养生息;其深层的根据在“道法自然”与“玄德”。总体来看,从“自治”话语重新解释道家的政治思想,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关键词:道家/自治/话语/社会治理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道家自治思想传统研究”(11XZS015);陕西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丰富‘中国梦’的民族特色”(13ZGM004);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长安大学人文社科)创新团队项目“中华传统文化研究”(310811151005)。

 

  一、道家“无为而治”话语所指

  道家,特别是先秦道家有着突出的社会“自治”思想。权威与自治的关系问题是中国古代特别是先秦政治哲学的一大基本问题。围绕这一问题,中国古代的“治道”大体形成一种二元的张力结构:一为权威一极,以墨家、法家为代表;一为自治一极,以道家为代表。前者强调来自人君的社会控制,后者主张君不扰民的民众自生自化。墨家“尚同”思想的权威特点直接影响了法家,法家思想呈现出典型的权威主义性质。儒家的道德教化虽不乏“自治”因素,但其“得君行道”理想及其制度化有突出的权威文化特点。道家与其他各家形成了似乎并不对等的对立态势,但其“无为而治”的政治主张也同样实现了理论上的自洽,产生了实际的影响,是中国传统政治思想、政治哲学中最富有特色的思想之一。儒、墨、法、道的思想在历史上有不同的演变发展阶段,但就其核心理念来看,这一思想线索是清楚的。

  道家的“自治”之道,与儒、墨、法相比,借王充的话说,就是“以不治治之”。①王充明确地说:“夫不治之治,无为之道也。”②郭象注《庄子·逍遥游》“尧让天下于许由”章时,也做了比较清晰的解释:“夫能令天下治,不治天下者也。故尧以不治治之,非治之而治者也。”③不治天下而天下治?或者说“治出乎不治,为之出乎无为”,④这可能吗?暴秦灭亡,汉初休养生息,不正是“以不治治之”?司马迁对汉初的文景之治做了描述:“孝惠皇帝、高后之时,黎民得离战国之苦,君臣俱欲休息乎无为,故惠帝垂拱,高后女主称制,政不出户,天下晏然。刑罚罕用,罪人是稀。民务稼穑,衣食滋殖。”⑤秦帝国以烦、苛为政而天下亡,而汉初“政不出户,天下晏然”,政府近乎休息,却迎来天下大治,这是为什么?清末学者魏源的解释可以回答我们的一些疑惑:“盖毒痡乎秦,酷剂峻攻乎项,一旦清凉和解之,渐进饮食而勿药自愈。盖病因药发者,则不药亦得中医,与至人无病之说,势易而道同也。”⑥魏源的说法,来自于孔子评论子产为政的思路:“猛则民残,残则施之以宽。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和。”⑦有的学者将此一现象概括为“谷底效应”:“对于治世或盛世,谷底效应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民生在大乱之后凋敝之极而迅速反弹,正是《老子》所谓的‘反者,道之动’(通行本第十四章)。”⑧换句话说:“谷底效应加上(近似的)最低限度的政府(而不是无政府),于是就有了‘文景之治’。”⑨这多少有些顺势而为的意思。其实,“天下晏然”,关键在“民务稼穑,衣食滋殖”,即民的自富、自化。那么,这一“不治治之”而成的“天下晏然”是一种什么样的政治社会秩序呢?“君臣俱欲休息”而尽量不扰民,使民众在一片焦土上通过勤劳致富,重建家园,过上安静的小日子,社会呈现一派祥和气象。这种繁盛局面来自于每一位底层民众积极地辛勤劳作,而非一个强有力政府的刻意推动。石元康根据哈耶克的两种秩序理论将这种秩序概括为“自发秩序”:“在一个完美的自发秩序中,每个元素本身所占有的地位,并非是由一个外在或内在的力量的安排所造成的结果,而是由各个元素本身的行动所产生的。这个秩序,也不是任何一个秩序中的成员刻意造成的,而是各成员的行动与互动之间所造成的一个非有意的结果。”⑩“无为而无不为”者,正是这样一种自发的秩序,它似乎没有明显的中心,却在社会成员的努力中形成了一种完美的秩序。所以,“无为这种政治理论,就是要执政者清静,对于人民不做干预,让人民自己去发挥创造性。”(11)这就是说,“以不治治之”,其实质就是允许民众“自己去发挥创造性”,调动民众生产生活的积极性,达成社会的发展目标。老子提倡的“无为而治”设想正是“由各个元素本身的行动所产生的”自发的秩序,“自发秩序乃是个在决定上有多中心的秩序。”(12)这一社会中,政府不扰民,民众安心过日子,这种没有极权的社会是宽松的,其秩序也是一种柔性的秩序,是对“民”自治给予的最大肯定。而儒、墨、法的治理之道,突出的是君主在政治生活中的独占地位及话语霸权,企图确立一种“命令式秩序”,即整个系统听命于一个权威,所有的成员惟权威的意志是瞻。“命令式的秩序往往是为了完成某项目的或某个目标而存在的,这目的又往往是发令者心中的目的。”(13)为了有效地完成最终目标,发令者常常会以全知、全能者自居,颐指气使地驱使民众达到自己的目标。法家的权谋,墨家的尚同,儒家的教化,都为一定的具体目的而发布命令,但是这些目的本身是有限的、主观的、刻意的,而且要求民众只能遵从。在一定意义上说,这是一个刚性的权威秩序。而道家的柔性或自发秩序,恰好是对这种权威秩序的一种疏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