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锐:上博简《凡物流形》的思想主旨与学派归属

2018-03-08 09:44 来源:《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李锐

The Main Idea and School of the Bamboo Slips Fan Wu Liu Xing Collected by the Shanghai Museum

  作者简介:李锐,北京师范大学 历史学院,北京 100875 李锐,男,湖北黄陂人,历史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

  原发信息:《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175期

  内容提要:上博简《凡物流形》篇得到了不少学者的重视,很多人讨论它的学派属性问题,将其归为道家学派的观点影响较大。这种分析法在方法论上有可质疑之处。实际上,《凡物流形》思想来源比较驳杂,说明其作者可能学习过不同来源的思想。又《凡物流形》有甲乙两本,可以表明《凡物流形》流传比较广。则其作者在当时至少在一定地域之内,很可能是比较著名的人,足以自成一家。那么,《凡物流形》所属的学派,其名称就应该以此篇的作者为名。

  The Bamboo Slips Fan Wu Liu Xing Collected at the Shanghai Museum attracted attention from many scholars,and the academic aspect of it has been discussed.The opinion of Wang Zhongjiang has wide influence which attributes it to Taoism.But I think his analysis may cause some problems,and many similar analyses also have methodological problems.In fact,the thought of Fan Wu Liu Xing have complex sources,which means the author of it may have learned many different sources of thought.And Fan Wu Liu Xing has two texts,proving it has been widely read.The author of it may he famous and could have been a master at that time,at least in that area.Accordingly the school of Fan Wu Liu Xing should be named after the author.

  关键词:上博简/《凡物流形》/学派/道家/黄老/bamboo slips at the Shanghai Museum/Fan Wu Liu Xing/school/Taoism/Huanglao thought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国家起源研究的理论与方法”(12&ZD133);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自选项目“新出简帛与百家争鸣的重要论题研究”(12CZS013);上海085社会学学科内涵建设科研项目(20131101)。

 

  《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七)》中公布的《凡物流形》篇,哲学性较强,引起了很多研究者的关注。此篇有甲、乙两本,乙本简8有补写的字,说明此本可能经过校勘,比甲本应更可信,可惜残断过多。笔者在研读的过程中,曾经对《凡物流形》的简序以及字词的释读、思想内容等方面提出了一些粗浅的意见[1][2],并与学友往复讨论,感觉虽然有些问题一时还难以解决,但是有些问题应该已经比较明白。

  王中江一直关注《凡物流形》篇,曾经对此篇简序安排发表过很好的意见。最近拜读王中江的大作《〈凡物流形〉的宇宙观、自然观和政治哲学——围绕“一”而展开的探究并兼及学派归属》后,获益匪浅。承蒙不弃,王中江在其文中引述、赞同了笔者的某些意见,但是也对个别意见发表了不同看法。因为这些意见关系到《凡物流形》的思想主旨与学派归属,所以笔者不揣浅陋,略呈弊见,以就教于王先生以及学界同好。

  王中江在文章开篇着重指出:

  整体上,《凡物流形》的哲学由两大方面构成,一是它的宇宙观和自然观;一是它的政治哲学(“治道”)。佚文中的重要术语“执道”、“执一”、“一心”,说的都是圣人的治道;而“道”和“一”本身首先是宇宙观和自然哲学范畴。只是,《凡物流形》对“道”这一范畴本身几乎没有什么说明,这同《恒先》、《太一生水》的情形类似。《凡物流形》注重的是“一”这一范畴,它的宇宙观和自然观主要是通过“一”建立起来的,它对许多自然现象和万物变化的原因所进行的一系列追问最终是通过“一”来加以说明。据此,我们可以推测其学派归属。[3]笔者以为王中江在这一段论述中,对于“道”和“一”的关系之说明,可能存在疑问:王先生文中提到了“道”,却说《凡物流形》对“道”这一范畴本身几乎没有什么说明。虽然王先生强调了“范畴本身”,但是古人对“道”的认识,在达到某一高峰之后(如《老子》),对于“道”这一范畴本身,还能有多少话可说呢?我国古人对“道”的认识,当以《老子》为大宗。此后的作品即使不详细谈论“道”本身,也不能说作者在当时的思想背景中对“道”这个范畴就没有认识。或许正因此之故,王先生才将《凡物流形》篇归结为“道家学派”的著作。

  通观《凡物流形》篇,笔者曾经说过其“归结在于论道尤其是论一”,这是从全文的论述来说的。《凡物流形》篇对于“道”和“一”的关系没有直接说明,但是从思想背景而言,我们不难明白二者之间很有关系。《凡物流形》本文对于“道”与“一”的关系有待仔细分析,下面试为之申说。

  王中江探讨了《凡物流形》篇中的宇宙生成模式,指出它集中体现在文本中的这段话上:“闻之曰:一生两,两生叁,叁生母,母成结。”王中江根据的是复旦大学读书会以及秦桦林先生的意见;而笔者则赞同沈培将“母(女)”字视为“四”字之讹的意见,因为“四”与“结”押韵,而《凡物流形》篇全文多有押韵。此处的分歧或还可以再讨论,于此不赘。

  上博简《凡物流形》的整理者虽然对这几句话所作的释文有问题,但他也指出《凡物流形》中的这几句话同通行本《老子》第42章所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有关系。王中江指出:

  作为一种生成模式,《凡物流形》可能是受了《老子》这段话的直接影响。在已有的其它生成模式中,还没有一个在形式上同《老子》的这一模式如此类似。但正如我们直观上同样就能看到的那样,在《老子》提出的万物生成模式中,“一”不是万物的“最初”根源,它是由“道”产生出来的,它处于生成过程中的次一级层次上。这种意义上的“一”,在《庄子·天地》篇中我们也能看到:

  泰初有无,无有无名。一之所起,有一而未形。物得以生谓之德。

  在《庄子》的这一生成模式中,生成的根源是“泰初”……“一”在“道”和“泰初”之下的层次上,而不是同“道”和“泰初”异名同谓,这是《老子》和《庄子》中这两个生成模式的“一”,同《凡物流形》生成模式中的“一”的主要不同之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