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虎:20世纪90年代美学论争与思考

2018-02-27 15:00 来源:《学习与探索》 作者:叶虎

Argument and reflection on the aesthetics in the 1990's Ye Hu (School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Nanjing Normal University,Nanjing 210097,China)

  内容提要:20世纪90年代美学界令人瞩目的景观是实践美学与后实践美学之间的论争,以及修辞论美学、否定主义美学的异军突起。这场批评与反批评、超越与双重超越的论争展示了世纪之交美学界多元化的理论景观,集中体现了中国美学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和发展的趋势,显示出中国美学蓄势待发的生机活力和前途。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值得人们去进一步思考:后实践美学自身存在的诸多局限;美学理论与争鸣和现实的脱节;美学界匮乏原创冲动。

  A remarkable scene in aesthetics in 1990's is the argument between practical aesthctics and post-practice aesthetics,and the emergence of rhetorical aesthetics and negative aesthetics.This wave of criticism,countercriticism,surpassing and double-surpassing demonstrates the theoretical pluralism at the edge of the 21st century,shows the ongoing changes of depth and developing trends in the Chinese aesthetics,and exhibits the potential vigor and promising future in the Chinese aesthetics.However,there exist some problems deserving a further reflection:the numerous limitations on the post-practice aesthetics;the gap between aesthetic theory,argument and practice;lack of original creativity in the aesthetic circle.

  关键词:实践美学/后实践美学/修辞论美学/否定主义美学/practical aesthetics/post-practice aesthetics/rhetoricalaesthetics/negative aesthetics

 

  90年代美学界颇为盛况空前的景观莫过于实践美学与后实践美学之间的论争,以及修辞论美学、否定主义美学的异军突起。站在新世纪的台阶,对这一场如火如荼方兴未艾的美学争鸣作一次巡礼和反省,对于加强美学学科自身建设,拓宽美学研究的视野,明确美学研究的发展道路,无疑是一件很有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的事。

  一

  实践美学作为当代美学的主要流派,脱颖于五十年代的美学大论战,于80年代雄踞中国美学界,并持续其权威地位至今。其代表流派有李泽厚的社会实践积淀美学,刘纲纪的社会实践自由美学,蒋孔阳的多层累突创美学。尽管流派内部存在一些理论分歧,但首先它们都以马克思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作为其理论基础和来源。李泽厚指出要运用《手稿》中“人化自然”的命题来认识美的本质,建构实践美学。蒋孔阳在《美和美的创造》中认为美是一种人的对象性的现实,美是人的本质力量对象化的结果。其次,实践美学都视实践为本体论范畴。“它既不是从经验现象出发,用有限的现象来描述或囊括无限的本体;它也不是从主观幻想出发,用超验的幻想来解释或界定存在的意义;它要真正抓住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之间的中介环节,从‘实践’入手而将破碎的世界重新统一起来”[1]。再次,实践美学都限定了实践的社会活动性质,认为作为人类总体的物质生产方式,是不以个体的主观意识为转移的。“美是一种社会属性,即美是人类社会中才有的一种价值,美是随着社会实践的发展变化而发展变化的”[2]。

  实践美学高擎“实践本体”的旗帜,在以往的物质本体论和精神本体论之外,增加了实践本体论这一全新解释方式,以社会实践为中心点,来实现人与自然、主观与客观、感性与理性、自由与必然等等对立方面的统一,来解释它们之间的联系与转化何以可能的问题,一定程度上突破了传统美学的“主客对立”的二元结构。不仅如此,实践美学从人的社会性物质实践活动的角度出发,肯定了美与审美主体都是社会实践的产物,凸现了审美的主体性、社会性,张扬起人在改造世界中的能动作用并又使美学从朴素的自然阶段推进到能动的人类学阶段,使美学真正具有了人的科学的意义。因此,实践美学能在风云变幻的中国当代美学界独占鳌头,占据权威地位自有其历史必然性。但随着美学理论话语多元化的发展,实践美学无可回避地面临着诸多的挑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