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学自然观与现代物理学的哲学基础

2018-02-28 23:16 来源:《山西大学师范学院学报》 作者:周吉善

Natural Outlook of Changeology and Philosophical Basis of Modern Physics

 ZHOU Ji-shan (Beizi School of Yaqiao Township,Jiyuan City,454650,China)

 

  内容提要: 唯物主义一元论的物质观,解决了物质与意识的关系问题,其理性价值在于把神学的哲学成分从社会科学领域驱逐出去,但并不能作为研究纯客观世界的物理学的哲学基础,因而不应把两者混为一谈。易学中包含着一种两系统结构的自然观。“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是对于客观世界静态性的解答,“阴变阳,阳变阴,其变无穷”是对客观世界动态性的解答。依据两系统结构论的自然观,正可以讨论变与不变的问题,所以两系统结构论的自然观极有可能成为物理学哲学的基本构成。依此对物理学的理论和范畴进行新的整合,有可能将物理学带出当前的困境。

  Matter outlook of materialist monism solves the problem of relationship between matter and consciousness.Its rational value lies in the fact that it drives out the philosophical component of theology from the social scientific fields.But it cannot be regarded as the philosophical basis to study physics of the pure objective world.Therefore,the two cannot be confused with each other.Changeology contains a natural outlook of dual systematic structure,saying that"these ten thousand creatures cannot turn their backs to the shade without having the sun on their bellies,and it is on thisblending of the breaths that their harmony depends,"which explains the static characteristic of the objective world;saying that"shade changes to sunlight,in turn,sunlight changes to shade;the changes are endless",which explains the dynamic characteristic of the objective world.Based on the natural outlook of dual systematic structure,people can discuss the changing and unchanging problems;hence the theory of the dual systematic structure is much more likely to become the essential component part of physical philosophy.Therefore,re-integration of physical theory and category by means of the dual systematic structure is likely to bring physics out of the difficult position at present.

  关键词:物理学/易学/物质观/两系统结构论的自然观/物理学哲学/physics/changeology/material outlook/natural outlook of dual syst matic structure/physical philosophy

 

  由于现代科学内部产生的新自然观,使得一些科学家认为他们的新观念的发展方向与东方古典哲学基本一致。美国物理学家卡普拉认为:过去数十年间现代物理学引起的这些变化,好像走向了类似东方的世界观:宇宙的全部现象是一个不可分离的和谐的整体。不少人把现代科学在某种程度上要求回到中国古代自然观的这种发展趋向,称之为“科学重新发现了易学”。《周易》的范畴体系不但曾为中国传统科学奠基了宇宙论和方法论,而且易学中的理性思维也能为现代物理学提供某些重要的营养。易学与物理学两者如何沟通,已是一个现代意义的话题,本文即要对此进行探讨。

  一、易学自然观

  《周易》包括《易经》和《易传》两部分,实际上是上古巫文化演化出的符号、周初时期占筮验词集锦和战国末年理性诠释的统合。作为《易传》的十篇释文已经完全脱离卜筮,建立起一套以阴阳为纲阐释变化的理论体系。汉兴,《周易》作为官学传习和研究的对象,被尊称为“五经”之首;汉易已经纳入阴阳五行学说,隋唐时期易学即以其理性向科学领域渗透;进而逐渐形成以符号系统与以阴阳为纲纪相结合的范畴体系和理论结构。

  易学对宇宙的基本观点是:阴阳相涵相因、流变会通,构成一个和谐互补的有机整体。张立文教授在《王船山易学思想略论》[1]中指出:船山形上学本体哲学,统体会通于和合。所谓和合者,就是“阴阳未分,二气合一,氤氲太和之真体。”《易传》有言“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作者认定道器是虚实范畴,虚与实的主要差异在于隐与显。“形而上者”是隐也,隐不是无,而是潜在,是形而下所以存在的根据。“形而下者”是显也,指有形质的东西,“即形之成乎物而可见可循者也”。即此可知,显指可见可循的事物和现象,隐指寓于“器”而起作用的现象背后更本质的东西;而隐又不是虚无,“道不虚生,则凡道皆实也”。从而推定道乃实存之体,得出道器交与为体、相涵相因、流变会通的两系统结构论。

  道和器的关系究竟如何?就逻辑上讲,“形上者乃形之所自生”,因为凡器皆有形,由“形”逻辑上得出对应于“形下”必然存在着“形上”。就二者的主从关系讲,“当其未形而隐然有不可喻之天则,天以之化”,依此概括二者的关系为:道是器存在的依据,道通过器而表现自己,一切显性的运动变化之因皆源之于道。再就孰先孰后的角度讲,是“理不先而气不后”,二者既不存在先后、本末之别,也就从根本上排除了天理、神创的观念。

  张教授立足于人文(兼及自然)阐述问题,认为“王船山道器、理气关系,充分体现和贯彻了《周易》和合人文的精神”,本文专门讨论自然而不涉及人文。依据形上学本体哲学,自然界的物理客体应该分两类,即“形之已成乎物”和“未形”,二者的本质区别在于形下之“显”和形上之“隐”。

  总之,易学自然观是两系统结构论。从静态角度讲,“万物(包括宇宙自身)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从动态角度讲,“阴变阳,阳变阴,其变无穷”。所谓的易,就是讲阴阳变化之理的学问,即“易以道阴阳”。

  二、两种物理学理论

  物理学作为一门学术的名称,是从亚里士多德的希腊文著作延续下来的,这个希腊词的意思是探讨自然的秩序和原理的“自然学”,亚氏又称其为自然哲学。

  大约到18世纪中叶,由于学科内容的分化,自然史和化学从物理学中独立出来,18世纪后半叶法国讨论过留下的物理学意味着什么,结果是把物理学分为一般物理学和特殊物理学。前者指牛顿力学或由《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导出的以数学描述质点运动的传统,后者包括声、光、电、磁等广泛领域。通常都把这种划分说成是数学科学传统和实验物理学的分离。

  1829年,泊松把当时法国物理学的思想倾向归为两类:物理力学和解析力学。他把前者的特征描述为“它的惟一的原理是把一切还原为分子运动,而这些分子是把力的效果从一点传到另一点并保持这些力之平衡作用的核心”,即期望用天体运动的牛顿平方反比定律数学格式,精密地描述宇宙一切现象,称牛顿范式;而后者则强调现象的解析格式,轻视对物理原因进行讨论,称非牛顿范式。1840年以后,牛顿范式的地位被非牛顿范式所取代;与此同时,拉格朗日原理被泊松和哈密顿予以发展,使力学成为完全分析的形式,并且以能量取代力的概念体系,本应该由之意识到“根本不存在纯粹的力学现象,实际上运动总是结合着热和电磁的变化,它们也规定运动”,[2]从而结束牛顿的“力学神话”,可惜的是西方哲学没有能够为物理学提供合适的自然观,以后的物理学就在迷茫中走了许多弯路。对两种范式的本质差异,一般都视为用几何法还是用解析法的数学问题。

  19世纪30年代之后,随着实验物理学的成熟,出现了实验物理学和理论物理学之区分,物理学的理论又分原理理论和构造理论两类。前者是先使用分析法在经验中发现自然过程的普遍特征(即原理),然后给出各种过程必须满足的数学形式的判据,比如牛顿力学;后者又叫“假说—演绎”法,即先确立“想像的原理”(即“假说”),然后采用反证法通过由原理导出的结论对原理进行证明,导出的内容与经验所显示的现象吻合得愈多愈一致,特别是能够从假说来预言现象并得到证实,这种构造理论就愈成功。依据这种分类方法,一般都承认17世纪牛顿的《原理》和惠更斯的《论光》就分别代表了原理理论和构造理论。对这两种理论划分的依据主要在于思维方式,即前者采用分析法而后者采用综合法。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