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国:三统并建之再省思

2018-03-13 16:48 来源:《云南大学学报》 作者:王兴国

  作者简介:王兴国,男,哲学博士,深圳大学哲学系及国学研究所教授。

  摘要:牟宗三的“道统、学统、政统”三统并建说,乃是要为道德理想主义树立一立体纲维,为世界的人文主义和中国文化的发展,奠定一套儒家“新外王”的理论基础。对于第三期儒学的开展来说,其纲领地位和指导意义不仅没有过时,而且显现出巨大的前瞻性与积极的、建构的和综合的社会历史文化意义,但是,如何落实,则面临严峻的挑战。

  道统必须在尊重中国多民族文化同生互融的基础上进行重建;有必要批判和反省大汉族主义与儒学沙文主义。世界道统的建立,是对人类第二个轴心时代的呼唤与期待,有助于世界文明的持久和平健康地繁荣与发展。学统的建立,必须以厘清它与政统之政治之间的关系为前提,以保证学统之学术的独立与自由;学统必须独立于市场。中国民主政治的具体方案和道路,是需要全体公民与政治家共同讨论与协商才能确定的。

  牟宗三的“三统”说及其民主政治思想,只要对中国的民主政治和文化以及世界文化的实践,具有启示作用和意义,就足够了!

  关键词:道学政;新外王;民族文化;世界道统;学术与政治;民主

  来源:《云南大学学报》2018年第1期

 

  一、引论:“三统”并建说与时代课题

  牟宗三先生的“道统、学统、政统”三统并建说,是贯彻在其20世纪40年代至50年代之间完成的 “新外王三书”(《道德的理想主义》《政道和治道》和《历史哲学》)中的思想,其系统表述则见之于《道德的理想主义》的序言之中。牟宗三先生提出这一思想理论,乃是为了在“学风之无体、无理与无力”的“虚无低沉之时代树立一立体之纲维”,消解普遍性与个体性之冲突,阐明自由个体的“真实普遍”之如何可能,批判“科学一层论”和“理智一层论”,澄清价值之源,以确立自由个体的“真实普遍”之根本,避免落于自然生物生命的文化观,从而与自由世界之对立的世界相对抗,破斥与对治其哲学之理论,同时纠正自由世界之时风与学风之流弊。牟宗三先生以“三统”并建思想确立“道德的理想主义”之立体纲维,其中必然包涵着人文主义的完成,并且必然要落实到自由个体的“真实普遍”之中,使人类脱离低沉消极的时代,走上一条康庄大道;而就中国文化来说,必须依据这一纲维开出中国文化发展的途径,以充实中国文化生命的内容。因此,牟宗三先生提出以“三统”并建说为道德的理想主义之立体纲维,是要为世界的人文主义和中国文化的发展,奠定一套儒家“新外王”的理论基础。

  牟宗三先生提出的“新外王”理论,本来就是第三期儒学运动对于社会现代化问题的回应与解答,而对第三期儒学的开展来说,其“三统”并建思想,无疑具有一纲领性的地位和指导意义。这在1958年元旦,由牟宗三、徐复观、张君劢、唐君毅四位先生共同署名发表的《中国文化与世界宣言》——当代新儒家的“纲领性”文献之中,得到了更充分的体现。

  迄今看来,牟宗三先生的“三统”并建说虽然是世界冷战时代的产物,并且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但其纲领地位和指导意义不仅没有过时,而且随着时代的曲折变迁益发显现出巨大的前瞻性与积极的、建构的和综合的社会历史文化意义。当然,这一重要意义,必然是在“三统”说的因时更化的具体发展中表现与落实的。

  在儒学的第三期开展中,接续牟宗三先生之后的当代新儒家与时俱进,早已结束和抛弃了冷战时代的思维,以开放的心态,自觉地把儒学置于一个全球文明对话的框架中,积极参与当代世界文明对话,在多元和相对的文化格局中,积极回应福山的“历史终结”论和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以儒家的理想和智慧来影响与促进平等互惠的文明对话的发展,同时也在对话中充实与丰富了自身的发展。虽然今天已经不再需要像杜维明先生在30年前那样,去论证和回答“第三期儒学是否可能?”的问题,因为杜先生以及与他同时代的新儒家所做的工作,本身就是第三期儒学开展内容的不可分割的部分,然而,“第三期儒学”在其开展的历史过程中,仍然将不断地面临新的挑战(例如,儒学复兴后如何应对科学和民主的挑战,第三期儒学如何面对“人类的永恒问题”的挑战),并在迎接新的挑战过程中阐明儒学发展的路径。

  众所周知,刘述先先生同样也是儒学与世界文明对话的积极倡导者与推动者,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刘述先先生就多次参与儒耶对话的国际学术会议,特别是 “世界宗教与人权”(1989年)的六大精神传统对话的国际盛会,作为儒家的代表,与犹太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印度教、佛教展开对话,催生了孔汉思(Hans Küng)起草的并得到后来在世界宗教大会(1993年)上大多数宗教领袖与团体的支持与签署的《世界伦理宣言》(A Global Ethic)。刘述先先生同意孔汉思的盟友美国哲学家史威德勒(Leonard Swidler)以莎士比亚戏剧化的方式所表达的“不对话,即死亡”(Dialogue or Death)的说法,他呼吁:“在不同文化传统之间我们要寻求沟通。”出于对《世界伦理宣言》的支持和回应,刘述先先生特别重视并强调,从儒家伦理与世界伦理的关系,来寻求儒学与世界其他文化传统之间的沟通与融合之道。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秀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