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祖汉:牟宗三先生哲学之贡献与朱子思想新诠

2018-03-14 09:27 来源:《云南大学学报》第2期 作者:杨祖汉

  作者简介:杨祖汉,男,台湾中央大学,桃园.台湾中央大学哲研所、中文系特聘教授。

  摘要:牟宗三先生对中国儒道佛三教哲学的诠释,及通过对康德哲学的消化给出了中西哲学会通的途径,贡献是非常大的。除了遵从牟先生的研究,对以上有关的哲学见解作进一步深化诠释之外,我也试图对牟先生在宋明理学中的诠释做出反省,在对朱子学义理型态的衡定上,我参考了韩国朝鲜朝主理与主气两系对朱子学的理解,又借用康德在其道德哲学中提出的人性中自然的辩证的问题,来为伊川与朱子的格物穷理的理论给出一些新的诠释,试图证成朱子学也可以是成德之教中一套可行的工夫理论。

  关键词:牟宗三;朱子哲学;朝鲜儒学;康德;自然的辩证

  来源:《云南大学学报》2018年第2期

  

  

  一、牟先生的哲学成就

  本文主要表达我对牟宗三先生的朱子学诠释的反省,但在论朱子学之前,我想先概括一下牟先生对中国哲学研究的贡献。这可以从下列不同方面或层次来说:

  (一)他对传统的儒道佛的重要文献,都能给出相应的、深入的理解与诠释。儒道佛的重要文献,理解都相当困难的,相比较而言,儒家的文献比较容易懂,但真能够阐发其中的深意,还是不容易的。牟先生对论孟、易、庸等先秦儒学重要的文献,都有很深入的诠释与理解,如他对孟子原文作了很有系统的疏解,确定了孟子的意旨。他说,对于孟子的仁义内在,反对告子生之谓性的说法,有关的文献,两千年来没有多少人能读通,这应该也是事实。宋明理学文献虽然不多,但众说纷纭,很少有明确的对不同派系的义理作判断的讲法。牟先生之《心体与性体》三册(再加上《从陆象山到刘蕺山》),可说是对宋明儒的基本文献,都作出了详细的义理述解。虽然他从文献的述解,完成了自己的一家之言,但他对文献的诠释,态度是很客观、仔细的,不会为了迎合自己的诠释,而做出不符合文献原义及语脉的理解。所以,牟先生提出研究中国哲学必须用“文献的途径”。所谓“文献的途径”,就是要对重要的中国哲学的文献作客观的理解,如此才能懂得中国哲学家所表达的哲学见解与智慧。他对魏晋玄学的文献,乃至南北朝、隋唐的佛教论述,也作了仔细深入而客观的诠释,基于这诠释,再提出他对玄学、佛教的哲学性的看法。所以,我们即使不赞成牟先生对儒道佛的见解,但也必须肯定他对这些文献有客观而深入的理解。借着他对文献的理解,可以使我们深入中国传统哲学著作,明白其中的义理。如果当代研究者不借助牟先生的这些诠释,应该是不容易深入古代中国哲学文献的。

  (二)通过对儒道佛基本文献的述解分析,牟先生提出了他对三教哲学的衡定。他认为儒学从孔孟到宋明,都是以天道性命相贯通作为思想主旨的。儒学固然是成德之教,要人显发为义务而义务的道德意识,但由此引发道德行为的本心或性体,也就是天地之道或天地之心。天地生万物的创造性,与人的为义务而义务的纯粹道德本心的表现,是一致的。故天道的生化、宇宙的气化活动,都是由无条件的为了义而行的创造性的心灵所生发。于是,牟先生提出了“道德的形而上学”之说。在道家,牟先生认为是要从去除人为造作,以体现自然而然的、无为的道心,此道心或玄智是虚静自然,无为而无不为的,由此可体会天道以无为自然而让万物自生之境界,牟先生认为这也是生命的真理所在。他通过对王弼注老与郭象注庄的诠释,而表达了道家是“境界型态的形上学”。这一说法对道家的文献与义理,给出了一个很特别的规定。也表达了老庄的同异,与魏晋玄学对于道家玄理的发展,及道家式的圆教(迹本论及“即天刑而解脱”)义理。对于佛教的判教理论,牟先生通过对天台宗的文献的分析,而深入阐释了天台圆教的义理,给出了华严与天台虽然同说是圆教,但其实天台宗才是真正圆教的判断。对这一部分文献的述释与哲学义理的阐发,成就是非常大的,也得到了华文界佛教研究者的肯认。上文说过,如果不借助于牟先生对中国哲学传统对文献的述解,而要深入那些文献的义理内容,是很困难的。而牟先生通过对文献的诠释,所阐发出来的三教的哲学思想,更是十分精深的。他可说是把传统三教的哲学,通过对其中重要的文献的诠释而明白、阐发出来。可以说是向当代学者证明,以往中国的三教思想是含有非常深刻的哲学思想义理的,可说是用现代哲学的思辨或哲学的概念分析,对传统的三教思想,作了一当代的诠释,复活了中国哲学的智慧。

  牟先生根据他对儒道佛义理的理解、分析,给出了这三教各别内部义理的型态不同的分判,如:对于宋明理学,他提出三系说,除了对传统的程朱、陆王二系的区分作出更明确的衡定外,认为以“以心着性”作为义理特征的五峰、蕺山系,是真正可以承继北宋周、张、大程的思想,而为宋明理学的大宗。而陆王系是一心之遍润、一心之伸展,虽然与五峰蕺山系是“一圆圈的两个来往”,但其义理型态不及主客两方面的原则都能挺立的五峰蕺山系,而朱子则由于析心与理为二,理只存有而不活动,不能充分表现天道性命相贯通之旨,故虽然朱子学是中国宋明以来的儒学思想中的大宗,但其实是儒门的别子,并非正宗。天台宗的圆教义理,牟先生也用“佛教式的存有论”一观念做出诠释,认为天台宗的“佛即九法界众生而成佛”“无明与法性同体相即”及“佛性有恶”等说,真正能在佛教以一切法皆为缘起性空之义,又能保住一切世间法之说,此所谓一切世间法,是含九法界的差别之世间法,不同于华严宗之“缘理断九”,而不能保住差别之世间法。故天台宗为佛教理论中真正的圆教,说明了人人皆可以成佛,而且可以不离开任何人间的作为情况,而表现具有无限意义的佛境界。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