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启群:重估宗白华

——建构现代中国美学体系的一个范式

2018-02-27 15:37 来源:《文学评论》 作者:章启群

  内容提要:宗白华的学术领域极广,其西学方面,涉及古希腊到20世纪的多种哲学流派,对于中国的孔孟、老庄、《周易》、玄学、佛学、理学以及近代思想等,亦无不涉猎。在中西广博深厚的学术背景下,宗白华确立了他对于中西哲学和美学思想研究的比较意识和观念,并在这一基础上建立一个贯通古今中外,汇通文史哲,沟连艺术、宗教甚至科学的中国形上学体系。研究宗白华学术研究中思维的特色,有助于在当代建构中国自己的美学体系。

 

  宗白华的第一本文集《美学散步》于1981年初版,其飞扬灵动的文笔和深湛的哲思迅即震惊了中国美学界。其实,《美学散步》只不过是宗白华思想的冰山一角。宗白华的学术领域涉猎西方从古希腊到20世纪的多种哲学流派,和中国的孔孟、老庄、《周易》、玄学、佛学、理学、以及近代思想等。他翻译了以艰涩深奥著称的康德著作《判断力批判》上卷,并与洪谦等合译马赫的《感觉的分析》,在晚年还有萨特和罗素哲学的笔记。在这种广博深厚的学术背景下,宗白华确立了他对于中西哲学和美学思想研究的比较意识和观念。这是宗白华学术研究中思维的特色,也是他取得辉煌学术成就的关键。

  1994年《宗白华全集》出版,他的思想主体渐渐浮出水面,我们发现这是一个贯通古今中外,汇通文史哲,沟连艺术、宗教甚至科学的体大思深的体系。

  宗白华形上学的构成及其最高境界

  宗白华的美学思想是与他对于中国哲学形上学的思考联成一体、互为表里的(注:《宗白华全集》中的“形上学”笔记,是他为建构自己的形而上学理论所做的准备和探索。王锦民先生认为:“宗白华进行这样的研究的目的是比较清楚的,即是要建立自己的中国形上学体系。”“我们仍能从中发现宗白华是中国现代学术史上的一个真正的形上学家,遗憾的是我们还从未在这样的意义上研究过宗白华。”(见《美学的双峰》,第523-527页,安徽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宗白华认为,西方的哲学形上学及宇宙观是一种数学几何学的形态。从托勒密到后来的伽里略、牛顿、爱因斯坦,都是运用数学或几何学的方法来描述宇宙与天体的结构和运行规律,西方哲学所走的也是一条纯逻辑、纯数理、纯科学化的道路。因此,西方的形上学实质上是一种科学。反过来说,科学在西方也可以说是一种形上学。例如,毕达哥拉斯研究数,是证明宇宙秩序与和谐的根源均在于数。但这种形上学不能把握世界鲜活生动的事物和现象,没有达到宇宙和世界万物的精神和本质。这种形上学对于人的精神和情感世界最终是隔膜的。宗白华说:“西洋出发于几何学天文学之理数的唯物宇宙观与逻辑体系,罗马法律可以通贯,但此理数世界与心性界、价值界、伦理界、美学界,终难打通。”(注:《宗白华全集》第1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94年修订版。第608页。)宗白华的这种梳理,应该说揭示了西方形上学的一种本质,也揭示了西方哲学与科学文化之间关系的一种本质。

  与此不同的是,宗白华认为,中国人的形上学和宇宙观则是非数学、几何学的。中国哲学家具有一种传承、延续先祖和古圣的政治道德遗训以及礼乐文化的使命感,主张“信而好古”、“述而不作”。这样,中国古代的哲学不仅没有与宗教分裂,而且与宗教、艺术密不可分,同时与具体的历史生活、现实人生的世界息息相通。如果说,西方哲学家把人类历史生活的所谓“命运”化为一种命定的自然律,那么,中国哲人则把人与自然、社会的关系推向“天人合一于‘保合太和,各正性命’之形上境”(注:《宗白华全集》第1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94年修订版。第585。)。从这里,我们看到中西方哲学形上学具有一种数与诗、科学与艺术的分野,风格和气质迥异。

  在中国古代的形上学中,宗白华认为,主体是《易》传与孟子的思想。而构成中国形上学最根本的起点,就是中国人观察和把握宇宙万物所采用两个最基本的维度:象与数。

  《易》传所谓:“八卦成列,象在其中矣”,“天垂象,圣人则之”。象实际上具有两层意义,一方面,象是宇宙万物的另一种呈现,一种与现实具体事物有区别的但仍然是可视的形:另一方面,象又是宇宙万物的范型,即所谓“在天成象,在地成形”、“成象之谓乾,效法之谓坤”。“成”就是结构、创构的意思。“故‘以制器者尚其象。’以象为有结构之范型也。”(注:《宗白华全集》第1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94年修订版。第591页。)当然,象本身也有它构成的规则和图形(六位及阴爻与阳爻)。而象的世界所呈现的形象和意义是无穷尽的:“象为圜,执其环中以应无穷。”(注:《宗白华全集》第1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94年修订版。第620页。)在宗白华看来,真正的、完美的象的世界则是一种音乐的世界:“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此‘正’唯显示于乐。”(注:《宗白华全集》第1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94年修订版。第590页。)因此,宗白华说:“象即中国形而上之道也。象具有丰富之内涵意义(立象以尽意),于是所制之器,亦能尽意,意义丰富,价值多方。宗教的,道德的,审美的,实用的溶于一象。”(注:《宗白华全集》第1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94年修订版。第611页。)

  这种象的世界已经超越西方科学、数学、理性的世界,达到了一种意蕴的境界。这两者之间的不同,就像孔子所说的:“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西方的形上学是“食而不知其味”,而中国的形上学“即能‘知味’,即能‘以情絜情’。以情体其意味。”(注:《宗白华全集》第1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94年修订版。第627页。)这就是中国形上学中象所具有的可以体验、意会的独特功能和意义。

  但是,宗白华认为,要完全表现出宇宙和世界的关系,还需要数(又称理数)。关于象与数的关系,宗白华说:

  象=是自足的,完形,无待的,超关系的。象征,代表着一个完备的全体!

  数=是依一秩序而确定的,在一序列中占一地点,而受其决定。故“象”能为万物生成中永恒之超绝“范型”,而“数”表示万化流转中之永恒秩序。(注:《宗白华全集》第1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94年修订版。第628页。)

  象之构成原理,是生生条理。数之构成是概念之分析与肯定,是物形之永恒秩序底分析与确定。(注:《宗白华全集》第1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94年修订版。第629页。)

  象与理数,皆为先验的,象为情绪中之先验的。理数为纯理中的。“象”由仰观天象,反身而诚以得之生命范型。(注:《宗白华全集》第1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94年修订版。第628页。)

  从这些不太完整、具有跳动性质的笔记来看,我认为宗白华所思考的象,大致就是宇宙万物的原型和本源,具有使万物流动、变化的功能,构成万事万物的存在的理由、原理,是宇宙万物的意义所在,也是人类认识它们的路径,因此,象与中国哲学中的道有某种类似。这样,在象本身中即存有一种“构成原理”,即“生生条理”。这种“生命范型”的象,不仅创化万物,也使万物显现。不过,这种“理”不是由理性所把握的,而是由情感和感性运用内省的形式(反身而诚)把握的。这是象与数之间的根本区别。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